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五十六章庙会

时间:2018-02-23作者:鲤鱼大大

    腊月里头陈力回了麟县一趟,回来的时候给绘之跟石榴捎了两包糖。

    石榴还对绘之道:“正好,有这两包糖,过年也尽够了。”

    绘之看见上头的双“囍”,问道:“韩家有喜事么?”

    问完没听到石榴说话,抬起头就见她一脸探寻,不由疑惑:“你那样看我干吗?”

    石榴这才道:“韩家大爷跟二爷都成亲了,这就是他们成亲的喜糖。”

    绘之“噢”了一声。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问石榴:“韩铭还好吧?仍旧跟着先生读书么?”

    石榴噗嗤一乐:“还以为你不会问了呢。三爷挺好的,不过陈力说大爷二爷虽然成亲,但脸上不见高兴。”

    “这是为何?”

    石榴也不知为何,猜测:“大概是前头久攻不下的缘故吧。”

    总是天下不太平,绘之见了陈力,也问他:“甘南城打了大半年的时间了吧?前头到底是个什么情形?”

    陈力避而不答,问:“石榴说你们要去浇地,这么冷的天,还用上冻水么?”

    他不回答,绘之也不能强迫,只好集中注意力回答他的问题:“头一场雪下的早了,落到地里化了,用处不大,后头过去这么长时间,土地都干透了,看这天气近期也不像会下雪的样子,不上冻水的话,我怕庄稼会冻死。”

    她说的头头是道,陈力经过这么长时间,才算是真正的肯定她真的是会种庄稼,不是那些只说不做的假把式。

    可越是如此,就越觉得绘之没有出息,明明有更大更好的出路,守着一块庄稼地,就这么老牛似的过日子有什么意思?

    看看韩家大爷跟二爷的两个新娘子,再瞧瞧绘之,就又觉得幸亏和离了,否则见了锦绣堆出来的妯娌没准也能羞死。

    天气一日冷过一日,人们都懒洋洋的恨不能躲进被窝里头,绘之执意要浇水,石榴说她不听,次日起来后见她不在,去地里一看,果然在浇水。

    “大冬天的,折腾一身汗!”石榴有些心疼,拿了帕子给她。

    绘之摆手不要,抬起胳膊在额头上一擦,笑道:“上冻水不用浇头,泼洒就成了,这点地我一天就干过来。”

    石榴留下帮忙,碎碎念道:“来年庄稼要是不丰收都对不起你。”

    “浇完冻水,直到来年开春,都没什么大活计了,你不是想赶庙会,我们去吧,咱们带足了银子,也在外头住一夜。”

    石榴一听激动地手抖洒湿了鞋子:“真的?你敢在外头住?”

    绘之道:“旁人能住得,你我当然也能住的。不是说庙会那边有客栈吗?咱们俩要一间屋,也叫你玩个够。”

    石榴笑了起来,甜腻腻的喊她:“绘之……”最后一个音那叫一个抑扬顿挫一波三折。

    绘之抖落鸡皮疙瘩,投降到想飞快的遁走:“你别说了,我都知道。”

    石榴不听她的,依旧将话说完整:“你要是男人就好了,我给你做小老婆也愿意。”

    绘之一脸郁卒:“别了,你好歹也是订了亲的人,再说,我自己养活自己都很勉强,娶小老婆会养不好的。”

    石榴哈哈大笑。

    庙会设立在边镇山脚下,跟西水相邻,距离东埔则有点远。

    因为打算过夜,所以他们出发的时候也就不着急了,吃了早饭,等太阳出来了才开始上路。

    石榴跟绘之都是头一次逛这边的庙会,庙会上人不少,以妇孺居多,石榴见了眼睛都亮了,走了半天的疲惫一扫而空,就要去逛去,还是绘之拉住她:“咱们先找家客栈定下。”

    石榴点头:“对对对。”

    庙会上五花八门卖什么的都有,还有头上插了草坐在路边自卖自身的,绘之跟石榴见了都避开了,但也不是没有人上前去问那卖身的人。

    石榴买了一些瓜子,绘之淘了几本旧书,从天亮一直逛到天色暗下来,才回了客栈。

    客栈里头灯火通明正是热闹的时候,绘之自去灶房要了热水,两个人分别泡在盆里闲话。

    虽然在庙会上没有聊起来过,但看见那个卖身的人也并不是没有感触,石榴就率先开口:“你说那个人她怎么就想卖自己呢?”

    这样的话题并不能使人开怀,绘之几乎一下子联想到自己的从前。

    在十岁之前,她连卖身的勇气都没有。

    实在是苏氏夫妇将她所有的信心都摧折了。

    她不觉得自己有价值。

    直到石榴又问她一遍,她才思索着回道:“或许是逼得无路可走了吧。”人家的难处,不在对方的立场上,根本体会不到。

    石榴又问:“你想不想买她?我带着钱。”

    绘之:“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没想买人。”

    “你不想要个丫头伺候你?”

    “我不想,我自己就能照顾自己,我会织布,会做鞋,会种地,买丫头做活,我做什么?还是你想?”她并不想负担另一条生命。

    石榴也不想:“我就是个丫头命,买丫头伺候我算什么?别叫人笑掉大牙了。我是看你见了那个人之后,好像就不大开心的样子了。”

    被人这么关心,绘之心里有点暖,她点头道:“有点同情,但不敢贸贸然过去帮忙,再说,你看那个人生的很白净吧,感觉她从前的日子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要是个可怜的老人在路边卖东西,说不定她就买了,但换成一个妙龄的姑娘自卖自身,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了,水凉了,我要去睡了。你记得把水倒掉。”

    石榴随便应了一声。见绘之躺倒了,她也擦了脚上的水,又把一个盆里头的水倒进另一个盆里,而后穿好鞋袜,出去倒水。

    绘之觉得自己快要进入梦乡,听见石榴开门以及走路的声音,也只是动了动眼皮,正想继续睡呢,谁知石榴扑过来,双手抓她肩膀:“快醒醒,你猜我见着谁了?”

    她这么兴奋,绘之只得勉为其难的睁开眼:“见着谁了?”她大概是世上最困的捧哏了。

    “是慕家庄的那个慕垣,就是慕庄主的义子啊,还有,你一定不知道,他将那个人,就是咱俩刚才说的那个闺女给买下来了,就在大堂里头坐着呢!”

    “哦。”绘之,“睡吧?”

    石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