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五十四章态度

时间:2018-02-21作者:鲤鱼大大

    韩大回去,一面指示人去示好韩铭说的方小姐的那个情郎,另一面命人给韩铭送了足足五百两银子。

    韩铭有了银子,没有浪费时间,立即使人给陈力送了一百两去。

    陈力得了银子,底气十足的雇了媒婆提亲。媒婆准备充分,不过头一次去却吃了闭门羹。

    石榴掐腰道:“他就是再有银子,那是他的,不是我的,我也不稀罕。”

    媒婆把陈力夸得天花乱坠,被石榴这么一说,气得当场就饱了,脸色也不好看了。

    绘之一看媒婆的样子,深恐石榴的名声从此坏了,连忙哄着媒婆往外走,悄声道:“她这是害臊了,我劝劝她。”

    才哄走媒婆,石榴又不依了:“你也想把我嫁出去?”

    绘之心中哭笑不得,前几日患得患失的是谁?好不容易郎有情妾有意了,这又开始喊打喊杀的,难不成是秀恩爱,虐她这只单身狗?

    心里这么想着,面上还要说:“这是缓兵之计,哄走了,省得在院子里头吵吵嚷嚷的,再招了人来。”

    石榴这才偃旗息鼓。

    只不过媒婆才走没多久,陈力就来了,脸颊红扑扑的。绘之一见他来,连忙躲到屋里去了。

    陈力上来拉石榴,石榴不肯,陈力急:“你要跟我在院子里头拉拉扯扯?咱俩好好说说话不行?”

    石榴抿着唇瞪了他好一会儿,才挑着眉问:“去哪里说话?”

    陈力:“……去大门底下。”

    屋里绘之:大门底下跟院子里头也没啥区别,她一样都能听见。

    大门底下,陈力“苦口婆心”的劝道:“就算先不成亲,那订了亲也能正大光明的帮你们俩干活不是?你再仔细想想?”

    石榴沉吟半天,才低声道:“先定亲可以,不过得等绘之的终身定下来,我才成亲。”

    陈力道:“成啊。”这样还能讨好三爷呢。

    得寸进尺:“不过订了亲你是不是就得把我这衣食住行都管理起来啊?再叫我冷锅冷灶的,是不是太……”话没说完,就在石榴虎视眈眈的目光中投降,“聘礼钱都先给你还不行?”

    绘之一听这两个人好了,心里松一口气,脸上不由露出笑容来。

    此后,石榴果真跟陈力定亲,而后时不时的去他住处帮着收拾房子,做衣裳纳鞋底等等,此是后事,先按下不提。

    说韩铭恢复了体力,得知陈力传回跟石榴定亲的消息,不由神思恍惚。

    方县丞家的小姐也订了亲。韩铭知道,其中定然有自家大哥的“功劳”。

    一毛过来摆饭,一面道:“三爷,将军是不是不高兴大爷办的这件事?”

    韩铭还在琢磨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件事,闻言随口问:“为何?”

    大哥能促成佳偶,肯定是因为获得好处了,双方互利共赢的事,为何父亲会不高兴?

    一毛道:“小的也是听说的,说大爷本来很高兴呢,结果接了将军的书信,脸色就变了,急匆匆的回去了,连应承的去喝县丞家定亲的喜酒都没有去。”

    韩铭一怔:“父亲为何不高兴?书信里头说了什么?”

    一毛道:“小的不敢乱说。”

    韩铭不满的看他一眼,他才低声道:“好像将军责怪大爷此举有失男子血性。”

    韩铭本是随意一问,不料牵扯出这么多事来,不由将注意力集中到父亲跟大哥身上。

    大哥这样做,显然算不上不择手段,他并没有造成什么危害,相反还促成了一对佳偶,就自己所知,那方小姐的情郎虽然喜欢方小姐,可害怕得罪韩家,惹的大哥报复,又加上没钱,这才迟迟不肯上门提亲,大哥给他解决了银钱问题,还找了几个德高望重的中人,把这件亲事办的圆满妥当,几乎是皆大欢喜了,怎么反倒在父亲这里,却被说有失血性?这又不是把媳妇让给别人。

    他目光望向屋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不对。”

    一毛问:“三爷,哪儿不对?”说着话,将筷子送到韩铭的手里。

    韩铭却将筷子重新放回桌上。

    “血性不对。”这件事,叫他说来,跟男人的血性基本无关,顶多能说跟面子或者身份沾点关系,这话就算往重里说,说一句有失身份也就够过分了,谁知父亲却责备大哥有失血性。

    即便是爱之深责之切,这么说也有些过分了。

    一毛见他放下筷子,又帮他拿起来:“三爷,先吃饭吧,要不一会儿该凉了。”

    韩铭抬手捂了一下双眼,另一只手摆了摆:“你先出去,让我一个人想想。”

    他记起大哥曾说过,父亲说大哥跟方小姐不般配,那父亲都说了不般配了,方小姐另觅良婿,父亲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啊。

    其实,大哥如何,方小姐如何,韩铭自己不见得多么关心,但他关心父亲对他们兄弟的婚事的态度。

    说到不般配,他跟姐姐才是真正的不般配,但父亲一样认了,怎么到了大哥这里,说亲的对象还是县丞家的小姐,目的还是为了战事,父亲怎么突然这么说了?

    要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父亲这句不般配,那么就相当于直接否决了两家结亲的可能性了。

    要是县丞家的小姐做儿媳,父亲都看不上,那么他想跟姐姐重修于好,那岂不是难上加难?到时候,恐怕失去血性的人就成了他了。

    看来是时候探听探听父亲的态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