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六十三章探听

时间:2018-03-02作者:鲤鱼大大

    “哈哈,这离过年还有好多天呢。”

    慕垣呵呵的笑,他不笑不能掩饰他的尴尬。

    他不确定绘之有没有看穿他的无能,但他心里对这样的自己是鄙夷痛恨的。

    两个人说了这半天话,那边石榴跟陈力也沟通完毕。

    绘之听见大门响动,扭头去看,正好看见她“平心静气”的出来,脸上不由的笑容更大。

    “走吧,咱们回家做饭。”

    石榴气势如虹。

    绘之笑的越发开心,简直连眼角都带了笑的样子。

    慕垣看到这样的笑只觉得刺眼,微微瞥开头去。

    绘之临走看了一眼陈力家的门缝,没有错过陈力的小眼睛,这才笑眯眯的同石榴一道,手挽手的离开了。

    等她们走远了,陈力才慌忙打开门,喊慕垣:“唉哟,慕兄,让你见笑了啊,快请进。”一边说着,一边侧身让开。

    慕垣嘴里道:“我是来告辞的。”

    陈力麻溜的站一边,做出个请的姿势:“告辞也得等着吃了午饭再走,这去西水还老远呢,对了,你没有马,要不我……”

    对于陈力这种没心没肺的热情,慕垣想生气也生不起来,抬步进门,他一边打量院子,一边道:“没事,北边结了冰,我走过去不算太远。”

    陈力笑着道:“这倒是,我险些将这个忘了。”又道:“你坐着,我去把饭盛出来,咱们吃现成的。”

    慕垣没有料到他说请吃饭并不是毫无准备,闻言不由一愣。等见了陈力将饭菜摆好,更是惊讶:“陈兄跟石榴姑娘?”

    陈力一拍额头:“昨天没说吗?她是我没过门的媳妇儿,别提了,这没过门也不知道装得贤惠点儿,老厉害了!”

    “确实难得一见,在我们那边,媳妇要是这么厉害,早被婆家收拾了。”

    陈力随口就道:“她不一样,她有三爷跟三奶奶撑腰。”

    慕垣疑惑:“啊?你说的三爷是韩家三爷?”

    陈力早就发现慕垣对绘之有兴趣,他并不怕,在他看来,世上能超过三爷对待三奶奶的男人还没生出来,不过他对慕垣也没什么其他意见,就是想叫他看清楚些事实,于是道:“是。”

    慕垣也确实忍不住心中好奇了,试探的问:“三爷不是跟范姑娘和离了?”怎么还能给绘之身边的丫头撑腰?

    陈力一拍大腿:“要不说这女人不能惯呢,慕兄不怕你笑话,说起我们三爷,那是对三奶奶无有不应,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三奶奶要和离,三爷就写和离书,这和离了,还怕三奶奶一个人害怕,怕她受人欺负,把我跟石榴送了回来……”

    他说的起兴,简直就是吐沫星子乱飞,好似并没有看到对面慕垣的眉眼微冷。

    两个人潦草的吃了顿午饭,慕垣不顾陈力要借马车送他的挽留,坚决告辞,一个人大步走了。

    陈力送他到村口,看不见他的身影了,才摇着头往回走,一边走边哼:“三爷呀!”

    绘之还不晓得陈力把自己卖了个底朝天,她同石榴吃了午饭,一起收拾庙会上买回来的东西,她们俩各买了一块布,是打算做一身新年穿的衣裳。

    因绘之还在孝期,她买的是一块青布,石榴嫌弃她选的颜色不新鲜,她便道:“那你给我绣一圈花边吧。”

    被石榴啐道:“这么冷的天,谁耐烦给你绣花边?!”

    绘之领教够了她的心口不一,也不生气,就故意道:“你不给我绣,那也别给陈力做新衣裳。”

    石榴羞红脸,不说话,等她把衣料裁剪好,才见绘之躺平似睡非睡,便用手指戳了戳她:“你在想什么?也不说话。”

    绘之懒洋洋的道:“嗯,在想,我已经沦落到跟陈力争你的宠爱的地步了……”

    “又在胡说八道,他怎么能跟你比?”

    绘之一听,心花怒放,翻了个身问:“真的吗?你说真的吗?”

    被石榴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给你绣花边!”

    要是绘之也是个男人,石榴觉得自己是绝对不会选陈力的。

    “他怎么能跟你比?他好吃懒做,嘴上还没个把门的,看着就生气。”

    一会儿又嘀咕:“你说你,要是投生个男胎多好……”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失言,连忙寻思别的话题:“今年咱们过年可怎么过啊,这乡里都是女人,也没得给那些人磕头的道理。”

    绘之道:“就咱们自己过呗,包饺子,放鞭炮,嗯,年夜饭让陈力在这边吃吧,吃完再把他赶回去。”

    石榴见她不在乎那什么男胎女胎的话,松一口气。

    绘之他爹还不就是因为她不是个男孩子,所以才将她一卖再卖,投生男女那都是送子娘娘做的决定,也不是绘之说了算的。

    石榴只能心里暗暗祈祷,让绘之他爹永远都生不出男孩子来才好!

    她早就听陈力说苏行言把绘之的嫁妆都拉走了,只是不愿意在绘之面前谈论这个,这才一直忍着没说。

    这么想着,不由的又想远了。若是自己将来有个闺女,那可不能像绘之她娘那么无能,嗯,再说陈力那胆子,估计也不敢卖闺女。

    于是一句话脱口而出:“将来我生了闺女,给你做干女儿!”

    说完也不脸红了,目光灼灼的看着绘之。

    绘之托着腮帮子看她:“那很好,不过要是生了儿子,也给我做干儿子吧?”

    石榴:“……”

    绘之没理她发呆,自顾自的说:“今冬河里的鱼不少,等明年开春,咱们做网去捞鱼去吧,多捞一些,拿到集上卖钱,给你买花戴呀!”说着还给石榴抛了个媚眼。

    石榴回神笑话她:“你想的美呢,往年捞鱼的人可不少……”她又不说了。

    捞鱼是男人的活,女人的体力跟不上,可现在的东埔村其实没几个男人了。

    打仗的事,大家不谈论,尽可以当做离自己很远,可仔细想想,其实离的也并不远,起码现在村里已经有感触了,那些残疾了回来的,家里日子并不好过。就算家人一开始会庆幸说留一条命就好了,但真正的留一条命,却什么也做不了,天长日久了,还是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