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七十二章反转

时间:2018-03-05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听范成说回府里做事,不由一愣,她忘了还有这么一条出路。

    燕子更懵:“啊?我吗?我能行吗?”

    范成飞快的睃了绘之一眼:“行是行,但受人支使,这却是免不了的,事情若是做不好,还要受罚。”

    绘之对燕子道:“你石榴姐姐以前就在府里做事来着,你可以问问她。”

    范成觉得自己回来这一趟简直要摸不准绘之的脉,他刚才说了进府做事之后就后悔了,若是燕子进府,那么不出一个月,管保知道绘之就是和离的三奶奶,与其到时候寄希望于让她闭嘴,还不如直接把进府这条路给掐死。

    谁知绘之竟然把底都兜给了燕子。

    不知道该说她无知无畏呢,还是说她傻。

    绘之只是不喜欢在别人未作出伤害自己的行径之前,先把别人防备起来。

    何况燕子刚刚失怙,正是惶恐不安之际,她不把话说清楚明白,难道任凭这小姑娘自己惶惶担忧么?这种心情自己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绘之认真的看了燕子一眼:“你要是给人当丫头,吃穿肯定不用发愁,就是要听话做事,不如在乡下自由,再说你也没法自己做主,还有你娘呢。”

    燕子一听道:“我不想离开我娘。”

    绘之又问范成:“前线战事如何,怎么死伤很多吗?今年村里本来就冷清,再加上这些突如其来的噩耗,这个年可怎么过?”

    范成连忙道:“府里是想要厚恤死伤将士的家眷的,只是我还想着最好对大家有所安顿,往日日子怎么过还继续怎么过……”

    绘之一听也只能如此。

    燕子却接过话头问范成:“范大哥你认识我爹吗?”

    范成点了点头:“认得,唉!”

    只这一声,便是说不尽的沉重。

    燕子的眼眶一红,使劲忍着才没有落泪。

    绘之揽着她的肩膀问范成:“你跟我们说说军中那些兵士的事吧,他们平日都做什么?”

    范成呵呵,心里不想说,更不想扯谎,没等他相处辙来,陈力回来了。

    可惜,陈力看上去像是己方援兵,却是实打实的对方的卧底。

    范成在他的挤兑之下,只好结结巴巴的把军中兵士们的日常操练跟消遣都说了。

    “正经的日子就是操练,发了兵饷,那就各家胡同道子的钻……”

    陈力在桌子底下踢了范成一脚,意思是:“我没叫你说这个。”

    范成收回脚,不理会,用“冷酷无情”的姿态表示“都是你刚才逼我的”。

    绘之再不通人事,后头范成的话她也听懂了,抢在燕子开口前问:“那什么时候发兵饷,发多少钱呢?”

    陈力心里给三奶奶点了个赞,并琢磨着啥时候在三爷面前告范成这小子一状。

    范成道:“一般是两个月一发,东埔村的都是乡亲,说跟着将军的时间长,所以兵饷也多。”

    绘之见燕子的眼神越来越亮,又抢着问:“多少?”

    “一次约么有一两银子。”

    燕子的嘴张了起来,他爹是早就跟着韩将军走的,这么说来他爹自己就攒下不少银子了?要知道他们家一年到头都不一定能花半两银子啊!

    范成被她的目光看的羞惭,投降道:“别看我,姑娘,兵士们除了少数几个人,少有攒钱的,大家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手里有钱,几乎是不几天就花光了,反正兵营里头管吃管住。”

    燕子道:“可我爹统共才捎回二两银子来,那……”

    绘之将手按到她肩膀上,冷冷的对范成道:“燕子还小呢,她不懂,你把这些话跟大娘说说。”

    范成:“啊,这,这不好吧?”这样岂不是雪上加霜?

    绘之心里翻了个白眼。燕子娘现在因为男人死了,家里又没有男娃,所以很愧疚,可要是一旦知道男人在外头睡女人,喝花酒,却一分钱也没给家里留下,那感觉就完全变了。

    绘之不知道这么说的结果会如何,但燕子娘都轻生过一次了,以后的路是死是活,总要看清楚了,想明白了才再迈腿。

    吃过了饭,绘之就催促范成去见燕子娘:“你跟她好好说说,看她的态度,说不定对你有利呢。”

    又打发陈力:“你也跟着,把石榴叫回来。”

    范成以为绘之说大话,其实没敢真放一百二十个心。

    他跟燕子娘上来本是先说兵营艰苦的,寻常人真的很难熬,所以发了兵饷就想出去松快松快,嗯,这个老实汉子,因为没有娶妻,还不知道作为妻子是怎么想自己的男人的,就站在兵士们的立场上,委婉的表示了一下军中岁月艰难。期待对面的女人以一颗老母亲包容儿子的心来包容那些不幸的死难将士……

    结果,他就发现本来虚弱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像突然吃了十全大补丸一样,猛的坐了起来:“你说什么?两个月二两银子?”她们家里现在统共也没攒下二两银子!!!

    范成心里一空,坏了。

    更坏的是,他还不知道哪里坏的。

    更更坏的是,他发现陈力好像知道。

    只见那厮连忙上前安抚:“婶子别生气,保重身体要紧,你还有燕子呢。”

    这天晚上,从燕子家出来,范成垂头丧气,几乎蔫成一棵苦菜。

    明明三爷是把事情交待给自己的,为何燕子娘拉着陈力那厮的胳膊感激他?

    陈力有钱吗?哼!

    陈力没钱,但陈力有哄女人的经验。

    两个人躺在床上,范成盖着陈力匀给他的被子,陈力自己则盖着石榴给他爹预备的新被子。

    陈力心胸宽广的“教导”范成:“你呀,也是该好好成亲啦。男人养家糊口啊,在外头把钱都花光了,怎么着死了还要家里人心疼啊?这尸首这是没回来,要是回来了,估计燕子她娘能鞭尸。”

    范成有点不是滋味:“那当兵也是拿着命赌啊,花几个钱又怎么了,再说这不死后还有抚恤给家里人么……”

    陈力本来想呵呵他一眼,结果扭过脸去看见的是范成的臭脚,于是又悻悻的扭回去:“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想这里头也不完全是燕子爹这种,你且看着吧,不是说棺木连着身后事一块回来么,到时候就知道了。”女人们真哭跟假哭,他自问还是能看出一二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