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六十章战火

时间:2018-02-27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的态度算不上坏,但心情却也称不上好。

    刚才慕垣对着陈力说的话她自然听了进去。

    慕垣买的这个女孩子是韩南天托慕家庄打听的,说是李姨娘的亲人……

    绘之一想到韩家,心里无端就涌上一阵烦躁,忽然就很不想继续呆在东埔村了。

    想起上次的西水之行,想开口问一问慕家庄的情况,又顾忌着车上坐的外人——不说别的,万一被这个李姨娘的亲戚给说出去,到时候恐怕又要平白惹是非。

    石榴是压根不想捎带这俩人,绘之的心情也称不上好,只有陈力觉得高兴,一边驾着牛车,一边跟慕垣寒暄。

    两个男人天南海北的聊侃,绘之正听得入迷,谁知衣袖被人拽了一下,石榴在她左边靠着正打盹,那么拽她的人自然是李姨娘的那位亲戚。

    绘之转过头,那姑娘笑着缩回手,问道:“姐姐该怎么称呼?”

    绘之道:“我姓范。”

    对方从善如流,眼中闪着好奇的光芒:“范姐姐跟慕大哥认识啊?”

    绘之点了下头,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的问话在乡野之间本也无可厚非,毕竟乡邻里头,若是问话回到都文绉绉的,也实在令人别扭。可听到她问话的这位小姑娘眼里却飞快的闪过一抹鄙夷。

    “我叫胭脂。”

    胭脂说完继续道:“范姐姐跟慕大哥是怎么认识的?”她声音清脆,带着一抹不谙世事的天真跟好奇,但却叫人不怎么舒服。

    绘之道:“赶集,做买卖的时候认识的。”

    绘之实在不想跟她聊天,于是随便找了个问题也问胭脂:“胭脂姑娘去东埔村是投亲吗?我在东埔村住,不知道投的是哪家?”

    本来她的打算是等胭脂说了韩家之后,她再继续问问她是怎么跟家人走散的,这样话题就不会围绕自己展开了,谁知这个胭脂人小鬼大,听了绘之的问话,却掩口小声笑了笑:“不是投亲,东埔村也没有我的亲戚,慕大哥跟我说我们就在东埔村住一晚,明天动身去麟县。”

    她接下来便自言自语道:“我看刚才陈大哥想捎带慕大哥还要问你,这牛车是范姐姐的吗?我还是头一次坐牛车,好慢啊,不知道要是坐牛车到麟县,得用多长时间,要是一直这么坐着,我可受不了……”

    石榴突然开口:“那你下地走去啊。”

    绘之深以为然,几乎要鼓掌叫好。

    谁知胭脂根本没拿这句话当成讽刺,她转头就问慕垣:“慕大哥,我们去麟县,也坐牛车吗?”

    三个女生的对话他刚才也不是没有听到,而胭脂的问话是把战火转移到他身上。

    送分题一旦回答不好就会变成送命题,不过难不倒慕垣。

    慕垣:“不,牛车虽然平稳舒服,可速度慢,我们坐马车去。”可以说是很有自救精神了。

    绘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胭脂鄙视他们坐牛车啊。好吧,至此她终于明白,胭脂这一番话总结起来,就是嫌弃他们是穷逼啊。

    浪费口水,早知道不搭理她了。

    不过胭脂这翻话对她也有个好处,她心里再不为昨天没有买下胭脂而感到愧悔了。

    胭脂姑娘再有问题问想回答的人吧,她不伺候了。

    拉过石榴的胳膊,将头靠在她肩膀上道:“我好困,靠着你打个盹啊。”

    她背对着慕垣,自然也就没有发现这位慕庄主的义子嘴角微微弯了起来。

    绘之这一打盹,虽然没真睡过去,不过先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却消散了,等牛车慢吞吞的进了村,天色已晚,她坐直了身体,刚要说让陈力先送慕垣他们去韩家,又突然闭了嘴,因为她想起慕垣跟陈力说话的时候是避开她的,这时候才发现他那最早的避讳其实是一种怕她尴尬的好意。

    如果慕垣不坐他们的车,也来了东埔村,那她这个主动邀请的人就失了脸面。

    但如果当时明确的告知她他们来东埔村的目的,同样叫她难堪。

    绘之没由来的一阵心累。

    琢磨人心比给庄稼捉虫还要难。

    “陈力先把我跟石榴放下,再送慕公子跟胭脂姑娘吧。”

    慕垣抢在陈力开口以前道:“进了村我就晓得路了,一会儿下车走过去也不远。”

    才说完,胭脂就可怜兮兮的开口:“慕大哥,我腿麻了……”

    慕垣掉了一滴冷汗。

    果然幸福是比较来的,绘之语调轻松的喊石榴:“快,下车了,拿好东西。”

    前头不远就是绘之门前,慕垣看了一眼,跟着陈力跳下牛车,对着绘之拱手:“范姑娘,今日多谢了。”

    绘之连忙摆手:“您这就客气了,正好顺路。”更何况相比她今日的捎带,当日慕垣对她才算是施以援手,她那天可以把人家的马车都弄湿了。

    绘之急于回家,没有注意夜色下慕垣的眼神亮晶晶。

    有陈力在,自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绘之跟石榴拿东西,他把牛车栓住,然后帮着将东西拿到家门口。

    石榴捶着肩膀道:“你送了人回来,直接把牛牵你家去,我们要锁门了。”

    “啊?”陈力可怜兮兮:“那我后晌饭咋办啊?”他好久没在这边蹭饭了,满打满算的以为她们逛庙会得买一些好吃的……刚才已经忍了一路了。

    石榴此人非常擅于迁怒,这不就把对胭脂的不满发泄到了陈力身上:“你从前咋吃今天还咋吃?这么大人了,不会吃饭了啊?”

    绘之也催陈力:“好了,快把人家送到家,大家都好歇歇。”

    陈力只好含着眼泪去解牛绳。

    谁知绘之拿出钥匙开门的功夫,就听胭脂道:“陈大哥你饿了吗?我们在庙会上买了油饼,给你吃吧。”

    她们走了一路,胭脂也没把吃的东西分享,现在却突然要给陈力。

    绘之用脚趾头也能感受到石榴的愤怒,在她要骂人之前连忙拉住她往里头推:“快点进去,咱们买的肉用水泡一夜去去血水,明天给你搓丸子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