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七十八章兵祸

时间:2018-03-11作者:鲤鱼大大

    乡下的日子日常里头都是慢吞吞的,地里的活计着急也做不好,伺候庄稼就跟候着小娃娃长大一样,得一口一口的喂,不能一口气就给塞成个胖孩子。

    曾经有那自作聪明,想着拔高了小苗的,结果被人弄成成语,从古笑到今,不知道被嘲笑了多少年。

    可是,慢吞吞的日子若是遇上灾祸更加难熬。

    东埔村出了韩南天这个大户,其他人家发展的都平平,真仔细论起来,苏行言这种死皮赖脸跟着去了麟县的,反倒算是好的。只是这么一来,家家户户其实都没多少粮食,就算韩家的老宅,也没有多少存粮。

    村里多了百十口子人,还是五大三粗的兵老爷,这些人往家门口一站,说要借粮食,那真是不敢不借。

    燕子娘知道陈力不在,绘之跟石榴也是俩大闺女,等一听说男人们到处借粮食之后,就催着燕子赶紧的去把绘之跟石榴喊到她们家。她们家男人死了,那些人有所顾忌,就算来,也不敢乱来。

    绘之家里存了二三百斤粮食,这里头不光是她跟石榴的口粮,还有陈力的口粮,本来石榴还嫌陈粮太多,毕竟新粮马上就下来了,可现在绘之听了几晚上墙角之后,已经有了不妙的预感——新粮恐怕保不住了。

    就是这二三百斤粮食,拿出来不够这些人吃一天,她也不舍得拿,于是趁黑都搬到地窖里头,只在外头留了二三十斤。

    不知道这股兵祸何时会下去,她干脆把地窖填上土,然后把水缸挪到口子上头。

    家里值钱的细软也都收了起来,石榴把银票包在油纸里头,贴身缝到衣裳夹层里。

    燕子来的时候,石榴正在缝合口子,听见拍门声吓了一跳,针尖一下子扎到指头肚子上,一瞬间就滚出一个绿豆大的血珠子。

    绘之看了她一眼道:“不用慌,我去看看。”

    燕子进了门把来意一说,绘之跟石榴都觉得好,两个人拿上家里能吃的东西,跟着燕子去了她家。

    燕子娘是真打算让她们俩住,正在给收拾西屋,见到她们之后说道:“这屋原来是燕子住的,后来她爹走了,她夜里害怕就跟着我住,就空了出来,你们俩暂时在这里挤挤,我再弄块木板子来,把床加宽一点。”

    绘之道:“不用忙活了大娘,我跟石榴通脚头就行。”

    燕子娘心里也有些惶恐,不过面上还安慰绘之:“你们不用怕,我一会儿出去看看,大家都是同乡,他们不敢做的过分了。”

    但她出去一趟回来,脸色就白了,垂头丧气的坐在西屋里头同绘之说话:“你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这些人竟然集结起来,挨家挨户的搜刮粮食!韩家都在麟县,他们怎么不去麟县找韩家人?!”

    石榴本来还没有那么害怕,一听燕子娘这么说,立即挨紧了绘之道:“要不咱们先出去避一避吧。”

    绘之摇头:“他们都回来了,其他地方更不太平,咱们出去还不如留在这里,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她心里一个是担忧地里的庄稼,另一个就是担忧她的牛。她怕那些男人没了吃的,会杀牛。

    燕子娘消沉一阵,又重新打起精神:“没事,燕子爹从前也算为下些人,他们要是敢来我这里放肆,我就跟他们豁出去。”

    绘之咬了咬嘴唇,冷静道:“大娘还不到那个地步呢,你再出去打听着,我跟石榴先做饭。”

    燕子娘应了又重新出门,石榴无精打采的道:“吃什么饭啊,我气都气饱了,一点也不饿。”又嘀咕陈力:“出去就跟撒野马似的,也不知道快点回来!”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了。

    绘之看了她的样子,无可奈何的道:“先看看情况,大不了咱们去麟县。”她估计着麟县应该有韩南天的兵马护卫,而这些人回来,一个是因为当兵辛苦,另一个大概也是因为吃了败仗害怕受罚,但这些也只是她的想法,无处验证。

    燕子经历了丧父之痛之后成熟不少,见石榴心情不好,就主动对绘之道:“姐姐,我跟你去做饭吧。”

    绘之望着麟县的方向吐出一口气,拉着燕子的手去做饭。

    进了灶房,看见她刚才拿来的粮食,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来不及细细思考,连忙对燕子道:“你烧水,我先淘米。”

    燕子听话的蹲在炉灶前头,刚点着火,就见绘之一股脑的把十来斤糙米都倒进陶盆里头,那陶盆是用来和面的,可不是用来洗米啊!

    “范姐姐,咱们吃不了那么多,这天热,做熟了也放不住。”

    绘之道:“没事,你听我的,先做出来,我再跟你说。”

    把糙米淘好,蒸到锅里,她又把拿来的面也一口气都加水揉了。

    燕子顾不得问,眼睁睁的看着她擀了半尺高的饼。

    还,还说道:“这饼子里头放的盐多,晾干能存住。”

    燕子娘出去过了老半天也没回来,绘之想去找,石榴死活不让,燕子担心,也想去,石榴也不肯,绘之跟燕子只好无奈让步,幸亏没等天擦黑,燕子娘终于回来了。

    绘之之前做的米饭跟饼,除了留在锅里的,其他经过一个白天都晾晒干了。

    燕子娘看了她预备的这些,反倒没有多说什么。四个女人沉默寡言的吃了晚饭,燕子娘才道:“你们俩这些日子就不要出门了,若是有人问起来,我就说你们回索县那边去了,那些人是不给人活路了啊,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她曾经深恨燕子爹没有留下家财,可现在又盼着哪怕他穷得叮当响,他只要活着,也是她们娘俩头上一片天啊!

    兵老爷聚集起来,五个人一队,开始挨家挨户的收粮食。

    燕子娘把粮食给出去,但绘之做的干粮跟米饭却都藏了起来。

    等燕子开始跟着大家吃凉水泡饼的时候,才终于明白绘之早先把饼做出来是多么明智。

    村里其他人家肯定不会把粮食全交出去,大家不能不吃饭啊,于是一到吃饭的点上,看着谁家烟筒里头冒烟了,兵老爷们也就上门了。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