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七十一章思绪

时间:2018-03-05作者:鲤鱼大大

    陈力跟范成便去找绘之,陈力跟石榴已经定亲,来往正大光明,范成又跟绘之同是范氏,倒也不怕被人询问,不过冬日严寒,加之村里有丧事,外头还真看不见几个人。

    陈力路上还一搭无一搭的闲聊:“说起来,绘之这宅子还是你的呢。”

    范成见陈力跟石榴对绘之都十分亲近,那些本来按下去的疑窦又不禁浮了起来,他想了想道:“我来的时候三爷只叮嘱我多看有不懂就请教你,还叫我跟你住一块……其他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陈力跟他都是给人做事的,出乎范成意料的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么一来脸上就露出一种几乎可算得上是猥琐的笑。

    “三爷……”他拖长调子:“可真是一颗痴情种子……”

    范成的心咯噔一下,又落了回去。

    他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若是有人可以依附,那绝对是幸运的。别看三爷在韩家不起眼,争取个事做还要上蹿下跳,但在外头人眼里,那也是顶尖的人物,是轻易不可欺的贵人了。

    若是三爷真的对绘之没有了想法,那他范成凭什么成为三爷的心腹从人呢?

    踏踏实实的做事态度?

    不,若是三爷要用人,十个人里头有九个保准都能踏实的把事做了,并且有的人说不定做的比他范成还要好。

    范成觉得,自己能得三爷青眼,只能是因为绘之。

    到了地方,陈力伸手拍门,然后又趴在门上侧耳听,一边听动静,一边拍门。

    “别拍了,我在这儿。”

    绘之一出声,吓了俩男人一大跳。

    燕子也受惊不小,紧紧的攀着绘之的胳膊。

    陈力抱怨:“吓我一跳,你们不在家待着,出来干什么啊!还以为你们做饭了呢。”

    范成已经看见绘之手里的篮子,伸手想接过来帮着提。

    绘之躲开,笑着对他点头:“好久不见了,这是一点野菜,不沉。”扭头对燕子解释:“这是我族里的从兄,我住的宅子还是他的呢。”

    她摆出一副事无不可对人言的态度,燕子渐渐放松下来,还轻声跟着喊了个:“范大哥。”

    范成诚惶诚恐,他对着成年人都保持警惕状态,反倒对着小女孩有些手足无措:“你爹的事我知道了,我会来就是为了处理好这些事的。”

    一句话说得燕子的眼圈发红。

    还是绘之主动道:“都站在门口说话做甚么,有话家里说。”说着把菜篮子交给燕子,自己推门,拉出里头的锁链开了大门。

    范成本来没把这院子当成自己的家,但今日回来,却有不同的感想。只见北屋墙上挂着好些串在一起的萝卜干,院子里头的水井被厚厚的草甸子裹了起来,外头的积雪还没化,但院子里头干干净净,只除了划出来的两个长方块,上头的雪一丝也没动,仿佛一床雪白的棉被铺在地上。

    范成盯着那地儿看了一眼,觉得自己要是再小十岁,没准能扑上去在里头打个滚。

    陈力在一旁道:“赶庙会买回来的种子,说是冬天长,呵呵,我还没见过专门在冬天长的菜呢!幸亏下了雪,要是不下雪,我觉得那俩人能拖床棉被给它们盖上。”

    范成吃了一惊:“发芽了?”

    “发了。”陈力说的很郁闷。

    屋里传出绘之的话:“这根其实也不难吃,洗干净等会儿用开水烫一下,然后咱们做个面疙瘩汤。”

    范成就听身边的陈力吧唧了一下嘴。

    陈力十分无语的道:“在乡里熬着,过段日子你就知道了,嘴里能淡出个鸟来。”尤其是漫漫冬日,也就靠着琢磨下一顿能吃点啥熬过去吧。

    绘之看出燕子有点心不在焉,洗了菜之后先晾到一边,然后烧开水,两个人对坐着,她悄声问:“燕子,你怎么了?”

    燕子也算跟她相熟,同样低着嗓音说道:“范姐姐,你说范大哥会怎么……怎么……”

    俩怎么也没怎么出来。

    绘之伸手顺了下她的头发:“你不用着急,一会儿做好了饭,让你陈大哥去给你娘她们送饭,咱们先悄悄问问范成。”

    她这么说,燕子没放松,反而更紧张了,绘之就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烧火,我去弄面糊。”

    挖面的瓢是一个葫芦劈开,用了一半,平常这一瓢面做窝窝或者馍馍,不一定够两个大男人吃一顿,不过若是用来做成面疙瘩汤,那他们这些人再配着一点咸菜也就尽够了,所以绘之特别喜欢招待人吃这个,管饱,还省粮食。

    等面糊做好,放到锅里,那就是一大锅面疙瘩,燕子这么大,大半碗就能吃个肚饱。

    陈力一边吹着从碗边上吸,一边夸:“奶奶这面疙瘩,一绝了!”

    绘之没理他,手脚麻利的又盛出两大碗放到一旁,指挥陈力:“你先别吃,给大娘跟石榴送去。”

    等陈力走了,燕子才小声问:“范姐姐,陈大哥怎么老是叫你奶奶啊?”

    “我们俩差着辈分呢,他有时候也叫我名字,不用管他。”绘之道,而后招呼范成坐下:“冬天冷的快,趁热吃饭。”

    “陈力一会儿该回来了,咱们等等他?”

    “不用,他得把碗拿回来,且有的等呢。”

    绘之说的没错,满满两大碗,石榴勉强吃一碗,但燕子娘是吃不了这么多,石榴看了看,道:“我先伺候大娘吃。”从一碗里头倒出一小半来,燕子娘连这一半都没吃完,石榴劝了又劝,她只唉声叹气的摇头。

    石榴于是招呼陈力吃另一碗没有动开的,自己把燕子娘剩下的都吃了。

    绘之这头,趁着这个功夫,正好问范成。

    范成道:“各家各户的情况都不尽相同,我想都走一遍,然后再仔细想想该怎么办?”

    绘之干脆道:“那像燕子家这样你也看到了,大娘了无生趣,”她看一眼燕子,接着问:“能有个什么安排或者出路么?”

    范成一愣:“燕子太小了,就是安排回府里做事,也靠不上那些油水丰厚的,反倒低人一等还要受人欺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