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四十四章觊觎

时间:2018-02-13作者:鲤鱼大大

    陈力跟石榴的指望不一样,他来这里,但心还在韩铭那儿,因此当先便说了韩铭。

    “三爷越发的乖巧懂事,除了向夫人请安,这些日子都认认真真的读书,真真儿的那句腹有诗书气自华,三爷可见着是个大人了。”

    陈力不敢将韩铭的心思袒露给绘之,但也是心里真心实意的觉得韩铭变得“奸诈狡猾”——要不是韩铭打发他去洗了很久的马,他才不会再回来东埔村,他又不傻,这里哪里有城里好玩?!

    绘之点点头。

    读书,能做好事,也能做坏事。但无论好事还是坏事,都牵扯到品德问题。对她而言,读书能够增加智慧。可另一方面,书也是人写的,若是沉浸在里头,反而是一种愚钝。

    因此,她也只是点点头,没有借此再夸颂韩铭几句。

    “个子长高了吗?变胖了一点没有?”她又问。

    陈力说了一通,还搬用了一句诗词,结果没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心里不免失望。明明刚才石榴的眼睛都亮了。可被绘之这么一转话题,他要的效果都没有了。

    “个头高了些,听一毛跟二毛说他吃的不少,就是个头长得快,所以显得人细长了些。”

    对于绘之而言,韩铭像弟弟,也像亲人,韩家跟苏家全部的其他人加起来也比不上他一个。但韩铭失去她,还有整个韩家做依靠。可她失去范公范婆,或者说范公范婆失去她,都是切肤之痛。所以,韩铭还是没法跟范公范婆比,即使二老已经离世。

    “苏家呢?”

    “苏老爷纳妾,一开始也不是板上钉钉,听说本来夫人跟李姨娘还有李姨娘的妹子都不同意,可后来不知道为何,苏老爷同李姨娘的妹子恳谈了一番,她就同意了……”苏行言答应李百合将她扶正。

    石榴看了绘之一眼,见她没有继续问,便开口帮她:“那苏太太那里呢?苏老爷纳妾,不得经过她这个正妻的允准吗?还有,韩将军会同意吗?夫人有没有给韩将军送信?”

    “从头到尾没问问起苏太太的意见,苏老爷在外头逢人就说苏太太贤惠。”

    绘之嘴角微嘲,苏行言这是堵住苏氏的嘴,苏氏要是不同意,那就是不贤惠,换做她,她不会在意贤惠不贤惠,可苏氏受了苏行言一辈子辖制,不可能反对,毕竟,当初连亲生的闺女可都是也卖过的,再者苏氏也有私心。

    至亲血脉走到这一步,她现在知道他们的事,心里也只剩下浓浓的厌恶,而他们应给也一样。毕竟是她主动砍断了他们通向富贵的通天梯,害的苏行言如今还要另外想办法谋取富贵荣华。

    “将军那里还没有什么回音,但这种事看到的人不少,街面上也有许多流言,再者人都抬进苏家了,我想就是将军知道了想反对,也不好太过吧?”陈力有句话没说,苏行言跟李百合看对了眼,韩南天肯定是不会管的,韩南天身边又不缺女人。

    陈力没有料错,韩南天知道了,也不过是昂昂一笑,并不多加置喙。

    陈力最后又道:“苏老爷从前去韩府,总是带着苏太太,现在则带着小李姨娘了,夫人生气,不见他,他就让小李姨娘自己进去找李姨娘请安说话。”

    “嗯。”

    最终,绘之也只有这一个字。

    然而,绘之跟石榴以为的战事不好,却并不只是在前线不好了,渐渐的,伤兵残兵们从战场上下来,那些缺胳膊少腿又活下来的,其实也并不比死了更好,那寥寥几两银子的抚恤,远远养活不了这些人身后的家人。

    等到秋风乍起,地里的长生果快成熟的时候,东埔村外出当兵的人回来了三个,一个断了一条腿,另外两个都是一条胳膊没了。

    这三个人的回归,立即让整个村都涌动起了风云。

    他们不来,大家都还做着被当兵的汉子养活的美梦,可他们回来,那就是整个的梦碎了。即便有些人家的汉子还好好的在外头当着兵,这些人家也渐渐开始不安了起来。

    回来的三个人里头就有栓子他爹,他少了一条胳膊。

    绘之跟石榴也都有些惶惶,不过石榴惶惶的原因是她觉得要是待在韩家,那就能逃避这种事情,绘之惶惶,则是因为她发现有些人在她种的长生果周围打转,这些人当中,有女人,有小孩。

    东埔村的地荒芜了有八九成,剩下的那些种着粮食的,种的也稀稀疏疏,并不如绘之的地里的植株看着喜人。

    这天夜里,她正沉睡,突然感受到胳膊上一阵触动,一下子睁开眼。

    是一只小老鼠,正伸着爪子推她,圆圆的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绘之一下子坐起身,小老鼠蹿下地,却又在门口回头。

    绘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以为的那种意思,但她真的是对这种小动物生不起恶感,便起身披上衣裳。

    小老鼠一直向外跑,跑几步就回头看她,好像怕她不会跟上来。

    绘之提上鞋子,随手拿起门口的棍子,跟上,出了大门。

    她心里隐隐有个感觉,又不敢十分确定,幸而今夜月明星稀,倒是视线不受阻碍。

    这一路果真就走到地里。

    小老鼠顺着沟陇往前,走到了地中间。

    绘之的目光一下子聚在地上,那里有好几颗长生果的植株被拔出来,底下的果子已经没有了。

    她蹲下,伸手将余下的露在土壤上的一颗摘了下来。

    果子其实还没有熟透,果壳透着青嫩,硬化的程度不够,种仁也不够饱满,若是在她,最好再过五六日收获,但现在看来,恐怕有人已经等不及了。

    她将那几棵植株拿在手里,这次看向小老鼠,眼里有了笑意:“多谢你。”伸手将手里的一颗果子给它。

    谁知小老鼠仿佛害羞,一转身嗖得逃窜了。

    绘之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提着棍子跟几棵植株往家走。

    天下动荡,伤我民心,天下杀伐,伤我民生。

    东埔村不能留了啊!

    她当然会保护好自己的劳动成果,但这并不是说她要跟整个社情做对。要知道,在人人吃不饱的时候,她如果能天天吃饱,那她就是罪人。饥饿会吞噬掉人的公理心跟正义心,她都被卖过一次了,早就有了这种觉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