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三十八章埋祸

时间:2018-02-10作者:鲤鱼大大

    原来这单子上本来陪送的大部分是聘礼的东西,他觉得光聘礼显得不好看,回去又“无中生有”的添加了一堆玩意儿,这一来一回自己估摸着能多赚个三五百两,正对于自己这一主意沾沾自喜呢,这下反而被打了脸。

    因他觉得自己添加的东西太多,把韩家的聘礼的东西删减了好几样,那么要是按江氏的说法还回聘礼去,现在嫁妆单子上没有的那些东西,苏家还得另外补上!

    对于苏行言来说,真是剜心割肉一般的难受。

    他既想要面子,又想要里子,谁知一出好到不能再好的计策,被江氏轻飘飘的就破了。

    苏行言有口难言的拿了除了聘礼以外的东西走,身后还跟着几个去他家抬回嫁妆的婆子。

    苏行言心里很想拖延,想回去以次充好等等,他并不是没有招数了,可世上并不是只有他一个聪明人,江氏也明白打铁趁热的道理,没等他说话就轻飘飘的派了婆子跟着出来了。

    绘之回来的时候,陈力正给石榴讲到苏行言如何狼狈,如何脸黑。这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她,继续说的热火朝天。

    “这是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可不呢,听说苏老爷等人走了,关起门来打苏太太来着。”

    “哎,绘之投胎到苏家,可真够可怜的。”

    “是命苦。从前只觉得我苦,不过我爹好歹把我拉扯大,也没一而再再而三的卖我。”

    绘之很安静的听了一会儿,还是她身后的慕垣有点听不下去,低咳一声:“这菜卖不卖?”

    石榴吓了一跳,抬头先循着声音看见慕垣,又看到绘之……

    “石磨煎饼吃不吃?豆面的。”绘之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三张热饼,问石榴。

    石榴背后说人,还被人抓了现成,脸都红了,嗫嚅着道:“吃吧。你吃了吗?”后一句就是没话找话了。

    陈力比她脸皮厚,已经跟慕垣搭讪了:“您要买菜?要多少?”

    慕垣笑,将肩上背着的筐卸下来:“把这筐装满。”

    陈力道:“那可不少呢。这里有四样,你看你要买哪种?”

    绘之用嘴自己叼了一张饼,塞给石榴一张,又递给陈力一张,而后才把嘴里的拿下来,空出嘴来说话:“给他拿那个野韭菜,再弄些小葱。”

    而后扭头对慕垣道:“这两个包饺子,味道都极为鲜美。”

    慕垣对她露出一个极其浅淡的笑:“嗯,那就要这两种。”

    绘之三个人手里都拿着饼,又没有干净地儿放,只好让慕垣自己拿菜。

    石榴终于插上话:“都是今儿早上现割的,新鲜着呢。”对于自己昨天给菜浇水的行为十分得意。

    慕垣蹲在地上,仔细挑拣,闻言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要是平时,石榴肯定就忍不住问绘之是在哪儿遇到慕垣的,可现在她刚跟陈力谈论了绘之一番,还被绘之听见,心里肯定是极为过意不去的,于是一张俏脸硬生生的被自己憋红了。

    绘之三口两口的把饼子吃了,也没理她,看着慕垣拿的差不多已经站了起来,便道:“都是自家种的,也就不论斤称了,你给十个钱吧。”

    慕垣笑:“太少了,你平日卖多少,就给我算多少。”

    “没少要,十个钱就成。”绘之干脆。

    慕垣遂不再坚持,摸出十个钱数给绘之。

    绘之伸手接了,而后蹲下从摊子上捡着另外两种也给他放了一些进去:“别嫌弃,拿回去尝尝吧。”

    慕垣忙上前拦住:“这就不好意思了,本来也是我要买的东西。”非要再留下五个钱。

    绘之不惯跟人拉拉扯扯,只好另外多收了两个,其余不肯要了,道:“要是认真算账,上次的摊子费用我们也得给你们。”

    慕垣眼神含笑,看着她轻声道:“你们这样做买卖不行的。”至于怎么不行,自然是“无奸不商”。

    绘之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自己没有什么大志向,也不多言,只问一句:“徐夫子还好吗?”

    慕垣道:“很好,他精通算数,很得庄主看重。”

    绘之道:“如此最好。”她能和离,除了感谢韩铭,还要感激徐夫子,当初徐夫子若是向韩家告密或者上门教育她一顿,她也和离不成,再者,徐夫子被韩家迁怒,她也不能视而不见,假装跟自己没有关系。

    慕垣被她略显“老成”的口气弄得有些失笑,对于她的事终于有些好奇,上次徐夫子想说来着,他没问,徐夫子不知道什么缘故,也就没有再说过。

    慕垣走了,石榴还不说话,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饼子。

    绘之又看她一眼,问陈力:“刚才你没说完吧?后头又有什么事了?”

    陈力“啊”一声,“你怎么知道?”

    绘之心道:“你表情告诉我,后头还有更大的事。”

    她问,陈力再不敢用谈论八卦的心情说苏家的事了,直接老老实实的道:“苏老爷纳了李姨娘的妹子为妾。”说完就低下头,根本不敢看绘之的脸色。

    绘之却不觉得生气伤心,也没有难过的情绪,继续问:“怎么纳的?”总不是正正经经的走正常程序纳妾的吧?

    陈力呼出一口气:“是李姨娘的妹子从假山上滚下来,正好被苏老爷救了。”

    一旁装鹌鹑的石榴也不由的瞪大了眼。

    绘之懒得细问,催促道:“说啊,把事情说的详细一点。”

    陈力再三确认她的语气没有起伏,这才敢确定她是真不在乎苏家人了,于是也不“含蓄”,把自己知道的,有关苏行言跟李姨娘妹子的相遇相识的经过都给讲了。

    李姨娘大名李牡丹,她妹子叫李百合。百合姑娘被韩南天着意使人寻回,之后李姨娘来了麟县之后,她就在李姨娘的院子里头住下了。

    韩南天对李姨娘是小别胜新婚,对她则还算斯文有礼。

    江氏叫人盯着看了几日,发现韩南天好似真无心思,便也放了心不再多管,不过,不管归不管,可并没有真正放心。李百合一个未婚女子,韩家院子里可是有人常来常往的,江氏很讨厌在她眼皮子底下出些不好的勾当。

    谁知,今年不知道是不是江氏犯太岁,她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等李百合衣衫不整的被苏行言抱在怀里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江氏简直恨不能晕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