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五十八章经验

时间:2018-02-27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跟慕垣没说几句话,石榴对庙会的心思太重了:“你吃饱了没有啊,陈力说过午就来接我们。”

    当初过来的时候,绘之跟石榴也是郑重商量了,来一趟不容易,逛半个时辰接着回去实在有些亏,但要是坐牛车在来了之后住下,又不放心牛,怕被偷,因此才议定了让陈力赶着车第二日过来接的主意。

    绘之昨天晚上才将脑子里头的水倒出去,说实话要不是慕垣主动搭话,她今天极有可能会假装没看到他,正好此时听了石榴的催促,连忙借坡下驴,对慕垣笑了一下,而后匆匆告辞。

    回屋里拿东西,跟客栈掌柜退房,好在外头庙会热闹起来,稍微掩饰了一下她这一场落荒而逃。

    慕垣目送两个姑娘出了门,笑着摇了一下头。

    他对面的女子,或者说小姑娘怯生生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小声问:“你认识他们?”

    “嗯。”慕垣一边回答一边拉了小二赠送的咸菜碟子到自己跟前,然后埋头吃自己的早饭。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回应给了小姑娘底气,她又继续道:“我昨天见过她们。”她当初处在那样的境地,对那些自由的、能自己支配自己的灵魂感到由衷的嫉妒跟渴望,尤其是那些人对她无视甚至躲避的时候,真的是渴望到极点,也嫉妒到极点。

    在沦落到泥地里头的时候,她嫉妒的同时,也不无希翼的渴盼有人能拉她一把,期待着别人的好心。当别人并没有给予她帮助,这样的希翼顿时就会变成毒刺。那么这些人,就成了冷心冷肺的无情之人。

    不知道慕垣是不是听出她话里隐晦的挑拨,他没有继续回应,只是把她剩下的饭菜都吃了个干净。

    吃过了饭,慕垣站起来:“走吧。早点把你送过去,你也好跟你亲人团聚。”

    谁知那小姑娘虽然也同时站起来,但却扭捏着捏着衣角:“我……,换洗的衣裳也没有,这一路可怎么办啊?”

    慕垣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硬生生的把那句“三五天就到了还要什么换洗衣裳”给咽回肚里。

    好半天,他才喘着闷气道:“你需要什么,一次买齐了。”一边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送佛送上西,九十九步都走了,再多走一步没差别。

    绘之没想到,她不仅遇到慕垣,还遇到她买粮种的那个老农。

    不知道该说世界小,还是该说时机巧。

    但这样的偶遇,其实感觉也并不坏。

    老农还记得她,主动问了一句:“来逛庙会?”

    绘之对上他,比对上慕垣还要自在些,脸上露出一丝笑,蹲在他面前的小摊子前头,低头看:“您这是卖的什么种子?菜种么?”

    本来也只是一面之缘,随口打个招呼或者点头笑一下就过去了,谁知绘之会提问,这一下子就成了主顾跟卖主的关系。

    老农有些紧张,局促的搓了下手道:“是呢,这菜要年前下到地里,它不大怕冷,来年都不用出正月就能吃,就是看着长得慢,可吃着还行,要是等出了二月,那就老了,不能吃只能留种了。”

    冬日里头能吃的菜少,绘之一听就道:“正月里头能吃也成啊,给我来点吧,对了,这个怎么卖的?”

    老农越发局促道:“这,这个,有点贵。这些要一两银子。”

    石榴正百无聊赖,听到一两银子,嗖得扭过头,拔高声音:“你怎么不去抢啊?”

    绘之不高兴的伸手拉了她的衣摆一下,把她拉的蹲下。

    石榴伸手想去摸种子,绘之拍了一下:“你又不想买,不要乱摸。”

    “这也太贵了。”石榴嘟嘴。

    老农本来就紧张,听到石榴这么说,简直快要无地自容的样子,做了亏心事一般,讷讷道:“我想试试,看看有没有贵人买这个,冬天地里能出产的菜少……”结果当然是不大理想,别说贵人,整整两天,绘之算是他头一个问价格的主顾。

    绘之生活俭省,就算不动用范公范婆留给她的钱,她自己也能拿出几两银子来。

    不过花一两银子买一包菜种,这件事实在是太超出价值观,但老农的局促又让她有种于心不忍。

    “能买一半吗?”

    石榴还不乐意:“那也半两银子呢。”

    绘之怼她:“那我种了,你别吃啊。”

    石榴越想越不忿:“买可以,得给我们点什么做搭头。”说完就四下梭巡老农的摊子。

    就算买一半,这对老农来说,也是意外之喜,他抖了抖嘴,而后低着头小声道:“你们看上什么,我搭。”

    这次,绘之没有再扯石榴的后腿,从谏如流的选搭头:“大爷,要不您各样给我来一小点,我都种种试试行吗?”

    石榴:“……”

    老农的摊子上摆了有七八样种子,有的多,有的少,最多的是一种青色的豆子,比青豆小,比绿豆大。

    老农看见绘之看这个,连忙给她解释:“这个做豆子咸菜不错,用点腌萝卜配着。”

    绘之见他放松了,自己也跟着松一口气,连忙重新蹲好,身体微倾,凑过去低声请教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俩在这里,给老农招揽了人气,不一会儿就又有人过来买种子,老农面上露出笑,对绘之道:“你等下哈,我称完再跟你说。”

    绘之也点头。

    种庄稼,不怕辛苦,但也有怕的东西。

    叫她说,她最怕遇上病虫害。

    如果说庄稼自身还有抗害虫的能力,那么蔬菜是完全没有的。

    辛苦种出来的菜被虫子啃得一个洞一个洞,要么菜叶子上都是鬼画符一样的白线,那才叫人难受。

    在这方面,书籍给不了她多大的帮助,当然,也或许是她读的书还是太少。

    在范家的时候,有关虫害,她也没得到多少经验。害虫这种东西,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几率跟老天爷看心情下雨一样。

    但她没想到,就在异乡,偶然认识的老农,他竟然有对付害虫,不,应该是预防害虫的经验。

    虽然这经验有没有效果还需要验证,但绘之觉得自己那半两银子实在没有白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