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五十二章明道

时间:2018-02-20作者:鲤鱼大大

    道德经有言: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颣。

    讲说循道而行者,因虚心应物,便如同退缩。

    所幸石榴一番话如同醍醐灌顶,绘之仅仅是个人,她不是圣人,而即使圣人,也不会为人所驱策至此。

    明明知道道理,却如同被蒙蔽了眼睛的傻子一般,明明希望世事有所进展,然而所作所为,又过分的小心翼翼了啊!

    这之后,再遇到人有所求,绘之也折转说出自己难处,若有同意与她相易交换劳力帮助,她自是尽心竭力,若不同意,那她也坚决拒绝,不再去做一个“老好人”。

    可即便如此,石榴还不放过,刺诘道:“还以为你要成圣呢!”

    绘之笑:“便是成圣,这条路也成不了。”她话答的好,不过石榴却不满,还是冷哼。

    绘之因此十分怀疑是陈力一去不返,所以石榴才变得如此暴躁不安。

    不过再暴躁,再有脾气,地里的活也能消耗人的大部分体力,绘之长于劳作,石榴则是憋着一股劲,两个人将几亩地整理的规规矩矩,种苗看着更是长势喜人,远远望去,再没有比她俩的这块地长得更好的苗棵了。

    这日傍晚,她们俩终于将最后一点收拾利落,石榴烧好了水,催绘之去洗,绘之不去,叫她先去。

    等石榴洗完,拿着帕子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过来找她,见她还在油灯下写字,不免奇怪道:“写的什么东西啊,这么要紧?”

    绘之还有些不好意思,见她目光灼灼,非要到一个答案的架势,只好道:“我想把种地的一点心得经验记下来,跟以前的比对一下,也好心中有数。”

    石榴果然笑她:“这种地的,不会写字,岂不是连地都种不好了?”

    绘之连忙举手投降:“知道你要笑话我,但我又不似人家那些人一心只钻研一件事,心里都条条框框的记得清楚……”

    见她这么自黑,石榴便大方的放过她,只催促道:“行了,写完就赶紧去洗,天凉了,水也冷的快。”

    其实绘之不能潜心钻研,也是因为她自从得知栓子爹娘的打算,便对世情更加警惕。

    她想安心种地,但架不住有人虎视眈眈。

    好在那长生果一事总算落定,除了留种的百余斤,其余她全都跟石榴一起卖了出去,因是丰收,种子看着饱满喜人,卖了之后还小赚了一笔。

    陈力等韩铭的召唤足足等了二十一日,到这日他都撑不过去,打算先辞别回东埔村看看,哪怕再回来呢,也比现在两头熬着好,谁知就在他提出告辞的时候,一毛却说三爷唤他。

    陈力满心抱怨,打算进屋就好生跟韩铭唠叨唠叨。

    就算三爷不拿他当回事,东埔村里头两个女人没有人照应,该多么艰难?所以,早点打发他回去也好啊!

    谁知一见韩铭的模样,他那些有理有据的抱怨瞬间就无影无踪了。

    “三,三爷,您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小的竟然不知道……”说着打了自己脸一巴掌。

    座位上的韩铭眼窝深陷,瘦弱不堪,距离二十天前的那个自己,简直判若两人。

    他虚抬了手,问他:“你娶石榴,需要多少钱的聘金?说出个数来,我好筹谋。”

    陈力抖啊抖的,膝行两步,上前想抱住韩铭的腿,又有点不敢,低头道:“三爷,上次三奶奶收了长生果,是想叫小的给您送一袋过来的,可小的走的急,三奶奶没追上,这是石榴后来告诉小的的,小的也忘了跟您说。三奶奶心中是有您的,您可一定要保重自己。”

    韩铭闭了闭眼,缓缓的点了下头,而后道:“我知道了,你说吧,多少钱能把你们的婚事办妥当?”

    陈力斟酌聘礼钱也不是斟酌了一日半日的了,按他心里实际所想,自然是多多益善,不过看到韩铭如此模样,他又一下子降低到了底线,讷讷开口:“石榴虽然钱多,那都是三爷跟三奶奶所赠,她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小的估计着有个二三十两,这事也就妥当了,大不了小的以后叫她当家做主……”

    “嗯”,韩铭想了想道:“你先回去,过两日我就叫人把钱与你送去。”

    陈力这才知道韩铭是真没有钱了,连忙摆手:“三爷,这钱的事不着急,我,我再回去与石榴好生商量商量,说不定不需要聘礼钱了呢。”

    韩铭似乎是疲累至极,摆手道:“你回去吧,我不放心姐姐。”

    陈力犹疑的退了出去,这次终于殷勤而不带倨傲的嘱咐一毛二毛:“你们可一定要把三爷伺候好了。”

    他怀疑三爷瘦成那样,府里却没有任何动静,八成是一毛二毛帮他遮掩了。这做奴婢的,忠心为主不假,但主子要是做出有害自身的事,奴才们就应该竭力劝阻才是。

    屋里就是韩铭,一毛二毛也不敢拿大,俱都低声应承了。

    等陈力骑上马走了,一毛二毛回到门口询问:“三爷可要用些饭食?”

    良久,才听得屋里传出韩铭的声音:“给我上一盘炸的长生果,要多放些糖。”

    韩铭食用了些饭食,之后闷头睡了一日夜,次日醒来,虽然看着清瘦,气色却恢复了一些。

    他问一毛:“我给大哥写的信有回音了吗?”

    一毛开口刚要说话,外头二毛气息喘喘的高声禀报:“三爷,大爷回来了!大爷过来了!”

    一毛就看见韩铭的脸上露出一抹极其浅的微笑,那笑容就像雪白细小的花,粗看还以为是片雪点子,然而,花毕竟是花。

    屏退了众人,由韩大的心腹在门外守着,两兄弟在屋里密谈。

    韩大急问:“你真有主意,能助我破甘南城。”

    韩铭倾了倾身:“大哥先坐下,听我慢慢说。”

    韩大真是心急死了,不,他觉得自己是急病乱投医,小弟身在内宅,身无长物的,但一接到信,他连怀疑都不怀疑就跑回来了。这时候别说让他坐在椅子上,就是坐在地上,他也照坐不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