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七十六章天旱

时间:2018-03-11作者:鲤鱼大大

    范成琢磨着,家里这点事儿,不能算家丑,可往外一说,肯定要惹人笑话,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跟绘之家比起来,那还是强点儿,最起码他爹妈给他相中的这个媳妇还算那么一回事。

    当然啦,范成不是说韩铭不好,是绘之的命运着实的多舛了些。

    被爹娘卖一次也就够了,她呢还被着意找回来又卖了一次。这事就算落到一个男爷们儿身上,也叫人不好受呢。

    须知他爹妈偷梁换柱的顺走了他的钱,他心里到现在还没有彻底缓过劲来呢。

    范成用绘之的命运做参照物安慰了自己一顿,然后觉得有点对不住绘之,就份外热心的把小六的事跟绘之讲了讲。

    “他年纪也不很大,行事却老练有章法,我在他这个年纪还不如他呢。大爷大娘的坟头也叫他收拾的很是齐整,东西都收下,还说长大要支撑起家业来,以后他再大大就自己赶车过来接你回去……”

    绘之听后连着高兴了许多天,她虽然命中亲缘单薄,但对于那种被关心呵护被关怀的向往是从来都有的。

    范成在这边待了两日,给各家拜了年,他不空手进门,人家自然也要回礼,礼物都是乡下简薄东西,范成开始不要,告诉人家:“我是个三爷跑腿的,这东西要是给我我不要,要是给三爷,那我就收下,给三爷送去。”

    乡里人能有个门路巴结上头那些富贵人,哪里有不乐意的,因此范成倒是真收了约么半车东西,他借了绘之的车,套上马,赶着马车去了麟县。

    他走的这日,绘之收拾了一篮子院子里头的菜,用麻线捆扎了起来,没有一个坏叶子,个头虽然不高,但青翠青翠的,看着就喜人。

    但直到范成走远了,这篮子青翠也没有送出去。

    绘之重新拿回屋里,出神的看着墙角的一小布袋长生果。

    石榴喊她没得到回应,一直走到她屋门前,探头探脑:“咦,你这是打算赶集去卖菜吗?”

    绘之回神:“不是,咱们晚上吃青菜粥,你分一半给陈力,让他自己做吧。”

    她听见石榴在嘻嘻的笑,她也知道,石榴肯定是以为她闲得无聊才收拾的这么干净利索。

    但是她也不并不想解释。对待韩铭,是比对待小六还要难捉摸难拿捏的一件事,她其实并没有更深的想法,就是很感激韩铭对她所做的那些包容。

    有时候,并不因为不欠别人的,就不用感激了。

    她知道如无意外,属于她的生命会很长,便是到六十岁,她也还有四十多年,那这么多岁月,该如何度过,放眼望去,是可以预见的平淡。

    有的人喜欢建功立业,有的人喜欢轰轰烈烈,她只想平凡的,千万人中,毫不起眼的就那么过去了。

    石榴进来,分了一半青菜出来放到桌子上,另一半放到篮子里头提着:“我去给陈力送去啦。”乡里人大都知道她跟陈力定了亲,她起初去找他还有些扭捏,后来适应了新身份,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绘之答应一声,望着石榴离开的背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内心深处,很不想承认的,但也否认不了的,就是她其实很多时候都很羡慕石榴——石榴很豁达,她则有点放不大开。

    天气一日暖过一日,范成去而复返,果然是带了些东西回来:韩铭收下了乡亲们送的礼物,又叫人准备了回礼。范成便一家一家的分了礼物,他这次没有单独跟绘之碰面,在这边略留了几日就又走了。

    正月末尾,在绘之憋不住就要去浇地的时候,老天爷下了一场雨,雨后天晴,绘之带了锄头去松土顺道铲草,庄稼喝饱了水,开始努力生长起来。

    二月里头地里还不算忙,绘之得了空便出去放牛,这天坐在牛背上回来,一片绿油油的耕地当中,突兀的有一处荒着,她本随意一瞧,看明白后却突然愣住了。

    那荒地是苏家的地。

    她这才发觉,自己好久都没有苏家的消息了。

    苏老爷纳了妾,不知道再有没有自己的孩子……

    他们过年也没有回来,看样子像是彻底的摆脱了泥腿子的生活。

    如此,也好。

    谁知刚放松心神没几天,转头到了三月里,大家却又开始着急开了。原因无他,二月里头没有一滴雨水,此时正是田里庄稼迎风就长的时候,庄稼缺了水还怎么能成?

    石榴祈雨祈到一半,绘之忍不住了,撂下一句:“你先祈着,我去浇地。”

    由绘之开头,东埔村的人也都收拾了家伙什,忙起浇地事宜来。

    不过挑水浇地着实辛苦,绘之几乎白天黑夜轮轴转了四五天,才虚虚的浇过一遍来,不同于过冬浇冻水那会儿,那时候庄稼低矮,现在庄稼都长高了,浇水更加困难。

    这时候她就想起慕垣所说的慕家庄出资修建沟渠的事来,忍不住羡慕。

    石榴祈雨完毕,还嫌她:“就你勤快儿,看老天爷砸一场雨下来,你又白忙活一场。”

    绘之摇了摇头,没有说丧气话,但心里对下雨不抱希望。

    院子中井里的水都感觉少了许多。她种了这么多年庄稼,就她所知,一整年风调雨顺没有一丝意外的时候少,像这样一个多月不下一场雨的时候也不多见。

    春风夏雨秋霜冬雪,夏天本是个雨水丰沛的季节,但他们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天气一日比一日的热,地里一日比一日的旱,连河里的水位都下降了许多。

    进了四月,人们干脆懒得出门,只有绘之,不厌其烦的,一趟趟的赶着牛车运水。

    这次连陈力都不想帮她:“这不是与老天爷作对么!旱就旱呗,咱们也不缺这一年的粮食。”他话里的意思是,纵然别人家过不下去,他们也不会到去要饭的地步。

    绘之现在精瘦,眼窝都陷了下去,闻言挥了挥手:“你忙你的去,我还要去。”

    陈力咬牙跺脚,跟石榴抱怨:“范成这厮,一去不回了还!”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