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五十三章突破

时间:2018-02-20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慢慢的组织着语言:“大哥,你对方县丞家的小姐了解多少呢?喜欢她吗?”

    韩大急的差点跺脚:“咱们直接说正事行不行?”眼看前方粮草一日日的即将耗尽,此刻哪里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韩铭道:“大哥这样我就明白了,我之所以提这位方小姐,也是因为她跟大哥眼前的危机息息相关,或许解决事情的关键就在这位小姐身上。”

    韩大一听立即坐正了身子,身侧双手握紧成拳:“你继续说!”

    韩铭其实不惯跟人这么长篇大论的交流,他边说边思索,韩大虽然心急,也不敢迫他,只能竖着耳朵认真的听。

    “方小姐另有心上人,她喜欢的那个人没什么钱……,我听说方小姐深得她姨母的欢心,肯定知晓一些密事……”

    韩大越听眼睛瞪的越大。

    韩铭则继续说了下去:“大哥若是能助方小姐跟她心上人一臂之力,方小姐感念大哥的成全之意,说不定会提供一个良策呢。”

    韩大有些犹豫:“这……,方小姐若是知恩图报当然好,可进攻甘南,终究是对她姨母不利,她能帮我们吗?”

    韩铭的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若是方小姐不帮忙,大哥会放弃攻打甘南吗?甘南城只守不攻,可能等来援军?”

    韩大笑:“小弟,你真的长大了。”他只是一时没有想到此处,现在想明白了,反而浑身像是卸下一层包袱:“纵然粮草不济,甘南城也必定要拿下。父亲看中甘南,除了它产粮丰厚,还因为它地势优渥,易守难攻……甘南若是拿下,不说揽下半壁江山,也有了与上京抗衡的绝对优势。”

    韩大宽心之后,后背就放松的倚靠到了椅子背上,问韩铭:“小弟,这种闺阁女儿家的心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韩铭道:“我常跟着先生念书,小厮们跟先生家的小厮混熟了,知道些市井之间的事,再小意打听,其实不难知道。”

    韩大手指触击一旁几案,颔首道:“难怪呢!”

    “难怪什么?”

    韩大笑着斜他:“你还小呢,不用知道这些事。”

    韩铭不高兴,眼神闪动,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韩大一看弟弟如此,顿时笑了,抬手道:“好了,跟你说也没什么,其实就是我求娶方小姐的事不知道怎么被父亲知道了,命人捎了话来,说不般配,我这才歇了心思的,现在如果既能卖方小姐一个好,促成一对佳偶,又能为破甘南城立下一功,可算是皆大欢喜了!到时候一定上禀父亲,给你请赏。”

    韩铭似乎还堵着气:“不用给我请赏,大哥你只要答应我两件事就成了。”

    韩大没想到弟弟竟是要跟自己“交易”,顿时来了兴致,倾身向前,饶有兴趣的问:“你有什么事,说来听听?”母亲一向疼爱幼弟,他虽然年纪大了,也并不是一点醋都不吃的。

    韩铭被他这样看着,顿时一张脸涨得有些红,但虽然羞恼还是说出自己的要求:“你给我些银子用,还有,带我出去见识见识。”

    一听后头一个要求,韩大立即觉得头痛,他就说,小弟不求母亲而求自己,果然是没多少好事!

    因被出去见识这件事困扰,连韩铭跟他要银子使的事都忽略不计了。

    “银子尽可以给你,只是出去的话,还得等我想想办法。”韩大推诿。

    幸好韩铭也不着急,点头道:“那大哥你尽快叫人把钱送来吧。”

    韩大心里后悔不迭,发急想脱身,闻言道:“我这就去叫人给你送钱。”说完就站起来大步走了。

    他一走,韩铭立时瘫坐在椅子里头,觉得又饿又渴又累,勉强喊了一毛进来:“喂我喝些水,再取饭食过来。”

    一毛见他模样不像健康的样子,但比起昨天竟然还算得上好的,可也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喂了韩铭喝水,而后道:“三爷,二毛刚去了灶房,估计一刻钟就该回来了。您是先歇歇,还是吃点点心垫垫?”

    “嗯。”韩铭道。

    一毛忙放下茶杯取了点心盒子过来,里头都是每日精心备下的点心果子,寻常时候,若是韩铭不吃,就都便宜了一毛二毛。

    韩铭咽了两块,将饥饿带来的虚弱恐慌压了下去,又连喝了两杯水,才挥手打发一毛:“你去吧,二毛来了,再叫我。”

    一毛以为他要休息,还问:“三爷,小的扶您去床上睡吧?”

    韩铭摇头:“不用,我一会儿要吃饭。”

    一毛这才退下。

    屋里剩下韩铭一人,他眼睫低垂,像草屋长长的屋檐一般,遮住了眼里的光彩。

    其实打听消息,并不如他所说那般轻松。

    除非人尽皆知,否则一个闺阁小姐的心思根本无法打听。伺候在小姐身边的仆从跟小姐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这些人为了自家跟自家身后的全家亲人的性命,也不敢轻易出卖主子。

    所以此事其实是他亲自出去打探的,期间吃了种种苦头,果真一言难尽。

    有关方小姐的事,其实他并没有跟大哥说全面。不过他所说的那些,其实也足够把事情办的妥当了。

    事实上,方小姐本人情根深种,但她的情郎却不敢得罪韩家,又加上自家没有钱财,所以才使得他们二人婚事不谐。

    韩铭自己求而不得,有时候恨不能天下有情人都如同他一般倒霉,有时候又心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总之,他的愿望是要看他当下的心情。

    因在方小姐的闺房外听了多日的壁脚,他难得的生出一点同情心来,这才建议大哥促成方小姐的心愿。否则,拿住方小姐的情郎,方小姐为着情郎的性命跟自家闺誉,定然也能就范。

    这人么,最却不过的是一个设身处地。韩铭一想到若是有人拿住绘之来迫他,只是将这种场景略想一想,那心情都恨极了,痛极了,痛苦之情毁天灭地。

    就在他感到快窒息的时候,二毛在门外出声:“三爷,饭菜取回来了。”唤回了韩铭的心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