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七十章兜底

时间:2018-03-05作者:鲤鱼大大

    范成愣怔在原地,不明白韩铭话里的意思。

    韩铭看了他一眼,而后接着之前的话说道:“我的意思是,是人就没有不犯错的时候,如果你事情做得不好不对,不用韩家,我来给你兜底。”

    这句话之后,没等范成明白自己胸腔中突然涌入的种种情绪,就见里头滚出两个团子来。等到了眼前,范成才看清,这俩团子竟然是一毛跟二毛。

    惊吓永远比感动来的刺激。

    范成有点呆,直到进去,还没完全回神。一毛二毛他之前是见过的,但才过了多久,这俩人就胖成这样了,不,说错了,这俩人几乎胖的没什么人样了,白白嫩嫩的倒是很可爱,范成虽然没见过人参果,但觉得这俩人很有人参果的形。

    一毛二毛虽然胖,但仍旧很麻利,利落的上了茶水跟点心。

    范成确实又饿又渴,看了一眼面前的点心,又看了一眼一毛二毛,伸向点心的手便有些迟疑,他倒不是怕韩铭或者一毛二毛会害他,他是怕自己也胖成一团。

    不过人么,总是嘲笑别人的时候对自己却多了那么一丝天外飞仙般的信心,正如范成,眼下没由来的会想自己绝不会胖成猪,本着这样的飞一般的自信,他伸手抓了几块点心——韩家在麟县数一数二,伙食自不会太差。

    像他们一个府里的的日常消耗,一天就算到不了一百两,七八十两也是有的,可偏偏东埔村那几两银子的抚恤在这些贵人们眼里成了烫手山芋。既撕不掉同乡的标签,又不愿意多给免得开了厚恤的先河,竟是左右为难的棋局。

    韩铭拿了银票出来,正要伸手撩开帘子,看见范成在吃东西,就又默默退了回去。

    他所在的隔间也是向阳的,冬日里头其实没什么景色,但他定定看着却仿佛着了迷。

    范成将一碟子点心吃了,茶水也喝了两回,终于心中有底,肚子里头不发虚了。

    韩铭也正好重新掀帘子出来。

    他的声音低了些:“这里有三百两银子,你看着花,不够就跟我说,若是有结余,你留在手里。”

    范成出去历练一回,行事更加周全,主动道:“三爷,我自己记着账吧。”

    韩铭点了点头:“收拾收拾你的东西,尽快动身吧。”

    范成接了银票过来,小心的收好揣到兜里,正要转身告辞,突然福至心灵,问:“小的今日就动身,动身之前恐怕不能来辞别三爷了,三爷还有其他要交代的吗?”他的话音在“其他”二字上故意重了重。

    韩铭道:“你到底不是东埔村的人,到了之后行事不要鲁莽,不懂的多看多问吧。”

    范成说的其他是以为韩铭会对绘之的事有所交代,没想到韩铭根本连提都没提……

    最终,他是揣着一腔糊涂上马的。

    范成不明白,三爷这是真的想做事,还是借着他的手照料绘之?如果是后者,那怎么就不能说一句呢?

    范成军中效力一段日子,骑术大有长进,到了东埔村的时候天还没黑透。他先去了韩家,取了信物去见管事。

    管事问他:“兄弟之前在大爷座下哪里当差?”

    范成道:“不敢,现在三爷领着家中庶务,小弟不才,也就替三爷跑跑腿。”

    管事眼里韩铭还是那个爬树抓鸟的毛孩子,听范成的话当即着急:“可这怎么是家事呢?”

    范成就笑:“庄里乡亲,往上数不过一代,大家都连着亲呢,亲戚们的事,怎么说不是家事呢?”他虽然是反驳,但声音不高不低,也没有动怒,反而带着一点好脾气解释的意思。

    管事知道韩大的信物做不得假,也只得认了,找了人打算来给他安排住处。

    正吩咐着,门口却突然进来一人,张口:“范成?”

    范成回头一看,可不是陈力么!

    范成正要跟陈力说话,谁知陈力像有更要紧的事的样子,匆匆对他说了一句:“咱们一会儿再说话。”然后就将目光对准了管事:“麟县那边有回音了吗,燕子娘一整日水米未进……”

    范成伸手轻轻拍了拍陈力的肩膀。

    陈力回头:“你先等我一下。”

    范成见他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只好见缝插针:“陈大哥,我就是从麟县回来的人……”

    陈力心道这下闹笑话了,想练个劈叉,结果裤裆裂了。

    亏得范成真不一般的好涵养,很友好的岔开话题:“陈大哥,咱们先去看看燕子娘吧。燕子爹在军中我还见过。”

    两个人出了韩家门,陈力的气势就卸下来了,领着他往燕子家去。

    范成想打听的全面些,就道:“刚才你说大娘一整日水米未进了,这可叫人忧心。”

    陈力悄声道:“刚才那是吓唬管事的,我本来打算今儿就上麟县,谁知管事忒不是东西,给我那匹呆马吃了巴豆,这下去不成了。没想到你竟然能来,你能来可算好了。呃,燕子娘虽然今日没怎么吃过东西,但昨天吃了,今儿虽然没吃,是喉咙肿了,冰敷两日也就好了,不过后晌饭还是要吃的。”

    范成稍微放心,又问:“陈大哥怎么也回来了?”

    陈力扭头看着他呵呵笑:“你不才说是三爷把你打发回来的么?咱们回来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范成却只剩下苦笑,心道:“我自己都没搞清楚回来的最终目的呢。”

    到了燕子家,却发现燕子娘已经睡下了。

    陈力小声问石榴:“这不还没吃饭么?怎么就睡了?”

    石榴道:“没事,她心里难受,睡着还好一点,绘之说做好了饭会拿过来。”

    陈力便把石榴拉出来,跟他解释了一番范成的来意。

    范成的目光落在陈力拉过石榴的手上,觉得自己这才多长时间不在,这里看上去好像发生了很多事的样子。

    石榴也同意陈力的意见,对范成道:“你能来可真太好了,有个熟人,咱们都好说话。”又看了一下陈力道:“今天来看大娘的人很多,吵吵乱乱的,好不容易静下来,要不你们家去吧。绘之带着燕子也才家去做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