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五十九章同路

时间:2018-02-27作者:鲤鱼大大

    枯树枝一般粗粝的手,瘦但灵活,这是他辛苦一生的证据,只是这样的辛劳到老,还不能够让他安度晚年。

    绘之压下心口突然翻涌上来的激动,将那些已经涌到喉咙的诸如“你家里还好吗”等等的问话又压了下去。

    就像面对那个街头自卖自身的女孩一样,她提供不了太多的帮助,她本来也不是十分的热心肠。

    就在她感慨并消沉的当口,石榴突然伸出指头捅了捅她的腰眼。

    没忍住,看向石榴,目光里头都是“谴责”。

    石榴才不管,兀自看着前头道:“还说不是买来做媳妇的,这才第二日就买了这么些东西,早上吃的饭也好!”

    语气里头的酸气四溢,绘之想假装闻不到都不行,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距离她们俩三五丈远的地方,慕垣正带了早上那个女子在买东西。只见她挑剔了几个,而后仰起头来问慕垣。模样活脱脱就是随着夫君出来买东西的小媳妇儿。谁能想到,就在昨天,她还是那个等待别人估买的货品,不过一日的功夫,就翻转过来,成了买货的人。

    无论怎么看,这个姑娘都是得了大气运。

    绘之低头看一眼正在整理摊子的老农,心里希望他也能有好气运,把这辛苦的人生翻转的平顺些。

    绘之付清了钱款,又拿上老农包好的纸包,一手拉过石榴,边走边轻声问她:“你又怎么了?口气这么酸,要是钱不够我这里还有。”昨天也没见她买什么东西。

    石榴从鼻子里头低哼一声,她的内心连她自己都不愿意条分缕析的去探究,更何况绘之。没有回答绘之的问题,而是道:“多买点黄表纸,过年的时候也要用到。”

    绘之也不愿意多说。

    接下来逛得就有些沉默,绘之买了两本书皮卷起来的旧书,买了搓手的油脂还有澡豆,跟着卖澡豆的人涨了一番见识后,石榴才算缓过劲来,惊奇的道:“我还以为澡豆是从地里长出来的,原来竟是制出来的。”

    这个澡豆的来历,绘之知道的比她也就多这一点,其他是不知道的,真正听人说也是头一回,很是新奇。

    等她们将看中的想买的都买齐了,两个人手里也都满了,逛庙会的人也越来越多,实在很难想象一个时辰以前这里也只寥寥几个人走动。

    眼看日头到了头顶,绘之道:“咱们去东头那边等着吧,陈力该差不多到了。”

    东西刚买的时候提着不沉,可走上一段路,就变了味,手上提的东西好像都变成了铅块。天很冷,两个人却同时都出了汗。

    绘之刚说了一句“咱们歇歇再走”,紧接着后头就传来了慕垣的声音。

    “需要我帮忙吗?”

    绘之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他,连忙笑着转身,拒绝道:“不用了,这就到了。”

    这一对话,慕垣已经走到跟前,他一只手里提满了东西,另一只手空着,看着像是很有诚意帮忙的意思。

    身高的差距,坐着或者离得远了,感觉不出来,两个人靠的近了,绘之这才发觉慕垣长得很高,足足高了她一个头还多,他买下的那个小姑娘身高更在他肩膀以下。

    体能上的压迫扑面而来,绘之不由的紧张了一下。

    石榴早上被慕垣反驳了一句,再见面正尴尬呢,忍不住扭头四顾,正好看见陈力,急急的喊绘之:“陈力来了!”

    身为陈力未婚妻的石榴这句话的语调中终于有了对未婚夫的期待,她说着还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眼慕垣手里提着的东西,那是一堆女人喜欢的用品。

    如果说慕垣第一次见陈力的时候,还不知道陈力的身份,那么现在却是再清楚不过了。而陈力很显然也认识他。

    “慕公子好,您也来逛庙会吗?”

    慕垣其实是有事特意过来,但他做的事不能对外人解释,更何况他的手里还拿着很多庙会里的东西,只好扯了一个笑,微微点了点头。

    石榴跟绘之一起把东西搬到车上,然后疲惫的捶了捶捶肩膀,趁着旁人不注意,没好气的冲着陈力的方向翻了个白眼。

    陈力终于也跟慕垣寒暄完了,拱了拱手道告辞。

    因为大家还没有分别,绘之跟石榴也不好意思大喇喇的坐到车上,此时听到陈力的话,都在心里高兴。

    谁知慕垣身后的小姑娘却突然开口:“慕大哥,我走不动了。”

    慕垣回头看向她,声音温和的说道:“庙会上牛车不少,我去雇一个车回去。”他的声音不高,但陈力也不是听不见。

    陈力看看绘之,再看看慕垣,有些左右为难。牛车是绘之的,慕垣是慕家庄的,按理不同路,所以刚才他直接没问要不要一起坐车。

    陈力能想到的,绘之自然也能想到,而且她也明白陈力的尴尬所在,于是她收回了正要迈上牛车的脚,对陈力说道:“你去问一下人家,要是顺路,不介意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坐车走…吧。”

    绘之这样说话心里未尝没有存的侥幸。从情理上来说,慕垣曾经顺路搭过她一程,现在遇到人家没有车了,于情于理,她不能视而不见。同时现实跟理论都告诉她,慕家庄不跟他们一个方向,所以她这句问话只是卖个好,还没有损失。

    但今天天意不在她这边,慕垣确确实实还真要去东埔村。

    慕垣拉着陈力走到一边,苦笑着小声解释了一番。

    他们的对话别人听不见,绘之却是能听见的。

    轻松愉悦变成了垂头丧气,还得责怪自己,是因为自己自作聪明。这真是一出门就踩了狗屎,没有走狗屎运不说,还得赶紧回去刷鞋子。

    如果说之前绘之对慕垣还有那么一点点感动感激跟好感,那么现在就只剩下尴尬——还是那种恨不能把自己埋起来的尴尬。

    慕垣却好像不知道她尴尬似的,还笑着问:“范姑娘都买了些什么?”

    石榴抢着回答:“买了黄表纸。”给死人用的那种。

    绘之本来尴尬,听见石榴这么说,顿时更加尴尬,人是她让陈力请的,人家上车了,她们这态度可算不上友好,最后她只好笑着替石榴描补:“快过年了,正好一口气买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