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五十五章事态

时间:2018-02-22作者:鲤鱼大大

    打听方县丞家的事就很难,想知道韩南天身边的事那就更难了。

    韩铭左思右想,等前头没传来韩大的异动之后,写信给他,问父亲可有生气。

    韩大怕他跟自己提又出来的事情,见他问这个,也没有隐瞒,就回信告诉他了。

    “父亲没有生气,他的意思是婚姻是小节,在中间倒弄这些,会毁掉男儿志向。”

    韩铭看了信,嘴巴一直张了半天。

    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后头干脆安慰自己,他本来也没什么志向,所以不怕毁!

    第二日回乡探亲的先生终于回来了,他又恢复上课,今日讲的是论语第二章为政篇。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二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一毛跟先生的小厮在矮檐下坐着闲话乡野里头的八卦。

    韩铭虽然话不多,但他喜欢听一毛二毛说外头的事,一毛二毛慢慢琢磨出他这个爱好之后,便渐渐喜欢找人说话了,天南海北的,再无聊的事也能听得津津有味。

    不过今日先生的小厮却一脸疲惫的样子。

    一毛还以为他回乡疯玩闹得,饶有兴致的问他:“这时候乡下正好是捉蚂蚱的时候,可开心了吧?”

    小厮道:“做了许多日活计,累得每日倒头就睡。整天一睁眼就盼着回来。”

    一毛疑惑:“你收粮去了?不是说先生家里没有地么?”

    小厮摇头:“不是。是先生家的老宅子被老鼠掏了洞,许多屋子都不能住人,先生干脆就推倒重新翻盖了。”

    一毛问:“那岂不是很辛苦?你也跟着干活了?”

    “我还小呢,先生叫我跟着师娘一起给做活的人烧火做饭。师娘跟我说多亏三爷送了银子给先生,否则这屋子还真盖不起来,现在从乡里找人盖屋可不容易,先生跑了好几个村子才把人请齐了。”

    小厮说的不好找人,这事一毛倒是知道些缘故,现在到处都打仗,男人们留在家里,极容易被人抓了壮丁,所以有些地方的男人干脆就投军,或者躲进山里,村里剩下的净是些老弱妇孺。

    一毛也只能安慰他:“屋子盖好了,你也回来了,趁机歇歇,想来先生也不会说你偷懒。”

    等韩铭下了学,一毛跟他后头便把小厮的话絮叨给了韩铭:“说先生一家都感激三爷呢,那屋子经年累月的,底下都空了,不是您多给了钱,还盖不成屋子呢。”

    韩铭没有说话,一毛伸着脑袋到了前头,看他脸上一脸不高兴。

    “三爷?”

    “三爷,你怎么了?是先生责备你了?”他很想说先生责怪没关系,师娘可是很感激三爷的,说那老房子拆下来的屋梁早就被虫子蛀空了,要不是这次推到重建,说不定今冬下场雪就能把屋子压塌了,这盖了新屋就不存在那样的风险了。

    一毛见韩铭的嘴唇动了动,他没听清,就继续问:“三爷你说什么?能不能大点声?”

    他嘀咕了一通,韩铭才道:“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一毛安心了,三爷这是在背书呢,刚才他在屋外听到先生读这句了。

    韩铭却是因为这个从心所欲而郁闷不已。

    “七十岁才能从心所欲啊!”

    他觉得熬到十七岁都很难,要等到七十岁才能跟姐姐在一起?

    韩铭进了屋,吩咐二毛研墨,提笔写信催促韩大:“大哥什么时候把我带出去长长见识?”

    韩大头疼不已:“你还小呢!”

    韩铭对于他的回复不满,再写信:“大哥得了方小姐的帮助,怎么听说在甘南城还没有多少寸进?大哥带了我去,说不定有办法呢?!”

    当初韩铭给韩大写信说有法子助他破甘南城,韩大是存了侥幸才相信的,韩铭说的消息也果真是有一点用处,但以甘南城之深厚,也并非有了弱点就可以一朝一夕能够破掉的,所以后头韩铭再说有办法,韩大就不相信了。他怀疑他弟弟这是为了出来,所以才忽悠他。

    韩铭出不去,暂时也只得偃旗息鼓,因为他大哥二哥先后都定下了亲事,他要留家里帮忙。

    天气一日日转凉,直至第一场雪下起来,绘之跟石榴才算是真正有了空闲。

    村里的残兵又回来六个人,加上原来的,统共有九人了。这九个人虽然每人回乡的时候都得了些抚恤,但那点钱养家糊口是完全不够的,因为他们身上都有伤。

    庄户人家,平日里吃穿是少用到钱的,只要勤快点,基本上都是自给自足,但那是没有病的情况下。若是有病,只看病吃药这一块,就能让子孙跟着穷三代。

    因此这些身上带伤的人,无一例外的,个个看起来都很“丧”。

    陈力作为村里的完整不缺任何零件的整劳力,见了这些人,心里也突突。

    他虽然没有亲历战事,但从这些人的身上,可见战事的惨烈,胸中没有热血洒战场的激荡,反而只有萧瑟悲哀。

    他不可避免的也跟着变得丧丧的。

    绘之闲不住,带着石榴寻摸了许多野菜,又泡发了一些山菇,包了粗面包子,石榴去给陈力送包子,看见他的样子,便问他怎么了。

    陈力牙疼似的把这事儿说了。

    没想到石榴也有同感。

    “前两日我跟绘之出去,唉哟,你没见那个男人,看人可真阴沉,连绘之都被吓到了。我们也才说了,天黑了都不要出门。”

    陈力本来是有些同情那些人,听石榴一说,同情立即转换为警惕:“你们说的对,天黑了不要出门,不得已出门,也最好两个人一起。还有,屋里门后头的棍子最好削尖一头。”

    吓得石榴捶他:“不要乱吓人。”

    陈力叹了口气:“算了,我送你回去吧。以后你们有什么事,都来叫我一声,哪怕是出去寻摸野菜呢,也不要自作主张,还有啊,这天都冷了,家里又不缺吃的,就不能好好在家待着么?要是闲得慌,就给我做两双鞋好了。”

    石榴:“美得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