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七十九章黄雀

时间:2018-03-11作者:鲤鱼大大

    燕子娘起初不信:“咱家把粮食都给出去了,那些人怎么好意思上门。”

    绘之劝她,她执意道:“这也不能光喝生水啊。”

    麟县那边不见动静,这些人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呆多久,绘之想了想道:“要不咱们先烧点水试试?”

    结果,她们这边水还没烧开,外头就有人敲门了。燕子去开门,绘之跟石榴躲在屋里,听见进门的人问燕子:“做饭呢?”

    燕子心里怕的不行,可也知道要是干粮被搜刮走了,她们也就只能挨饿,于是大着胆子说道:“烧水喝。”

    来人却不信她的话,进了灶房,搜寻一圈,锅里只有一锅开水,燕子娘不禁庆幸听了绘之的话,尽量理直气壮的道:“粮食不是都给你们了!”

    那人这才往外走,边走边笑道:“嫂子,权当疼疼兄弟们,再过两天,秋粮就下来了……”话里意思不言而喻。

    屋里绘之听了这话,心火一下子就上来了,咬着牙:“跟他们拼了!”说着就拿了门后的棍子要冲出去。

    石榴死死的拽住她:“范绘之,你不要命了!为了一季粮食,你值当的么!”

    燕子娘送走了人,重新插上门,也回来劝绘之:“跟这些人拼命不值当的。”

    拼不拼命,值不值得,也只有在其中付出的人才晓得。

    先前绘之不是没做过这么坏的打算,但那时候也才只是略想一二,而现在则是听到这些人亲口说出来……

    石榴本是劝她,谁知听了燕子娘的话,先哭了出来:“大娘,你不知道她为了这点庄稼地,是险些把命搭上,天旱,浇地的水都是她一桶一桶的从河里提上来的……”

    石榴的泪水浇灭了绘之的怒火,不过心中的不平跟委屈却是怎么也消散不了的。

    燕子娘的眼眶也湿润了。

    可偏偏院子里几个女人哽咽,外头却有那些吊儿郎当男人们哼着曲子。

    “王老二你做什么去?”

    “今儿我当值呢,去看着田里,免得秋粮被别人收走了……”

    “哈哈,你说那些地能分清谁的跟谁的么,不是说要打个欠条?”

    “打什么欠条,等那边叫咱们回去,先把兵饷发发再说……”

    他们的声音其实不是特意的大,石榴等人听不到,绘之却能听见。她站在屋子当中,脸色铁青,一直等到石榴在燕子娘的劝说下收了泪,始终未发一言。

    石榴眼眶已经肿了,脸上还挂着残泪,有心劝绘之回去麟县,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家里虽然有干粮,但几个人也着实食不下咽。

    天色黑下来后,绘之对石榴说道:“咱们一直在这里,外头的事也不知道,我回去家里一趟,顺便看看陈力有没有回来。”

    石榴不放心,一个劲的嘱咐:“可千万小心。”

    绘之心情沉重,不想说话,便只点点头,而后小心的出了门。

    她在墙外站了一会儿,很快就适应了黑暗,然后顺着墙根悄无声息的往家走。

    快到家门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

    家里有动静,还不是一个人。

    女人的声音:“她们这里没粮食了,那天我亲眼看着老二她们跳进来找过。”

    男人阴沉的声音:“没有粮食,也有别的,你看看值钱的都拿走就是。”

    不用很仔细的分辩,就能听出是栓子爹娘的声音。

    白天才压下的怒火瞬间又翻涌了上来,她上前一步就要来个人赃并获,只是才抬脚却不得不止住。

    若是太平盛世,她这一嚷,管保闹得沸沸扬扬,让他们俩无地自容,可现在是什么时候?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

    乱世之中,谁还会守圣人训?

    她抬起脚来,落地却又换了一个方向。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他们既然敢来,她便也敢往。

    她在栓子家门停住,竖着耳朵听了一阵,没有听到栓子的声音,便悄悄推开门,那夫妻俩大概也是做贼心虚,大门只虚掩着,并没有上锁,不过这样一来,他们肯定惦记家里,说不定会很快回来。

    栓子家她不是第一次来,不过这次看着,却又比头一次的时候显得更加破败。

    栓子在屋里趴着睡着了。

    有一刹那,她甚至想就这么把栓子偷走了,折磨折磨那俩人。

    不过这种事并不好办,她并不想要栓子的命,偷走他还得养着他,麻烦。

    没等她找到值钱的东西,那俩人手里各自提着东西回来了。

    绘之掩着口鼻躲在他家拐角里头,发现他们拿的是石榴的梳妆匣,里头虽然没有首饰,但这个匣子本身也值些银子,是当初江氏赏给石榴的。

    男人说:“等过些日子,我去县城里当铺去当了。”

    女人不乐意:“我没有这个,留着我使。”

    绘之七窍生烟,恨不能他们打起来才好。

    她看了一下大门所在的地方,距离她藏身之处不过四五丈远,就打算等这俩人睡着再走。

    谁知人心不足蛇吞象,男人没耽搁的说:“你把它赶紧收起来,一不做二不休,咱们趁黑去趟陈力那里,他那里该有粮食!”

    难怪他们进门的时候大门都没关呢,敢情是想继续去捞一笔。

    绘之伸长脖子看栓子娘把梳妆匣藏到哪里,等他们打算往外走的时候,连忙又藏好。

    栓子娘还挺担忧,一边出门一边小声道:“要是被人知道可怎么办?”

    她男人听了就笑:“咱又不是头一个进去翻的,该赖到谁身上还不一定呢。”

    绘之虽然一个冲动来了,但其实没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正要走了,这俩人回来简直就像是给她指路一样。

    于是等着这两口子再次离开后,她去了先头他们进的屋子,打开柜子,抱起栓子娘刚才放进去的梳妆盒,嗯,连同旁边的一只沉甸甸的荷包一起拿走了……

    她回燕子家的时候,燕子娘跟燕子已经歇下了。石榴在屋里点着一盏灯等她。

    石榴正着急呢,都不坐了,直接站在屋子里头,似乎是打算随时冲出去找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