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八十三章缘分

时间:2018-03-11作者:鲤鱼大大

    “慕家庄的发迹比韩家还早……”虽然自己的建议遭到质疑,但慕垣还是很有耐心,“庄里虽然没有护军,却有不少护卫,再者凡是庄里的佃农,放下锄头也都可以拿的起刀剑。”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绘之的目光仍旧黏在那片焦土上,慕垣说完,看到她这种不死不休的姿态,说不出的焦躁,他动了动嘴,又咽下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语,想了想重新组织语言道:“你还年轻呢,以后……,过去这段日子你就会知道,其实没有什么事大不了的,天塌了还有高个子顶着呢。”

    “你问我为何帮你,我跟你说,我从前比你遇到的事还难,可是挺过来了,你就会知道,这世上,没有谁为谁活着,大家都是为了自己活着,再难也是为了自己。”

    到了这种地步,慕垣几乎要恨气她的倔强固执,更恨自己的言语匮乏,他想起昨日赶过来看到陈力将她砍晕的那一幕,恨不能直接把人打晕带走才好。

    谁料绘之突然道:“我跟你走。”

    没等慕垣反应过来,她又继续道:“不过可能只有我一个人。”

    慕垣点头,动了动手,想要拉她,却又停下,建议道:“咱们回去吧?”

    两个人走回去,路上不见那些得意洋洋的兵大爷,慕垣主动道:“溃散的这些是后方的兵将,甘南城寻了援军过来从后头突袭,援军虽然冲垮了后路兵马,但一击中就立即撤退了,所以这些人还会再回去。”

    就像不留神野马跑出来,等主人把野马找回去,还是要上了辔头。

    更像西游记里头那些从天而降的妖怪,他们在人间作恶一阵,而后被天上的神仙们发现,乖乖受缚,之后重回九重天。

    绘之便问:“他们现在就走了吗?”

    慕垣摇头:“没有,我这次来才发现这里的散兵不少,已经打发人回去运粮食,等着韩将军看怎么处置这些人吧……不过,我也要劝你一句,法不责众,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

    其实在他看来,这已经是值得庆幸的一个结局了。毕竟没有人员伤亡,要真说起来,这场冲突还真的算是多亏老天爷帮忙,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冰雹,大火指不定会把这里烧成什么样。

    绘之低低的“嗯”了一声。

    慕垣是已经知道她多么要强了,见了她这样,吃惊的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还怕她一根筋走到头,如此听劝倒是也算很好了。

    回到家里,石榴一见她,马上走过来道:“你醒了,刚要出去找你。”边说边打量她的神色。

    绘之的神情看上去没了昨日的疯狂,如同今日的天气,雨过天晴清风徐徐,声音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我没事了,叫你担心了,对了,”她看了慕垣一眼,接着说:“慕公子说我们可以去西水,到那边一样可以种地,还能受慕家庄庇护。”

    能获得一份安稳,多交些租子也实在算不得什么了。

    石榴道:“嗯,我早就知道了,昨天慕公子就说过,我也跟陈力商量了。”

    她们正说着话,大门外头有个小孩子探头探脑,慕垣看了连忙道:“恐怕是来找我的,你们说话,我去去就来。”

    绘之送他,他走到门口突然停住,转身叫道:“绘之。”

    绘之仰起脸看他,脸上带着诧异:“啊?”

    慕垣露出微笑,脸上极力做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你看我都叫你名字了,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喊我公子,叫我慕垣,你对陈力也不是直呼其名么?”

    绘之点头:“是我太见外了,老也改不过来,那我喊你慕大哥吧。”

    慕垣一下子就高兴了:“那就说好了,我们……算起来认识也有好些年了,应该比陈力还有石榴他们都早才对,你还记得吗?”

    他这么一说,绘之也想了起来,果真是如此的。

    她当然没有忘记,只是平日里并没有特意想着,可如今再想一想,那时候,她跟他头一次相遇,她心里有诧异,应该也有一点欢喜。

    那山间她暂时落脚的小木屋,她留下了自己粗陋的针线,穿走了那件补丁短褐,并且直到现在,她也还留着那件衣裳,这些年,她的身量长了不少,但仍旧能穿进去,干活穿是很方便的。

    并且,不仅是衣裳,还有那时候的心境。

    她在范家过的很快乐,简直天真到不知愁苦,唯一心烦的大概就是范婆心心念念想让她嫁个好人家,范公呢,希望她每天都好好练字好好读书,致力于把她培养成个女博士,她自己则希望能永远在二老膝下,把日子在那一刻定住,她从来不怕重复,只恐惧那样的好时光转瞬即逝。

    谁又想到,时间过得那么快,世事变得那么大。一桩桩一件件,叫人目不暇接,命运的无常,也确实令她怕了。

    慕垣是个聪明人,曾经的过往使得他变成了一个察言观色的高手,他看着绘之的神情奇异的变得柔软了,自己心里也忍不住动容,一个冲动:“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注意到你,是因为你身上穿的那件衣裳……”

    绘之这下是真的大吃一惊,她没有告诉他,他身上穿的那件也是她留的,但此时真不能不激动,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有些赧然,也有些高兴,不禁感叹缘分的奇妙。

    她与他,在尚为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彼此接触过了啊!而且那时候距今也有三五年的时间了,他竟还记在心里。

    慕垣道:“我得走了,否则一会儿管事该找出来了,你放心收拾东西,东埔这边我会处理好的。”

    绘之点了点头:“慕大哥,大恩不言谢,我就不多说了,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你尽管提。”

    慕垣笑了起来:“你一个女孩子,贤淑不贤淑的无所谓,别这么义气好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女侠呢。”

    绘之就抿着唇笑了,她的脸色其实还带着些苍白,显得虚弱单薄,但精神又回来了,慕垣看着心情也出奇的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