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三十七章扯皮

时间:2018-02-10作者:鲤鱼大大

    石榴一旦认定,那是相当虔诚,指挥绘之:“你去看看祈雨都需要准备些什么,缺少的,咱们赶集去买上。”

    绘之陪着小心给建议:“不是说心诚则灵?咱们认真拜拜不行吗?”

    “不行,不烧香不烧纸的,能叫认真吗?!”

    绘之心道:“恁啰嗦。早知道我自己去浇地去了。”也不是没有浇过。

    说起赶集,石榴从屋里出来,去圈出来的菜地里头看了看,很煞有介事的道:“明天早起,割了菜趁着新鲜去卖一拨。”

    绘之小声道:“那得半夜就起来。”她发现石榴自从重新回来,这气势简直一日千里。万幸,万幸,石榴即使气势如虹,也不令人讨厌。

    既然要半夜起,那么早睡就很有必要了,绘之被石榴灼灼目光看的很有压力,自觉道:“我翻翻黄历,看有没有祈雨的法子。”说完就飞快的回了自己屋子。

    石榴则围着菜地转悠,看了半天,决定要最后给菜再浇一次水——这样夜里菜们再长一截子,就能卖更多钱!

    陈力去而复返,做贼似的站在门口冲石榴招手。

    石榴见他仍旧没好生气,不过声音倒是压低了,走过去问:“作甚?”

    陈力皱着眉道:“这村里的人不知道三奶奶住在这里啊?”

    石榴:“别人知不知道,我们怎么知道?”

    陈力:“……”

    他深吸一口气,很有耐心的道:“我这不回韩家老宅么,就有人来打听你们的事,我给搪塞过去了,想着问问你们对外是怎么说的?”

    石榴一听心里更加不喜:“怎么说的?这宅子是范成买的,绘之跟范成是族中的兄妹,住在这里能有不对吗?”

    陈力在心里念叨了一句“怼天怼地小辣椒”,面上还挤出一个笑:“对对对,是该这么着。”

    恨不能把韩铭立即拉过来,好看看这俩女人的真面目。

    他回去之后,再有人问,他便把范成的前程夸的花团锦簇,说韩南天多么多么倚重他云云。

    陈力也是很有生活的智慧,他知道单独说绘之跟石榴,那经不起人推敲,现在两个人既然住了范成的宅子,绘之又跟范成说是同族,那么范成有出息了,旁人想来找绘之的麻烦,自然也要考量考量。

    用个不大恰当的比喻,投鼠忌器。

    不管怎么说,陈力的到来,是解除了绘之跟石榴的一些潜在的麻烦。

    绘之跟石榴赶集,陈力知道了,也赖着跟上了。他回来这里,那是带着任务的,是要趁机撮合绘之跟韩铭和好的,即便没有机会撮合,那也要时不时的捎信给韩铭,跟他说说绘之的近况,或者在绘之面前,嫁妆不经意的说起韩铭的好处来……

    总之,这些事都比洗马容易!

    陈力牵着他那匹劣马,驮着绘之种的菜,一边走路,一边打了个哈欠,磨蹭了一下马脖子,就这样还被石榴嫌弃。

    “你离我们远一点,被人看到我们以后还要不要嫁人?”

    陈力继续吐血,离了她们俩有数十米,然后了使劲竖起耳朵听俩女人说话。

    石榴看了陈力走远,这才跟绘之说话:“不知道还会不会碰上徐夫子。”

    徐夫子是读书人,正经跟她不一个世界,她问起徐夫子,其实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不过绘之没有她这些旖旎心思,直肠子的回答:“应该不会了吧,毕竟西水那边也不近。”赶一趟集市要用一整天的时间,她们这些捎带着卖点东西的人还比不上那些常年赶集的,人家可是见天大半夜就起来。

    石榴:……

    绘之无意间给陈力报了仇。

    到了集市上,石榴就让绘之去买纸跟香:“我这有陈力呢。”

    陈力一边心里腹诽我是牲口啊随便你使唤,一边还老老实实的铺排了摊子,他心里泪流满面,恨不能让这俩女人栽个大跟头,然后老老实实的回麟县去安生过日子。

    见绘之走了,他开始策反石榴:“你可别忘了三爷叫你来是做什么的。”叫他看来,石榴简直就是反客为主,竟然指挥起绘之来了。

    石榴揉了揉依旧发酸的胳膊,白他一眼:“三爷那样想,他娘会同意?我倒是同意,咱们说了能算吗?三奶奶两手清风的出来,也没见韩家有什么表示。”

    陈力一听这个就抽冷气,牙酸道:“你还不知道吧,苏家跟府里闹了好大一出呢!”

    石榴反应了一阵子,才明白这苏家是谁家。

    “他们闹他们的,关我们什么事?”

    陈力噎了一下,悻悻住嘴。谁知没过多久,石榴就憋不住了,今天她们来的早了,集市上都是摆摊子的,闲坐发呆,闲话八卦也聊以解闷。

    陈力经她再三恳求,这才跟讲故事一样说起来。

    不出江氏所料,苏行言再跟苏氏上门,拿出来的单子果然是跟真实嫁妆单子很有出入。

    江氏拿到后头一对比,顿时冷笑:“他们竟然也敢!”简直就是明火执仗的打劫!

    心腹道:“夫人,咱们就说都找到了,拿出去给他们对比对比,看看他们有没有脸。”

    江氏略加思忖就放弃了这个做法,她固然也想这样痛快的看苏家被打脸,可以韩家现在的地位,她再做这样的事,就显得她肤浅了。

    韩南天野心昭昭,江氏若是一直无知粗鄙,那必定是要般配不起了,她并不想熬一辈子落一个下堂糟糠的结局。

    江氏拿着单子又仔细看了一遍,而后道:“算了,除了是聘礼的那些东西值点钱,他们陪送的这些,往大了写,也过不去几百两银子,就不跟他们扯皮了。”至于聘礼,本来就是他们家的,这和离的嫁妆拉回去,聘礼自然也要收回来的。

    苏行言却是忘了聘礼这一遭,所以江氏出来后一说收回聘礼,苏行言顿时如遭闷棍。

    聘礼正经是该还回来的。

    但苏老爷作为一个抠门,进了自家门的东西,根本没想过还回来的事。或者,在他的下意识里头,韩家有钱,所以韩家不能跟他家计较这些钱财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