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四十三章补苗

时间:2018-02-13作者:鲤鱼大大

    一件小事,去做,从眼前来看,所获或是小利,但从长远出来说,肯定能在某个地方或者某个节点发挥其特定的作用。

    荀子在劝学中说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其实用在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百姓身上,也是同样的道理。

    无论什么时候,思索,或者说,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总能使人进步,而人的进步,也是社会的进步。

    绘之喜欢种田,同时也喜欢思索,劳动使人疲惫但同时能获得一种心灵上的宁静跟满足,而技术的进步跟改良则能让人收获更多。

    所以在当石榴嘟噜“这天这么热,种子埋下去,那小芽芽没等钻出来估计就晒干了……”的时候,她果断的道:“回去提水,你前头挖坑,往坑里灌水,我在后头下种子然后填土。”

    石榴嘴唇动了动,看向她的目光都是“还有这种操作”?

    绘之则把装了种子的陶盆塞她怀里:“你抱好了,我回去挑水。”

    这样的种法,单想一想都觉得头晕,不过石榴此时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飞快的走了,心里暗暗咋舌,绘之真是为了种地,简直“丧心病狂”啊!

    但其实绘之想的这种办法,并不是没有人想出来过。

    在后世,这种埯中先注水后播种的栽培方法被人称为坐水种,虽然方法麻烦了些,不适合大面积的播种,但对于补苗来说,是很好的一种方式方法了。

    绘之这里就是真的尝试,她种下去肯定不希望种子变干,发不出芽来,那又想补种,又不想让种子晒死,自然要想一想办法。

    等绘之挑了水过来,石榴的头上都晒出汗,她也没闲着,看见雨后地里新钻出来的小草,便用手拔了。

    两个人奋战一下午,终于将苗补种好了。

    绘之有心明日就过来看看芽有没有发出来,又怕自己心太急,也给石榴压力,便说道:“好了,咱们回去,后日来看看苗出的怎么样吧。”

    两个人携手回去,各自歇下不提。

    到了后日来看,果真钻出芽来,石榴欣喜不已,地面虽然干了,可只要扎住根,就有可能长大。

    苗都出齐了,这就准备铲趟。相比播种跟补苗来说,铲趟不算顶顶辛苦,但这个不是一遍就完,耗费的时间比较多。

    田间管理,铲趟是很重要的一环,在长生果从出芽道成熟的这个过程中,绘之跟石榴加起来约摸有大半个月,都将功夫花在这上头。

    两个人也毋庸置疑的晒黑了,但都很高兴,苗棵长势喜人,再过不久,就差不多该收获了。

    陈力跟她们见面的时候倒是比她们俩还显得白净些。

    石榴见他面上郁郁,不像开心的样子,难得好心的端了茶出来请他吃,又问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陈力道:“从小跟我一处长大的一个投契的弟兄,在军中没了……”他能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去麟县的时候范成说的。

    石榴一听,也跟着叹气:“战场上刀剑无眼,想建功立业,也不是那么好建的。”现在也承认自己从前是眼界狭窄了,以为女人在家养孩子,男人在军中令人捎钱回来,这就是顶好的日子,却不知道,若是能够平平顺顺,一家人在一起,那才是真正的好日子。

    “要是大家都安安分分的种地,没人争抢打仗,那该多好?”她一畅想那种情况,就觉得地里的产出自家要吃不完,再进一步想,更是能做一做成为大地主的美梦。

    陈力却摇着头:“他断了一条腿,后来发烧没有撑过去。”其实就是撑过去又如何?没了腿的男人,想做点生计养活自己更是不容易,何况身后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

    这种医药上的事,石榴就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两个人干巴巴的对坐,撑到绘之回来,石榴松一口气,连忙起身迎上去,今日绘之外出割草,她穿的是自己编的草鞋,手里拿着镰刀,见了陈力点头道:“你过来了。”

    陈力站起来,“嗯”了一声,他好久没有当面喊她三奶奶了,跟着石榴喊名字呢,他也喊不出来,只好闭嘴不说,上前帮忙把牛车上的草卸下来。

    昨天才下了一场雨,地上还是湿漉漉的,绘之看见陈力脚上一双布鞋已经湿了帮子,便道:“我试了试草鞋,这个倒是不怕泡水,要不你也拿两双回去穿吧,起码下雨天穿这个还是不错的,也免得泡坏了布鞋。”

    做一双布鞋费工费料的,不如草鞋,除了出点体力几乎没有其他成本。

    陈力连忙道谢,道:“没帮上什么忙,还偏你们的东西。”

    石榴见他比刚才开怀了,就故意刺哒他:“的确没帮上什么忙。”

    其实陈力不是稀罕力气,只是两个女子,又都没有婚约在身,陈力也得避一避嫌疑不是。

    绘之放好东西,洗了手进屋果真提了两双草鞋出来给陈力,看见石头桌上的茶碗,对石榴说道:“也给我来一碗茶。”

    三个人重新落座,石榴便跟绘之说起陈力说的事。

    绘之闻言心中惋惜,问陈力:“韩将军的兵现在打到哪里了?死伤很重吗?”

    陈力打起精神道:“仗不好打是真的,不独将军这样的自己起事,其他的地方也有人举事,再有就是那些州县有府兵的,也会布置人马抵抗……”

    不管前头怎么打,东埔村现在已经算是后方的后方,麟县已经占领了,成了韩南天的囊中物,麟县的价值跟位置的重要性那是强过东埔村所在的景县不知道多少倍的。

    绘之跟石榴都觉得打仗对自己来说有点太遥远。

    喝过一碗茶水后,绘之又问陈力:“你什么时候去的麟县?韩家怎样,苏家又怎样?”

    陈力是前头几日去的,他骑马来回,回来后歇了一日才过来这边的,听了绘之的问话,也没瞒她,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