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六十五章年根

时间:2018-03-02作者:鲤鱼大大

    年难过,年难过,年年难过。

    庄户人家,这一年到头盼着过年,但若风雨疾来,是不分初一还是十五的。

    尤其是年节底下,初闻家人噩耗,那真跟要了活人命没有什么两样。

    绘之跟石榴都匆匆的穿了衣裳,提上鞋子就往外跑。

    出了门却发现那哭嚎的一群人并没有各自归家,而是去了韩家所在的地方,绘之的脚下就有些迟疑。

    她自从回来,是再没往韩家那边去一回的,平日里连目光也不肯放到那边,外出的话要么去地里,要么去赶集,这才没有让人发觉她其实就是韩家那位和离的三奶奶。

    当然也或许韩家在这一方面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宣扬,村人们还以为她跟着韩铭在麟县也不一定。

    石榴见状立即挽上她的手:“过一会儿我去问问陈力。”

    绘之点了点头,女人们的哭嚎虽然远离了,可却像长久的留在她的脑子里头,这会儿叫她说不出的难受,很想同着那人一起哭。

    石榴胆子虽然小,但心比她大,拉着她就往回走,一边走还一边岔开话题:“回去好好找找,我看你屋里肯定有老鼠洞……”

    她说了好大一通话,见绘之还是心神失守的样子,不由着急:“你去做饭,我来找耗子洞。”

    绘之便去了灶房,往锅里添水,往灶眼里填柴,这些都是日常里头做惯了的,不用脑子也不会搞错,接下来就是蹲着烧火等水开。

    石榴偷着瞄她几眼,见她没出错这才长舒一口气,而后忧心忡忡的去找老鼠洞去了。

    她先从绘之屋里找起,果真叫她找到两个,可惜都在墙上,也没法扒开墙去追踪,只得气哼哼的寻了些破瓦片破陶罐片儿一点点的砸碎了填进去,确保老鼠再钻不出来。

    等绘之屋里确定找不到洞了,她这才去找自己屋里,谁知自己屋里倒是干净,别说老鼠洞,连老鼠屎都没有一粒儿。

    绘之已经把饭摆了桌上,扬声喊她。

    饭是粗粮跟咸菜,再加两碗菜粥,跟韩家的精致饭食没法比,但石榴吃了些日子,叫她说,也并不算难吃。

    绘之吃完放下碗筷,商量她:“家里还有二百斤粮食……”

    她一开口石榴就知道她要说啥,连忙拦住话头:“这事就该韩家管,又不是你把人拉出去打仗的,再说还有三爷呢。”

    石榴心里没说,但也不代表她不会想,韩铭都肯把陈力跟她送过来了,眼见绘之要受苦,能不管不顾?那绝对不能。

    绘之还是坚持:“要不晚上咱们过去她们家看看吧,若是有难处,能帮一把是一把。”

    石榴也道:“这是自然,不过大家都是乡里乡亲,又不是那些外乡人,韩家不可能不管的,就是抚恤也肯定会比其他地方的人多。”

    人死了当然会难过,但为活着的人考虑,生计问题却是头等大事。活人看到希望,才不会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绘之只沉默不语,过了老半天,才几乎是幼稚的问了一句:“石榴,你说世上为何有人要打仗?”且不是那种打过一场之后就能永久的天下太平。无论是前朝,还是前朝的前朝,那正史里头字里行间仔细斟酌,都是累累白骨。

    石榴呵笑,很轻蔑的道:“男人们吃饱了撑的呗,你见过女人们揭竿起义,去带头打仗了吗?”

    绘之也跟着她发散思维,叹息道:“是啊,你说女人为何就不去打仗呢?”

    这个石榴倒是极快的给出答案:“因为女人要刷锅做饭,要缝衣服做鞋子,要养孩子,要孝敬公婆,还要伺候男人,男人能经年累月的回家一趟,女人却要日日围着灶台转,哪一天不转了也不行。带兵打仗,能把孩子也带上?能把公婆也带上?到时候怎么打?比谁做的饭好吃还是比谁做的衣裳好看?”

    她这一番话,自忖十分有理有据,终于将绘之驳倒,驳得对手哑口无言,无言以对,便十分高兴,起身去喂牛去了。

    等她喂完牛回来,绘之也把碗筷都收拾干净了,看了她一眼,然后慢吞吞的道:“我想起来了,陈力他爹还活着呢,你们成亲说不定就能见着他了。”

    石榴:……

    她这会儿就一个感觉。

    觉得绘之是自己的债。上辈子的债,这辈子的债。

    喜欢她的时候是真稀罕,毕竟又勤恳又努力,还识字儿,随随便便就能来俩鬼故事,但讨厌起来,也是真讨厌,扔话头子跟扔飞镖似的,飕飕的那叫一个准儿。

    绘之又道:“过年了,说不定你公公会过来跟陈力一起过年,你给陈力做了新衣裳新鞋子,要是没有你公公的,到时候陈力敢穿么?”

    石榴站在堂屋半晌,堵老鼠洞的豪情都消耗了干净。

    她认真的开口咨询“二婚”女青年范大姑娘:“我突然觉得这亲事订的有点仓促,你觉得呢?”

    绘之憋不住笑了一下:“我跟你开玩笑,不过你还是抽空去问问陈力好了,总要有个准备。先说好了,陈力他爹要是来,我肯定要打他一顿,这个没得说,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就不用等来年了。”

    石榴听得眼珠子乱转,当即在脑子里头产生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她甚至等不到晌午就去找陈力。

    陈力刚从外头回来,两个人在他家门口碰见了。

    石榴一见他嘴角都青了,立即心疼道:“这是怎么了,有人打你了?”

    那着急的语气,让陈力心里甜的跟塞了蜜枣一般,他还充爷们,摆着手道:“没事,就是拉架的时候挨了一下,不要紧。”又问她:“外头乱哄哄的,你怎么出来了?”

    公婆大过天,石榴可没把“正事”忘了,对他道:“忘了问你了,这快到年节底下,你爹他会不会过来?”

    陈力一听就笑了:“唉哟,要不我爹说你有福呢。他才打发人捎了两只镯子来,我打算过年的时候拿给你的,你进来看看吧。”

    石榴反倒扭捏了:“那他不过来了吗?过年也不跟你一起?”

    陈力不在意道:“他天南海北的,谁知道溜达到哪里了,以前也是不回家的,没事,你不用担心他。”

    石榴松一口气。这下好了,她再也不用担心未来公公会挨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