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四十八章端倪

时间:2018-02-15作者:鲤鱼大大

    韩大哥对着母亲表白一番,看见小弟听得津津有味,不由有些赧然,笑道:“你不是去念书?去吧。”

    韩铭站起来道:“大哥什么时候回去,我也想跟着……”

    话未说完,就叫江氏啐住:“快打住,刚见你老实了不少,这又起蛾子。”

    韩铭便只看着韩大哥,韩大心里不由的升起一种被弟弟期待的自豪,虽然母命不可为,但道理摆在那里却不是毫无可为的余地。

    “母亲,小弟的年纪也不小了,其实出去看看也没什么,男人么,总躲在后头,叫别人看不起,现在的战事也不频繁,没有仗打,去了不过是长些见识。”

    江氏不听,连连赶韩铭:“你还不去念书?”

    韩铭只得告辞。

    他还没出院子,江氏就对着韩大道:“我知道男人都喜欢建功立业,只是他身子自来是弱的,不比你们俩从小摔打着长大,你也别惯他,他这才好了大半年,便是想出门,也过一二年再说。”

    韩铭叫了二毛在跟前,悄声道:“你悄悄的,打听打听大哥有什么事找母亲。”

    二毛应了,就着意留在江氏的院子里头,他兜里满满的都是带壳的果子之类,勾着几个在二门到这边传话的小厮打听,到了晌午,跑回去找韩铭:“三爷,三爷,打听出来了。”

    一毛刚摆好饭,韩铭刚要站起来,想起夫子讲的“越是心急如焚,越是要沉住气”,就又安然的坐定,拿起筷子道:“你说吧。”

    二毛规矩的站好回禀道:“将军的大军围攻甘南城许久了,都不曾攻下了,听说是甘南城的粮草充足,再撑个三五十年不成问题,大爷这次回来,是想筹措粮草,稳定军心。”

    韩铭点了点头,吃过了饭,自己走回书房里头琢磨。

    自从绘之走后,他的心思不得不集中到读书上,但书上好多东西连先生也只是一知半解,他觉得要是只读书,早晚得读成傻瓜,所以一直想着真正出去见识见识。

    作为男人,不管是他爹还是他哥,人家都是想走就走,没人管他们,可到了他这里,那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首先江氏这里他就拗不过去,他想了很多,觉得突破口还是应该在两位哥哥身上。

    韩铭知道自己对绘之,那是予取予求,可两位哥哥对自己,远没有到达这种地步。

    所以,要想让哥哥们帮忙带他出去,那就必须让哥哥们先喜欢他!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韩铭决定先查查甘南城到底什么情况。

    不过,在查甘南城之前,他觉得很有必要再跟陈力“沟通”一次。

    东埔村,绘之跟石榴等了几日之后,看着果子晒的果壳开始发干发硬,两个人便忙忙碌碌收起了花生。

    隔了两天,陈力嘿笑着过来了,说要去麟县。

    石榴偷偷瞪他,绘之没注意,随口道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

    陈力:……

    他几乎可以想见三爷多么伤心失望透顶。

    陈力来了又走,绘之喂牛回来,见石榴自己在那里傻乐,突然顿悟过来,一拍额头,指着石榴道:“你也真是的,就不能提一句?”

    石榴酸了一句:“人家又没有惦记我。”

    绘之懒得再说她,自己收拾了一袋花生,捡着那些颗粒饱满的,一颗颗挑出来,又拿一条干净的布袋重新装了,出门去找陈力,谁知扑了个空,陈力早走了。

    绘之也只能摇头叹气。

    她跟韩铭也就只东埔村这点联系,可她并不知道,如果她真的离开这里,以后大家会怎样。

    本来已经和离了,或许对彼此来说,渐渐的没了消息才是最好的结局。

    陈力垂头丧气的到了麟县,见韩铭打发了一毛二毛,方才低声说起绘之的事来。把绘之如何突然决定收花生,他又如何帮忙,包括这次临来之前,他还特意跟绘之打招呼的事,统统的不带感情的述说了一遍。陈力都做好了韩铭发火的准备,谁知韩铭却不动声色,听过之后也只是点了点头。

    陈力正暗自琢磨,三爷莫不是移情别恋?又想,若是这样倒好,他就不会东埔村了,说实话,看着那俩女人热火朝天的忙活地里,他这个大老爷们真觉得辣眼。

    韩铭开口了,两句话差点没把陈力噎死。

    “你年纪也不小了吧,你看石榴这个姑娘怎么样?”

    陈力心道不怎么样,要是娶石榴这样的小辣椒,一定分分钟得痔疮,但面上,他还是十分含蓄的道:“小的跟石榴姑娘不熟悉,而且,现在石榴姑娘很得三奶奶欢心,不会看上小的这样没什么出息的男人。对了,石榴姑娘还说要是三奶奶是个男人,她一定嫁给她。”

    陈力这本是想通过绘之做对比,来自黑,谁知说完最后一句,对韩铭来说,反而是火上浇油一般了。

    韩铭直接道:“你要是不娶石榴,那我也不能留你了,你还是哪里来的去哪里吧。”

    陈力想哭,凭什么打发石榴去绘之那里,就是是给钱给物的,到了他这里,一言不合,不是打发去洗马就是直接撵走啊!身为主子的宽厚跟温情呢?!

    他的脸上写满了诸如“三爷你看人下菜碟”之类控诉!

    韩铭不为所动,直接撵人:“行了,你回去仔细想想,嗯,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个月也够他在甘南城那边使劲了。

    陈力明明走的“痛不欲生”,可看在一毛跟二毛眼里,却又觉得他竟是个深藏不露的——明明已经失宠,还特么追回来翻了身,重新在主子面前挂了号,这且不说,每回回来,主子总是特意避开他们二人跟他说话,可见是把他独独当成心腹了!

    一毛二毛压力巨大之下,一时也又增添了不少动力,没过多久又给韩铭打听出一则消息。

    原来韩大哥回来,除了筹措粮草,还特意跟着江氏见了麟县原来县丞家的一位小姐。韩家身家权势一路扶摇直上,原来的县丞家也只是依附,那么这两家议亲就有些不大匹配了,一毛二毛都觉得其中有蹊跷,经过他们“不懈努力”,果然发现了一些端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