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四十七章忆起

时间:2018-02-15作者:鲤鱼大大

    毕竟在一开始没有说明白是湿果子十斤,还是干果子十斤,要知道这里头水分可有差不多三分之一呢。

    绘之前头这么说,显然是想让大家带十斤干果子走了。

    燕子娘先笑道:“你都绑好了,我直接拿回去就成了,也免得再走一趟。”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更有人问绘之:“要是明年我们种这个,你可得帮帮忙。”

    绘之笑道:“义不容辞,你要是一天十斤果子的雇我,我一个人能给你收一年都不带歇着的。”说的众人都笑了起来。

    话说到这份上,下半晌自然是用不到大家了,自然大家无不欢喜。

    吃了饭,众人都捡着棵子背回家了,一个个眉开眼笑的。等将众人都打发走了,绘之才坐到院子里头,黄牛慢慢的踱步过来,捡着嫩叶子吃。

    绘之道:“忘了你也是个挑嘴的。”

    石榴拿了小木头捶子来给她敲肩膀。

    绘之活动了一下,同她说:“你也辛苦了,坐下歇歇。”

    石榴不听,敲了约么一刻钟,再捏她肩膀,觉得放松不少,这才撂下棰子。

    两个人坐桌子左右喝水,石榴开口:“也忘了问你,怎么突然就想收这个?”她虽然在陈力面前搪塞了过去,但自己心里未尝没有好奇。

    谁知绘之反而顾左右而言他,问她道:“石榴,你相信这世上有精怪吗?”

    石榴倒吸一口气:“大白天的,你可别吓我啊!我最怕这个。”

    绘之笑:“那你是信了?”

    “你不信?”石榴白她。

    “我也信的。”绘之低头笑,手捏着茶杯,眼神悠远:“从前夏日晚上,睡不着的时候,阿爹总是讲那些精怪故事,什么报恩啊,报仇啦,阿娘呢,总是百听不厌的,我心里也有点怕,想堵住耳朵,却总是能听到……对了,你想不想听,我可以讲给你听哦……”

    石榴跳脚:“范绘之!”

    绘之哈哈大笑。

    两个人笑闹一阵,绘之又问:“那你有没有遇到过精怪?”

    石榴憋气:“没有。”过了一会儿,又想到什么似的说到:“我虽然没有遇到,但当初在韩家的那个王婆子说她见过成了精的黄大仙,跟人一样走路。”

    绘之好奇,“既然是跟人一样走路,又成了精,怎么不干脆变成人?”

    石榴又被她问住……

    “那她说得又不一定是实话。”

    绘之不由的想起那只小东西来,她放下茶杯,轻声道:“要是我遇到,一定问问。”

    午后的阳光正暖,院子里摞起来的长生果像小山一样,绿的植株,黄的果子,无不昭示着她们的丰收。石榴心满意足的叹息一声,转头看见绘之的眉眼处一片温柔。

    她这样的神情石榴从未见过,但这样的温柔,也是石榴喜欢看到的,便也跟着更加欢喜起来。

    黄牛叼着一片叶子过来,绘之俯身捡起来,面露讶异:“这里竟然也有这种野菜?”

    石榴伸长了脖子看,绘之拿给她道:“你看,这菜挺好吃的,凉拌做汤味道都极好。”

    “一棵怎么吃?何况都被牛叼过了。”

    绘之得意:“我有这种野菜的种子,牛也喜欢吃。”

    黄牛听了绘之说它,抬头哞了一声。

    绘之起身牵了牛回去拴起来,回来却想起了慕垣。

    虽然见过几面,但慕垣在她心中的形象并不多么清晰,不过经历过雨夜同行,她对他还是起了朦胧的好感,能够伸出援手,并顾惜别人的感受,这在绘之是一种很新奇的感受,总是慕垣的那份体贴难得,也是因为她从来就没有期待从男人身上获得体贴跟温柔。

    绘之想到这些,脸上笑容更深。

    石榴却觉得有点瘆得慌,正所谓物极必反,啊啊啊!

    到了晚上,本来洗漱了要歇下了,她非要趿拉着鞋子跑绘之屋里,还振振有词:“你不说那些精精怪怪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害怕,总之你要负责。”

    绘之只好委屈的让出一半床来,两个人挤在一块,半夜石榴觉得冷,几乎要钻到绘之的被窝里头。

    绘之被她翻来覆去的折腾,精神也有点衰弱,忏悔道:“我以后再不说了。”

    石榴哼:“晚了,你陪我去茅房。”

    绘之哀嚎一声,吃力的爬起来,决定以后再也不吓唬人了,实在是没有想到石榴胆子这么小,她其实也没说什么吧,就把石榴吓成了这样。

    翌日,麟县韩府,韩铭早起请安的时候碰到了他大哥。

    韩铭的大哥在十来岁的时候就跟着他们爹出去了,兄弟俩这些年聚少离多,或者相聚之后也各自有事,所以兄弟们之间竟是比陌生人强不了多少,不过总是一母同胞,有血缘在,韩铭大哥还是站起来迎了一迎自家小弟。

    见面拉着手走到江氏跟前:“小弟果然比从前更有出息了。”

    江氏对了自己儿子,总不会再搞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那一套,只指着座位道:“你们俩都坐。”

    韩铭待韩大哥坐好后,才给江氏行礼,又给大哥行礼:“见过大哥。”

    韩大哥笑着点头:“坐下说话。”又对江氏道:“小弟在家,有母亲照料,我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他要是不听话,母亲也不必生气,只管使人告诉了我,我来教训他。”长兄如父,他这么说其实也没什么错。

    江氏说道:“我只盼着你们都平平安安的也就罢了,他这段日子也乖了不少,不惹我生气了。说起来,还是你跟老二的事叫我忧心些,这些日子我在县府里头看了不少适龄的姑娘,这又贤惠又端庄的媳妇,咱们要是不早定下,那可就被别人家订走了,你爹的那个人,又不好以势压人的,被人欺负到头上,还要忍三忍……,你跟我说是,你们这终身大事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我这个年纪,外头正经做祖母的也不少了吧?”

    一番话说的韩大哥笑:“现在是真没那意思。不过媳妇娶谁当然是听您的,娶了来也是伺候您,您尽管挑个自己喜欢的就行。再说,您喜欢的,我自然也喜欢。”

    韩铭听到这里,心里不由撇嘴,暗忖我喜欢的,娘就不喜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