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五十一章耕种

时间:2018-02-20作者:鲤鱼大大

    石榴对陈力说没有情谊,渐渐的别扭中也出了一点情谊。

    陈力安慰自己:她这绝对是嘴硬,没看到都流泪了吗?

    “内忧”石榴嘴硬,“外患”韩铭逼迫,陈力觉得没有其他路好走了,一咬牙,一跺脚,像那只被“赶鸭子上架”的鸭子一般终于别别扭扭的表白:“你先回去,我这就找人提亲。”

    石榴“呸”他一声:“你想的美,我不应呢!成家立业,我有嫁妆,你有聘礼吗?!”

    陈力再老实再好说话,毕竟也是个男人,是个爷们,被石榴这句说到脸上,真如横刀切腰一般,脸色当场就变了。

    石榴见他不做声了,心中也有些后悔,不过她属于那种杀人后丢了刀子吓跑的,见状匆匆丢下一句:“我走了,你记得明天早点。”

    看,正事还没忘了!

    陈力正憋屈着,被她随口使唤的这句险些弄笑了。气哼哼的看着她跑远了,才重新从里头插上门。

    不管这两个人别扭怎么闹的,但在做事上还是都不曾打折扣。

    第二日一大早陈力来到范家,绘之家大门已经开了,绘之跟石榴正在院子里头套牛车。

    绘之见了他笑笑,问:“你早饭吃了吗?我们热的菜包子。”扭头喊石榴:“去给他拿早饭来。”

    陈力忙道:“拿到路上吃吧。”

    绘之已经收拾好了,摆手让他进去:“不差这一时。”

    陈力偷看石榴一眼,脚下略顿了顿,还是抬步进去了。

    不知是这两个人感情的挫折令他们今儿运气不好,西水之行并不太顺利。

    绘之与陌生人主动打交道的经验不多,陈力“好吃懒做”的属性显然是强过“能说会道”的属性,再加上十里不同俗,隔着一条河,西水这边一听他们来自东边,先带上了防备,更有人问:“东埔村那边的人不是都去打仗去了?你们这是逃难过来的?”

    绘之等人根本没料到这边的人排外这么强,他们打听了数十家,再往西走,找不到路不说,还到了晌午。

    绘之不由失落:“没想到慕家庄之行这么不顺。”

    石榴拿了干粮给她,一边道:“根本是连毛都没摸到好不?!”

    心境郁闷的不止绘之一个。

    陈力诧异道:“你们想去慕家庄?让三爷跟夫人讨一张拜帖不就成了?”

    绘之对石榴道:“算了,咱们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吃不了一个,要不分你半个?”

    石榴:“成。那咱们回去吧。”

    陈力:这两个女人着实可恶!可恶!我特么又犯贱,犯贱!

    西水之行不顺,在绘之是失落加郁闷,在石榴则是郁闷的同时也松一口气,她心里还是期待着韩铭能庇护她们。

    就算不是乱世,只她们两个弱女子,想撑起一片天也很难很难。

    石榴想的不错,回到家之后,绘之便不说离开东埔村的话,陈力来找石榴旁敲侧击,石榴也便拿了话头糊弄过去,她心里想的明白,三爷对绘之没有死心,绘之却想着离开,目前的情景看来绘之占据主动,但这主动其实很岌岌可危,所以,目前还不能让三爷心冷。

    等绘之跟石榴将种子下到地里,陈力估摸着两个人这是安生下来了,也就去了麟县朝韩铭禀报。

    他拐着弯的对韩铭道:“三爷,不是小的不想求娶石榴,是石榴这妮子心大,看不上小的,她有嫁妆,小的可没钱置办聘礼,再者,她还嫌弃小的好吃懒做,说……宁愿跟三奶奶过一辈子,也不要跟小的做夫妻!”

    陈力的意思是通过贬低自己,好让韩铭打消叫他娶石榴的念头,而且他还“间接婉转”的褒扬了三奶奶一番,三爷听了即便不哈哈大笑,也得开心的低笑两声,谁知三爷的模样却像见了鬼。

    陈力等了半天,抬头一看,都有点讶然。

    韩铭的背后如果有毛,此刻那毛都要直立立的竖起来了。

    他最怕的是什么?是绘之不要他,要别人。

    好半天,陈力都快要撑不住压力给跪了,才听到韩铭冷静淡漠的声音:“你先下去。”

    陈力答“是”,退了出去。

    这之后一连几日,他日日过来给韩铭请安,都被一毛跟二毛拦在门外:“三爷有事不见人。”

    陈力对这俩吃的圆润的脸都大了好几圈的同僚一点好感都木有。要不是他不敢硬闯,害怕惹恼了三爷,早就一人给他们一脚了。明明按照先来后到,也是他最大,结果这俩人一副睥睨的样子瞅他!

    陈力在麟县一住就是半个月,他有心回去,心里又想得韩铭一声同意,犹犹豫豫的,自己是拿不定主意。

    这半个月,绘之跟石榴牵着牛翻了耕地,将种子播下去。这两件事的辛苦都比不上灌溉。

    石榴没说祈雨的话。

    绘之亦没有提,两个人轮流着,足忙了七八日,才把地都浇灌过一遍来。等她们浇完最后一块地的时候,先前浇地的那些苗都冒出来了。

    这两个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东埔村前头还有不少人冷眼看着,后边渐渐的竟然也有人开始收拾地头。

    绘之对这种情况是很乐见其成的,逢着有人来借牛,她也不小气,牵着牛给人使上大半天。

    后头石榴见来借的多,不满了:“是牛不值钱,还是人不值钱,就这样白白借出去,你是要当圣人?”

    绘之一愣,主动检讨道:“是我犯傻了,人心不足。”她心里喜欢那种大家都平和耕种的状态,期待整个村的人都勤劳起来,这种期待就像她当初害怕苏氏夫妇卖掉自己,所以拼命做活一样,属于通过讨好来达到目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