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七十七章惊闻

时间:2018-03-11作者:鲤鱼大大

    看着地里的庄稼终于挺过去,籽粒成形,进入灌浆期后,绘之才松了一口气。

    她累倒了,早上起来发现眼前一个黑圆点。仗着年轻,她没有跟石榴说,而是自己又躺了回去,结结实实的又睡了一天。

    再起来,圆点小了些,猜测大概是自己劳累过度所引起的,就微微放心,因为接下来地里没什么活了,庄稼长起来了,一棵半棵的野菜也不足为据。

    旱情不容乐观,军情也不容乐观,四月末,大批的残兵败将涌回了景县,退到了东埔……

    村里当兵的一下子回来上百人,陈力也坐不住了,逆着兵流去了麟县。

    他这一趟,本是存着心想打听个清楚明白,谁知在韩家等了四五天,韩铭才急匆匆的抽空见了他一面,见面只嘱咐了一句:“你回去,告诉姐姐,让她在家里呆着,其他地方哪里都不要去,什么事也不要管,就在家里待着。”

    陈力心说“她哪里会听我的话”,可惜韩铭太忙,连坐都没坐,就被人叫走了。

    陈力追着他出去,见书房门口伺候的是个面生的小厮,连忙抓住他问:“这位小兄弟,你知道范成吗,他也是跟着三爷做事的。”

    小厮道:“知道,不过他不在这儿,早两个月前,他就请假回家成亲去了,还没回来呢。”

    陈力张大了嘴:“啊?”过年的时候才说定下一门亲,这才不到半年就要成婚吗?再说,就算回去成亲,经过景县,跟他们说一声又怎么了,害怕他们出不起随礼么?

    范成不在,他只好另找其他人:“那一毛二毛呢?”

    “两个哥哥都在外头忙着,说是准备三爷成亲的东西。”

    陈力彻底懵了,他的嘴巴无意识的重复小厮的话:“成亲?”

    小厮点头,叹息道:“是呀,要不是吃了败仗,三爷这会儿该拜堂了。”语句甚为遗憾。

    陈力猛地伸手抽了自己一巴掌。

    他太懒了,太能将就,总想着这也不是大事,那也不是大事,天又那么热,来回跑一趟太辛苦,谁知竟然错过了这么多事。

    而韩家留在村里的那管事,不知道是同样也不晓得麟县这边的情况,还是晓得却故意不告诉他……

    他本来打算见过韩铭就走的,现在却偏要问个清楚。

    “小兄弟你怎么称呼?我姓陈,一直跟着三爷的,后头在乡下,这几个月没来,许多事都稀里糊涂了……,三爷成亲,不知道是结亲的哪家小姐?”

    小厮说他叫三毛,他虽然看着年纪不大,但晓得很是不少事情,期间还夹杂了自己的观点:“据说是咱们先帝爷的一个公主,流落到民间,被将军的人找到……。我从前以为那些公主都是住在绫罗绸缎包裹的屋里,不食人间烟火,没想到那个公主也没有三头六臂,看着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陈力一边咬牙切齿,一边使劲点头:“这也是三爷的出息。”

    三毛压低了声音道:“可不,按理这等好事轮不到咱们三爷,不过谁叫上头二位爷都不凑巧呢,大爷是不肯休妻,二爷也不肯,将军想跟皇家联姻,自然只有三爷合适了,听说三爷之前也娶过,不过和离了,可见这缘分啊,是谁的就是谁的,总也跑不掉。”

    陈力挤出一抹笑,“赞同”的道:“可不呢,呵呵。”

    他告诉自己,绘之那牛脾气,根本不适合这种深宅大院的日子,她喜欢种地,就在乡下种地好了,以后嫁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生一窝孩子,一个个的随爹娘喜欢种地,也能人丁兴旺起来;可一想到她为了那点庄稼地累得眼窝深陷,心里又说不出的难受来。

    他这次来,本也是想告诉告诉韩铭,乡下种地的艰难,不为叫韩铭心疼他们,是想叫他知道知道绘之的不容易。

    石榴还有个陈力疼着,可绘之一个人,看着真可怜啊!

    谁知竟然得知了这么劲爆的消息。

    还有范成那厮,绘之帮了他多少忙,他倒好,功成身就,撇下他们,回老家成亲去了!

    范成若是以后有脸上门,看他不啐他一脸!

    因为得知了这个消息,陈力连韩铭嘱咐他那句“待在家里别乱跑”都没有细寻思。

    现在他知道,将军虽然败了这一场,不过败的不大,游兵散兵跑到景县,也不是故意,可能是战场上冲散了,又没有及时收拢,这才导致不少人干脆回家……

    天旱,仗也不好打。

    三毛道:“仿佛听说是被冲散了四五万人,三爷要帮衬着大爷跟二爷重新收编,亲事就撂到了一边。”

    陈力心道:“撂到天边才好呢。”

    这下子外头的世道真的成了兵荒马乱,也就韩家这样的府邸,重兵把守护卫着,门里方才看见几分有条不紊。

    陈力得知不少游兵回了景县,暗叫一声倒霉,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景县当兵的人多呢,韩将军从景县发迹,兵马一乱,散兵回景县才正常。

    这就像老母鸡带着小鸡崽子们出去,走散了,小鸡崽子们肯定要回窝里去一样。

    出了韩家大门,陈力撇了撇嘴,夹了夹马肚子,往回赶路。

    他最终还是跟三毛说了绘之种地的辛苦,不管三毛知不知道绘之是谁,他当时就是在心里想着,要让人知道种田人的辛苦,让这些不种地却仍旧有粮食吃的人,知道他们嘴里的粮食是怎么得来的!

    可这一路上所见所闻,又切切实实的告诉他,三毛嘴里那淡定的收拢兵马一说还是显得苍白无力。

    有道是兵匪不分家,兵是打仗的,听上去跟老百姓扯不上关系,但兵一旦没有了约束,进了乡野,那就如同田里招了蝗灾……

    陈力一路看,一路想,一路着急,但他还是想的过于好了。

    东埔村已经乱了套。

    东埔村自从出了个韩南天,百姓已经有好几年不靠种庄稼谋生了,各家各户的存粮也都不多。更因为这一年的旱情尤其严重,拿着钱在外头也买不到粮食。没有吃的,可不乱了套?!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