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六十一章暖冬

时间:2018-02-28作者:鲤鱼大大

    石榴关上大门,外头传来陈力推辞的声音:“多谢多谢,我还不饿,天色不早了,咱们早点过去,你们也能早些歇着。”

    石榴这才心情好了一丁点。

    绘之将东西都放到屋里,不见石榴跟着进来,出来一瞧,只见她站在院子里头发呆。

    走过去,脸对脸弯腰观察,结果挨了石榴一下。

    “看什么看?”

    绘之想了想道:“咱们这里不兴正月里头成亲,我在想,反正你们都定亲了,不如干脆今年嫁过去得了。”

    “唉哟!”石榴娇羞一声,抡起拳头就捶她:“你找打!”

    第二天早晨绘之起来发现石榴起的比她还早,大冷天挽着袖子在剁肉。

    嗯,那架势,仿佛在剁人肉。

    绘之洗漱完了回来,人家换了一只手剁。

    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她开口:“行了,歇一会儿,看再把牛吓着。”这肉剁的实在是太惊悚。

    石榴抬起胳膊擦汗,绘之趁机把她手里的刀拿下来,然后颇为无语的看着她剁的肉馅,不,肉泥——搓丸子之前都不用摔打了。

    想了想,她语重心长的道:“黄牛才牵来我家的时候,有一阵子特别闹腾,我跟阿爹束手无策,阿娘就拿着刀去了牛栏,在那里剁了一块肉,然后对着牛吼‘再蹦跶剁了你’,然后牛就老实了。所以,打那以后黄牛听到剁肉的声音,都会害怕……”

    石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笑着笑着收了声音,小脸紧绷的道:“黄牛又不在家,隔着那么远能害怕啊!”

    绘之立即“诧异”的回头,认真的看着她道:“怎么不在家,昨天晚上陈力送回来的,……,哦,我忘了,你那时候睡着了。我看他伸着脖子,恨不能把眼珠子扔你屋里的样子,一生气连晚饭也没给他就把他打发走了。”

    仿佛是印证绘之的话,牛栏里头也随即传来老牛颇为委屈可怜的哞声……

    石榴:“……”

    红着脸,站起来跑了。

    绘之啧啧的摇着头,动手收拾她留下的摊子,一面心里暗想,这冬天还只刚开了头,石榴这里就思念春天了,哎呀呀,以后这俩人要是成了亲,她可一定得离他们远点。

    其实昨天陈力来是来了,浑身酒气,舌头都有点伸不直,绘之一看他的样子,连喊石榴也没喊,问了他几句,才知道慕垣跟陈力到了韩家,被韩家人留下喝酒吃饭,酒足饭饱才回来的,反正都吃饱了,绘之也就干脆没把石榴留的晚饭给他。

    想来一定是石榴看见锅里的饭没有动,所以才以为陈力没来的。

    琢磨别人的心情很烦,但琢磨石榴的心情却很奇妙,哈哈。

    于是绘之很好心情的寻了陶盆,把肉都收进去,另外寻了葱姜扒皮剁碎,放到肉里,烧了热水,把花椒放热水里头闷着,然后这才重新洗了手跟石榴一起吃早饭。

    饭后她围着院子转了一遭,选了一块地,拿着铁锹翻了一遍地,而后把土块拍碎,均匀的洒上从庙会上买回来的种子,最后用细土覆盖。

    刚从井里打上了的水水温不低,拿着水瓢把地浇了一遍,天也到了晌午。

    中间石榴出去一趟,她没怎么在意,不过到了午饭时候还不回来,那就得去找人。

    从前跟着范公范婆,俩老调理她,那是凡事都规规矩矩,譬如下地干活穿的衣裳是不适宜出门见人的。二老现在不在了,绘之有那个心,却仍旧不由自主的想放飞自我,表现在日常里头就是,她一身土的出门去找石榴。

    但她还知道些好歹,出了门还晓得拍一拍身上的土。

    就着拍土的当口,她抬头往陈力家方向看去,打算待会儿一鼓作气把石榴喊出来。

    然后就看到了慕垣。

    慕垣他,也正看着她,那目光简直“一言难尽”。

    阿爹阿娘我错了,以后出门都老实的换衣裳!让慕垣转身走远吧!

    可惜阿爹阿娘大概是打定了主意要治治她的这个散淡的毛病,慕垣在原地迟疑了一下,然后竟然朝她走了过来。

    绘之脑子中有限的情商很是焦急的思索,要是她转身跑回家关上门……

    算了算了,也不是那没见过世面的人!

    内心泪流满面,面上还挤出一个笑:“慕公子。”

    慕垣反倒是笑了:“范姑娘还是喊我慕垣,喊我公子,实在是承受不起。”

    能把慕公子喊出口就很勉强了,叫她直接喊慕垣,比喊慕公子还艰难。

    她脸上的笑快撑不住:“我去找石榴。”

    慕垣点头:“嗯,石榴姑娘好像在陈力家里。”

    绘之:那你走过来干啥!

    迷之尴尬之下,她说了一句:“快晌午了,我找她回来吃饭。慕公……,你吃过饭了吗?”说完就痛苦的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万一他说自己没吃饭,那咋办?她没做好请客的准备啊啊啊!

    她越是局促紧张,慕垣就越轻松,只听他轻笑一声:“吃过了,范姑娘家的午饭是吃的晚。”

    谢天谢地。

    慕垣又陪着绘之往回走。

    两个人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总算叫绘之把气喘平了。

    心平气和之后呢,身体的各个器官也开始重新运转,然后就听见陈力跟石榴说话的声音。

    好吧,她晓得为何慕垣站在陈力家门前,却没有进去了,因为那俩人正在腻歪说话。

    石榴:“虽然说了不给你留饭,那是故意气你的,又不是真心不留……”

    陈力:“苍天大老爷啊,昨天我去送牛,绘之也没说你给我留饭了,我没敢问。”

    身旁传来慕垣的轻笑,绘之磨了磨牙,她倒是不怕慕垣误会她棒打鸳鸯,只是这种事被慕垣撞见,实在是太羞耻了。

    绘之恼羞成怒之下,上前踢开门,惊散了院子里正面对面说话的小鸳鸯。

    她似笑非笑的看了陈力一眼,然后对石榴道:“我昨天晚上问他,他说……”

    陈力顾不得眼前的慕垣,连忙拱手作揖:“奶奶,是我无状。奶奶绕我这一遭,我给奶奶做牛做马。”

    绘之笑:“我有牛马了,怎么敢劳驾你?”

    石榴见状也晓得陈力话里多有不实,上前挽住绘之的胳膊:“他说什么了?”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