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七十四章想头

时间:2018-03-05作者:鲤鱼大大

    石榴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却又突然问:“那你会不会后悔?皇帝的儿媳妇,再不济也得是个王妃吧?”

    绘之听了不由摸了一把鼻子,脸不红气不喘的承认:“嗯,到时候没准会后悔。”

    石榴得了她这句话,又乐了起来,比得了个红包还高兴。她一会儿琢磨了,如果把这话告诉三爷,三爷肯定高兴,一会儿又想将军的大业还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完成,靠着这种虚无缥缈的奢望高兴的自己也太幼稚了。

    绘之看她傻乐,有点不开心,睽她一眼,而后道:“我虽然甘于平凡,但也不是不慕繁华的啊,起码有大屋住着,有好衣服穿着,鸡鸭鱼肉日常里头不缺,这样的日子我也喜欢啊……,笑个毛啊,你是不是傻?”

    石榴笑的越发的大声,拼命咳嗽一阵,攀在她肩膀上,眼中含着笑出来的眼泪,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那要是有了那些,就你说的大屋啊,衣裳啊,你还要不要继续种地。”

    “当然种地,不种地怎么来的粮食吃大屋住?”绘之理所当然的说道。

    石榴傻,一时竟然想不起反驳的话,一时又觉得她说的竟然很有道理——普通老百姓,不种地哪里来的饭吃?

    不过等石榴回神,立即又打了绘之胳膊一下:“谁跟你说这个,我是说王妃,还有府里的夫人,你看她们,不都是不用种地,就有好看的衣裳,有大屋住……”

    “相比整天的无所事事,我觉得种地还是挺不错的,起码你付出劳动就肯定会有收获……”

    “也不是无所事事吧,像夫人,就很忙啊,也没见她多么闲,我敢打赌就是现在,她肯定也很忙,忙的没空歇着。”

    石榴这么说,绘之也不能不承认,不过她仍旧道:“那就是人各有志,有的人喜欢交际往来,有的人喜欢独善其身,有的人喜欢权势纵横,有的人喜欢乡野悠闲,喜欢读书的人,偏教他去打铁,他不一定能把铁打好……,咱们俩争辩这个有什么意思么?”

    石榴被她反问,脑子里头的线头不小心打结,过了一会儿才讷讷道:“过年么,闲的无聊就说说话呗,平常也不见你说这个啊!”

    绘之虽然也随着她笑了,但心里却出奇的冷静了。

    这个风雨飘摇的世道里头,她自己算不得什么,蝼蚁而已。不过再是蝼蚁,那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富足,是心之所向,自由,也是心之所向,两者相比较,对她来说,自由要更重一些。然而自由,不是嘴上说说,而是需要多方努力,她是活在相对的自由之中,活在世情之下,活在规则之中,可便要因此而听天由命了吗?她也不想。

    她也有想过的那种日子: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闲时可读上几本书,或者到他处走走,忙时虽然汗湿衣衫,但心甘情愿,心满意足。

    这样想着,便不由的小小叹气,距离那样的日子,也还早着呢。到目前为止,她虽然有片瓦遮身,但瓦不是自己的,虽然有地耕种,地也不是自己的。所以她怜悯燕子娘,却又情不自禁的想,如果自己处在燕子娘的位置,有地有屋还有女儿,其实也还幸福呢!

    比起来,她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啊!

    不甘心。

    越想越不甘心,干脆翻身又起来。

    石榴正嗑瓜子儿,见她那麻溜劲吓了一跳:“有老鼠?”

    绘之白她一眼:“没有,老鼠都忙着嫁女儿呢,哪里有空出来。”

    这么说,却是因为此地正月初三,有老鼠娶亲的传说。

    从除夕开始一直到正月初二,家家户户夜里灯火通明,寓意人丁兴旺,但是到了初三这日,却要早早熄灯,免得打扰老鼠家嫁娶。

    人们一边说着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边又将老鼠嫁女儿当成年俗的一部分郑重对待,也是够矛盾了。要知道,连劳苦功高的老牛都还没在正月里头有个正经的说出呢。

    石榴自从被老鼠跳到背上一回,在绘之床上就留下阴影,她反驳道:“这才初一。”

    “那距离初三也不远了啊,嫁女儿娶媳妇不都得提前准备着?”绘之道。

    石榴终于被她怼住,好半天才道:“你无聊不?”

    绘之的回应就是朝她挥挥手,然后又蹲到院子里头的菜地跟前了。

    雪在前头十来天上就融化了,融化后的雪水都渗透到土地里头,现在地表的温度不高,但也不硬,再看那些菜叶,已经有了抬头的趋势,叶片上的绿色虽然依旧很浓郁,但叶子却又长大了一些。

    石榴蹭过来,再次赞叹:“这些菜还真在冬天里头长啊!”

    绘之:“嗯,再有个十天半个月的说不定就能吃了呢。”话虽这么说,她还是决定今年多留些种子,预备来年扩大种植范围。这种菜这么好长,冬天也不招虫,简直就是菜中状元呀。

    过年,成了亲的女人才会给婆家跟乡邻们拜年,但男人的话,不分老幼,一概要正经出门去磕头。

    陈力一大早先去了韩府,团团拜了一圈,然后又在村里到处拜了一遍,过年,人人嘴里都是吉祥话,就是那些居丧的,虽然守孝,可见了面也能给个笑脸。

    因此等陈力过来给绘之跟石榴拜年的时候,天都快中午了。

    大门开着,他迈过横在大门前头的木棍,进门就看见绘之跟石榴,两只鸟似的蹲在地上,她们俩,一个穿着红色的春袄,一个穿着青布小袄,头上没有什么金银首饰,但胜在年纪嫩,忙碌一年晒黑的皮肤也都在冬天里头白了回来,尤其是当她们发现动静,齐齐扭头看过来的时候……

    陈力麻溜的跪在地上:“给二位奶奶磕头拜年了!”

    绘之去灶房烧水,石榴把陈力迎到正屋说话。

    陈力逮空小声道:“给你的镯子怎么没戴?”

    石榴调皮的剜了他一眼,腰一扭掀开挡风的布帘子出去了。

    陈力便嘿嘿笑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