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六十二章对话

时间:2018-03-02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力,只把他看得冷汗直流,才很“抱歉”的对石榴说:“要不你问问他,我记性不好,把他说的话给忘了。”

    石榴跟陈力重新关了大门沟通,慕垣一出来就噗嗤乐了。

    要不说笑容最能感染人,最能化解尴尬呢,他一笑,绘之原本的紧张跟局促也跟着缓和不少,脸上露出笑容,主动对慕垣道:“还以为你今天要去麟县呢,所以见了你才感到奇怪。”

    她的目光很纯净,也很清明,慕垣不由的走了神。

    孟子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瞭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廋哉?”

    是说,人的心中正大光明,眼睛就明亮;心中阴邪,眼睛就昏暗不明。

    他对她最早的观感,是因为她穿了他留在木屋中的衣裳,然后还拔走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能入口的野菜。那时候彼此都是陌生人,只靠着对方的动作语言来揣测。在他看来,她呼朋引伴进山咋咋呼呼,一看就是父母娇惯养大,天真不谙世事。

    谁知后来徐先生说的话却完全颠覆了他的想法。他越加好奇,也忍不住琢磨了起来,明明这样一波三折颠沛流离的经历,然后她人却不阴沉,他不由的会想,她一定是将那些阴暗都隐藏起来了,毕竟还要活着,还要把日子过下去。直到那一天,他被义父打发去接应送礼物的人。

    马车里,光鲜亮丽的公子,马车外,大雨中狼狈奔逃的姑娘。

    他不像他,她也不像她。

    包袱里头牌位的形状对他来说并不陌生,许多年前他也曾带着这样的一个包袱只身上路。

    可她那么狼狈,却仍旧没有难过,仿佛那暗沉阴湿的雨夜也只是寻常的天气,只是偷偷的、局促的往车外拧她衣角上的水。

    对比他当年的阴沉跟怨愤,她简直表现的云淡风轻。

    他以为这是假象,当然也越发的好奇,因此慢慢跟接触慕家庄里跟韩家相关的事务,不分大小事都表现的积极,兄弟们笑话他,说他定是看上了韩家权势,其实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份积极中,有一部分是来源于对她的好奇。

    就在昨天晚上,这份好奇简直达到了顶点。

    本来他将人送到,算是完成了交托,正要离开,谁知听到韩家留下的管事问陈力:“苏氏也去庙会了?”

    陈力回:“嗯,都回来了。”

    管事点头,紧接着就挽留自己。

    他知道绘之的生父姓苏,但同时绘之也已经从韩家和离出来,可看管事的样子,像是韩家并没有放手,那一刻他停下步子,留了下来。

    酒桌上,管事先还放不开,要做下首陪酒,被他按住,表白了自己这个义子身份只是个做事的,比不上管事德高望重,管事被捧,一时众人都喝得多了,他只稍稍暗示,他们就倒了个底朝天。

    期间陈力倒是还替她表白了几句:“绘之种地是一把好手,比男人还强。”

    他扭头去看的功夫,正好看到管事眼中的轻蔑。

    是啊,做大事的人,怎么会把一个辛劳种地的女子看在眼里,不说韩家,就是韩家留在乡下看家的管事,也是一副瞧不起的眼神。

    他忽然觉得她太傻,太不值得,为何都和离了还留在东埔?可转念一想,又释然了,到底是个女子,在外行走不如男子方便,想离开这里出去闯荡,何其艰难?而且看韩家的态度,似乎也并不是想完全放任她的。

    想到这里,他倾身往管事的杯子里倒了一杯酒,试探着问了一句:“范姑娘就是你们说的苏氏?她不是已经跟三爷和离了吗?怎么还……?”

    管事的脸上带着一抹轻笑,端着酒杯笑道:“这人只要还活着,就没有不生事的。那位的生父,可是纳了我们家李姨娘的妹子为妾,听说现在在麟县上蹿下跳的想揽事呢。”

    当时他听了那话是什么心情此时已经不愿意去想,只是看着她不求荣耀,素简淡然的样子,却有种说不出的愤懑。

    在她疑惑的喊“慕公子?”的当口,他脱口而出:“范姑娘有事要问我?”

    他并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也从未生出多管闲事的心,只是面对她,几乎跟自己同样境遇,却又比自己安闲的样子,着实令他不满了。

    绘之“啊”了一声,眼中带了惊奇,十分不好意思的问:“你怎么知道?”

    而后也没等慕垣回答,她直接道:“我听说西水那边的佃户租地,租子交的比我们这边都多,但大家都还很喜欢去,有些好奇。”

    慕垣比她更惊奇,他料不到她竟然真这么喜欢种地,还是,其实她亦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他轻快的回答:“是比这边交的多,不过我想我知道原因,慕家庄所有的良田灌溉使用的沟渠都是庄里出钱命人修的。”

    浇水有多麻烦,但不浇水庄稼根本长不好,这事绘之又不是不知道。要是灌溉有沟渠,那么到了该浇水的时候,只需要开开地头的沟子就行了。

    同样的地亩数,五天可干的活,一天也就差不多能干完了。一个人不仅能种更多的地,相比而言还能比从前更轻松些。

    “那……外地人也能过去租地种吗?”她问。

    慕垣心中一颤,道了一句“果然”。

    对于提供庇护,他心里是愿意的,几乎是当即就要答应,可冷静下来,理智又告诉他,这不成的。

    韩家还在关注着她,怕她起幺蛾子,而他,在慕家庄也不是一言九鼎。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变得迟疑而艰难:“恐怕不大好办,那里的人都比较排外。”

    绘之其实已经去过西水一次,此时再听到慕垣的答案也就没那么难受,还笑了笑。

    慕垣看着她的笑容,到底没有忍住心中的怜悯之意,开口问她:“范姑娘想去西水种地么?”

    绘之既然已经知道答案,就不想在这里给慕垣出难题,遂摇头道:“我这边地里的种子都钻出苗了,单等着明年秋收呢。”

    想起辛苦耕种的庄稼,脸上露出笑容,还轻松的对慕垣道:“难得碰到您,先在这里给您拜个早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