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六十四章严寒

时间:2018-03-02作者:鲤鱼大大

    腊月十九,正是九九里头最冷的一天,下了雪,河里的冰足有一尺半厚,绘之跟石榴打扫出来过道,两个人都冻的手脚通红,晚上也早早歇了。

    到了次日,雪又没化,自然人人懒被窝,绘之跟石榴也不例外。

    辛苦一年,过冬就是图个舒坦。更何况昨儿才下了厚厚的一场雪,外头倒是亮堂着可还是冷啊,老天爷都不教大家伙儿出门,谁还想不开跟老天爷作对不成?

    绘之早醒了,趴在被窝里头翻一本书。这书她看了多少遍了,几乎倒背如流,是一本写前朝的前朝的正史。

    她正看着,听见石榴那屋里有动静,抬起头来看,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就听到石榴推开门,朝这边跑的声音,她连忙把被子卷在身上,用实际行动表示拒绝石榴蹭被窝的行为。

    可石榴这姑娘根本没细致到那种程度。

    嗯,要是绘之敞开被窝对她说:来吧,宝贝!没准能把她吓回去。

    于是石榴一边掀开她的被子,整个人跟根冰棍儿似的钻了进来。绘之冷的跟着哆嗦,抱怨道:“你就不能在你屋里好好待着!”

    石榴能跑过来,也是鼓足了勇气好不好?天这么冷,挪窝是需要很大的志气的!

    她往绘之身上挤了挤,冷冷哈哈的道:“我也想待着,可待不住,那屋太冷了。”

    明明两口屋一样冷。

    石榴又道:“我早说了,咱们俩睡一个屋多好,你要是嫌我喘气,可以跟我通脚头啊。”

    对于独立睡觉这事,绘之十分坚持:“我不是嫌你,我是不喜欢跟人一起睡,那样我会失眠。”

    “不管了,失眠就失眠!反正白天也没事干,你夜里睡不着可以白天睡,我能睡着就行啦!”

    跟石榴这种无赖说不通,气的绘之噘着嘴看书去了。

    石榴其实也睡不着了,她就是想暖和暖和,见绘之看书,用胳膊肘子拐了拐她:“你在看什么啊?这本书看你看了好久。”

    绘之目光没离开书:“嗯,看了好久了,快倒背如流了。”

    石榴“嘁”了一声:“你要倒背如流,我就敢回我自己屋去。”

    绘之挑眉,把书放到她面前:“那我背了啊。”

    石榴装模作样的翻开,眼前的字个个儿认得她,她不认得人家,看了一会儿就眼晕。

    绘之问:“我背到哪儿了?”

    石榴:“我怎么知道?”估摸着绘之说的那段,胡乱在书上指着:“这儿吧?”

    绘之重新给她指出来道:“是这一句。”一个字一个字的教她认:“将天之冥数,以至于是乎?”

    石榴跟着读了一遍,皱眉:“不对,你刚才背的不是这样。”

    “姐姐,刚才我是倒着背的啊!”

    石榴忙点头,大言不惭:“那我倒着读一下哈。是乎……,不对不对,乎是……,乎是什么来着?问你呢,你在想什么啊?”

    绘之道:“从前,阿爹教我念书,总说我聪慧,我以为他是在吹牛,现在看你读书,觉得或许阿爹当年其实也没吹的太过分……”

    石榴气的捶墙:“范绘之!”

    两个人嬉笑一阵,她把书推回来,仰着下巴问:“这讲得什么故事?”

    “不是故事,是真实发生的。不过内容并不详尽。”

    正史有一个好处,失实的地方少,其他全是坏处,其中种种描述不够详细是最大的缺点。例如前头说大将军拥护太子登基,后头又来一句大将军以言语不敬触怒新帝。这期间种种,只能靠大家猜测。

    石榴不耻下问:“说不定大将军对皇帝说‘老子想睡你老母’那样的话,皇帝才忍不住杀他呢。”

    绘之摇头:“这个太子不讨先帝喜欢,当时看样子能保住性命都不容易了……”

    石榴越发的好奇:“那大将军对太子简直就是救命之恩啊,别说睡他娘,就是睡他……,好吧,好吧,我就随口说说,跟你说说而已。”

    礼义廉耻,孝悌尊亲,那是在吃饱穿暖没有性命之忧的情况下才能遵守的清规戒律,换成普通百姓,居家过日子,大部分人都会有一条线,线内是能够遵守的,线外么,父母的性命难道真的就大过儿女的性命?那倒是真不尽然。

    举个例子,若是遇上灾年,一家人有老有少有壮年,粮食壮年不吃留给老年跟孩子,那饿死了成年人之后,剩下的老的老,小的小,迟早也是个死。所以一般这时候,都是老的不吃或者少吃,留给儿女们。虽然看着残忍,但这是能让生命繁衍下去的一条路,天道从来也不会因为一个人有廉耻心有孝心就格外优待他,让他喝水就能吃饱。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在生死面前,不能太考虑尊严。

    所以正史里头太子不会说,我爹既然不喜欢我,那就让我死了吧。正常人都不会这么说。

    那么更高级的问题来了,明明将军都做了父亲做不到的事——对太子的救命之恩可谓大过天了,为何后头太子还因为他言语不敬就杀了他呢?

    “真奇怪啊!”石榴又觉得一个人趴着有点傻了,她将胳膊搭到绘之的肩膀上,跟她头碰头的看着书,正要继续发表自己的论点,突然觉得有个东西跳到了自己的背上。

    隔着被子都能感觉到那种“来意不善”……

    石榴吓的一抖,惊叫一声,绘之同她一起回头——

    只见一只小老鼠正站在石榴的被子上,目光炯炯的瞪着她。

    老鼠的胆子不大,这是公认的,谁知刚才还怼天怼地怼皇帝他娘的石榴姑娘比老鼠胆子还不如,再来一声更大的尖叫,震的绘之耳朵发麻,然后成功的将小老鼠给吓退了。

    忽略小老鼠逃走时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其实它那一跳很是气势如虹,石榴吓得一下子躺平,绘之也有点受惊。

    她们俩都还没回神,院墙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嚎哭。

    “她爹你死了,可叫我们娘俩怎么活啊!”

    后头断断续续的,竟然还有其他女人的哭声。

    适才的害怕已经算不得什么,石榴愣怔的看一眼绘之,迟疑的说道:“像是燕子她娘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