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四十一章路遇

时间:2018-02-10作者:鲤鱼大大

    下雨的日子,没有多少人喜欢在外头挨淋。就是绘之自己,也只喜欢端着一杯茶坐在窗前看,而不是这样狼狈的奔波在雨里。

    假如没有石榴认真祈雨,又没有她赶来给范公范婆上坟这两件事,她这样挨一顿淋也就只是单纯的挨一顿了。

    可现在呢,想庆幸下了雨就省下浇地的功夫,怀里抱着的牌位却戳着她的心口告诉她,父母是永远的离开了啊。

    心情可谓悲喜交加了,真难以描摹。

    只是因为雨中挨淋的现实更改不了,所以看起来悲伤要更大些,雨水砸她头上,再蹦跶两下砸到她的眼睛里,很快就混合着泪水流了出来。

    她使劲抹了一把眼泪,心道早知道祈雨这么管用,她就准备蓑衣了,老天爷肯定是觉得她还不够虔诚,这才在这时候下雨。要是一大早下雨,她肯定穿了蓑衣出门。

    黄牛不怕雨砸,一人一牛在雨中艰难的走着,她倒是想狂奔,但雨水太大奔不起来。

    一刻钟之后,突然听到了马车轮子滚动的声音。

    这样的雨幕之中,本以为只有自己,却又不料竟然还有同路之人。

    同病相怜之心油然升起,她往路旁站了站,打算看一看这个风雨同路人。

    谁知搭眼一看,心里立即就羡慕了,人家马车很结实,赶车的人也穿着蓑衣,就连马,背上还搭着一块大油布……

    人生的一种痛苦大概便是,自以为遇到的是个同病相怜、能惺惺相惜一二的知己,谁知人家竟然是来给自己的不幸做参照物底……

    她都做好准备,打算“悲壮”的等待马车过去,然后再继续赶路了,谁知马车过去了一段,停住了。

    车厢的后门朝里拉开,露出一个熟人的面容。

    是慕垣。

    绘之有点惊讶,她跟慕垣偶遇过许多次,连今天算,应该是五次了吧,但唯独今天,他的穿着,或者说气质,都让她觉得能跟之前的那个慕垣分离开来。

    今天慕垣穿了一件新衣,头发用一只小冠紧紧的束在头顶,隐隐露出一种矜贵,整个人显得很精神。

    这样的他,绘之有点不知道该不该张口打招呼。

    慕垣却开口询问:“你这是要回家?不嫌弃的话,上来我捎带你一程吧?”

    绘之连忙摆手,她浑身泥水,这么狼狈是人家会嫌弃自己才对。

    慕垣主动开口,她也不好做河蚌,开口道:“不用不用,我们不同路。”没忘记人家是西水那边慕家庄的人。

    谁知慕垣却笑:“今儿可巧了,估计会同路,我要去东埔村。”

    他主动往马车里头靠了靠,而后从背后拿了一只蒲团放在车门口,用行动作出无声的邀请。

    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绘之很不想上车。比起承受车厢里头的尴尬,她更愿意挨淋。

    慕垣很有耐心的等着,见她实在无意,才又说了一句:“再磨蹭下去,天都要黑了。”

    绘之当然知道天要黑。

    一咬牙,攀上马车,不过腿却露在外头,一只手抱着包袱,另一只手拉着牛的缰绳。

    慕垣见状微笑了一下,扭头扬声对马车前头赶车的人道:“把车赶稳当就行,不要着急。”

    绘之抱歉的看了一眼黄牛,马车就是再慢,那也比牛快,黄牛就不得不跟着小跑,好在黄牛不懒,否则它要是不听话的停下步子,准得把绘之拉下车去。

    慕垣道:“你把缰绳拴到马车上。”

    绘之正悄悄用手往外攥包袱皮上的水,闻言连忙“哦”了一声,她将包袱重新背到背上,这才空出手来去系缰绳。

    慕垣盯着她的背看了几眼,伸手递了一块厚帕子给她:“擦擦雨水。”

    已经接受了最大的帮助,此时推拒这个也没有什么道理,她接到手里,低声道一句:“多谢。”

    慕垣这次笑的更开怀了些,他更往后了一些,干脆就靠到车壁上,两条腿也交替舒展开,动作很是自在。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子很别扭?”

    绘之没觉得别扭,就是从前他们偶遇,那都是泛泛之交,没想到这次见面慕垣突然这么热情,她有点吃不消。

    慕垣的热情跟韩铭的热情还不一样,韩铭看上去就是个小屁孩儿,再黏人,拿眼瞪他一下,他就老实了,而慕垣,是成熟中透着世故的热情。

    绘之摇了摇头,干巴巴的说了俩字:“没有。”

    谁知慕垣直接噗嗤一笑,竟然主动解释道:“我也觉得自己不像自己了。”又道:“今日是庄主的生辰。”

    “慕家庄的庄主是我的义父。前天我去集市上寻新鲜的菜,也是想孝敬他老人家一二。”

    他这么一说,绘之就有点理解了。

    往年到了范公范婆的生辰,她也是要穿的簇新给二老磕头祝寿的。

    慕垣说了这么多,她便也跟着搭话问道:“那你去东埔村做甚么?”

    她本来是有一搭无一搭的随意问一句,不想慕垣听了,脸上竟然显出一丝尴尬,而后才道:“我去取一样东西。”

    绘之没有看他的表情,不过听声音也能听出他比刚才说话多了两分不自在,便也住了口,没有继续问。

    即便搭了一趟顺风车,等到了村里的时候,天也黑透了。

    雨停了约摸有一个多时辰,绘之的衣裳还湿哒哒的,慕垣的马车里头除了蒲团,没有多余之物,慕垣像是没有看到她衣衫狼狈一样,而绘之更是没有说话。

    进了村,绘之便道:“我到家了,麻烦停下车。”

    慕垣敲敲马车壁,马车停下。

    绘之跳下车,又解开缰绳,抱着包袱,牵着牛站在路旁认真的道谢。

    “今日真是多谢您了。”

    马车里头没有点灯,不过大家都适应了黑暗,慕垣看向她,语调轻快的道:“举手之劳。”停顿了一下,接着又道:“以后不要太客气才好。”

    绘之往村里房屋聚集处看了一下,到底又关怀一句:“那今天你们还连夜赶路吗?”如果要留在村里住,又没有合适的地方,她或许可以找陈力帮帮忙。

    “不了,”慕垣轻声回答:“我们会留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