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三十六章书中自有

时间:2018-02-10作者:鲤鱼大大

    石榴朝陈力翻白眼:“你找哪个三奶奶?我们这里可没三奶奶!”

    陈力总不能跟她一个闺女挤,不好动手的下场便是快要被推出去了,眼见石榴要关门,陈力忙插手当着门,大叫道:“姑奶奶!姑奶奶行不行?!”

    石榴噗嗤一乐。

    想起绘之可能还在睡,连忙啐他:“你小声点儿!”

    陈力见石榴这么沉住气,诧异道:“怎么,三奶奶还在睡?”

    绘之在石榴大声嚷嚷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听到另一个略熟悉的声音,突然一怔,不过发怔也没耽搁她起床,本就和衣而卧,现在只不过是将被褥卷起来放好。

    等她出来,正好赶上陈力的问话。

    “陈力?”

    陈力听到她的声音,抬头“啊”一声,见绘之的模样分明是刚醒,不由在心里嘀咕,难不成三奶奶跟三爷和离就是为了在乡下混吃懒做?

    石榴问绘之:“你也醒了?怎不多睡会儿?”

    绘之道:“听见你们说话了。站在门口算什么事?进来说吧,你也去吃饭。”又问陈力:“吃过了没有?要不就在这里对付一口?”

    陈力对着绘之没有对着石榴那么自然,挤出一个“正经”的微笑:“多谢您了。”

    绘之点头,上下打量他一眼,而后收回目光回自己屋里头去了。

    东西屋绘之跟石榴分住了,留了正屋会客吃饭都在这里。

    陈力进去一打眼,正屋里头空荡荡的,就一张桌子,两条凳子,再对比韩家的家宅的奢华,便有种说不出的惆怅。再看桌子上碗筷都没收拾,显然是“贤惠持家”的品质在这里也不存在……

    他怎么有种类似明珠暗投的忧伤呢?

    石榴领他进门,也没让他,自去洗手漱口,回来就坐在桌子前吃饭。

    “你们就冷锅冷灶吃冷饭啊?”陈力咋舌,石榴好歹也是做过府里的大丫头吧?虽然在乡下的时日多,可就是韩家在乡下,也没有吃冷饭的习惯?

    石榴没觉得这是个事,天又不冷,这饭一直在碗里扣着,也不算冰凉,偏陈力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叫她懒得同他解释,直接又问:“你来到底有什么事?我可跟你说,不看在你是个熟人的份上,这个门你是进不来的。”

    陈力被她冷心冷肺的样子给镇住了,心里暗暗咋舌,莫怪都说最毒妇人心呢,这才离开府里多久,就这样子对待旧日相识……心寒,心塞……

    他这厢被一口寒气塞在心里,几乎要悲伤逆流成河,谁知石榴竟不收手,又往他心头撒盐:“快说啊,吃完我还要回去睡。”

    其实播种那几天也不是没日没夜的干活,但那时候就是心里存了一个事儿,整个人处于一种不干完睡不踏实的状态,现在好了,种到地里,身心都一下子放松了,是心满意足的疲惫。

    陈力越发的蛋痛,对比韩铭的晚睡早起,绘之跟石榴这日子简直就是明晃晃的打脸啊!——顿时感觉三爷的情谊都流到臭水沟里了有没有?

    他脑补的这么欢快,石榴是不知道的,三两口吃完了饭,她把东西往一旁的提篮里头一放。

    陈力努力捋直了自己的舌头,不死心的问:“你不洗碗?”

    石榴累死累活的,对于陈力这种关注重点,从心底鄙视,看他的目光跟看“朱门酒肉臭”似的,声气也变得更加不好:“你来是什么事?”

    看到她的样子,陈力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不受欢迎啊!

    “没什么事,呃,我以后会留在村里,你们有事可以去韩家那边找我。”陈力丢下一句这个,匆匆的告辞了。

    石榴本来站起来要送他,见他跑的跟身后有老虎追似的,便又重新坐了回去,右脚抬起来踩到凳子上,嫌弃的说了仨字:“嘁,稀罕!”

    绘之收拾妥当了出来,就见陈力已经走了,还问石榴:“陈力这是回来有事?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按理她跟石榴两个女人,是该跟男子避嫌,不错绘之自忖自己被休了一次,又和离了一次,已经算是很有阅历的妇人了,就不用再厚着脸皮往黄花大姑娘那一堆里头凑了,因此避不避嫌倒是不大十分要紧。

    石榴哼道:“谁知道他来做什么?话都说不清楚就走了。”

    绘之“哦”了一声,出去看天。

    石榴问她:“怎么了?”

    绘之道:“要是下点雨就好了,省下咱们去浇水。”

    石榴一下子将头磕在桌上,哀嚎一声:“我还想睡!”

    绘之也打了个哈欠,脸上带笑:“这个倒是不大着急,再等两天也使得。最叫人受不了的是,左等右等不下雨,只好去浇地,结果才辛苦浇完,天上也下开雨了……”

    石榴张嘴:“这是得罪了老天爷吧?!”

    绘之扭过头来笑:“我娘也这样说过。”

    石榴知道绘之嘴里的爹娘只有范公范婆,便问:“难不成你就是那倒霉孩子?才浇了地就遇上下雨了?”

    绘之不甚在意:“我种地种了好几年,遇上这样的才不奇怪好吧?”

    石榴想象一下,都觉得那种郁闷不是常人能够承受,顿时乐了。

    绘之看她傻乐,自己也笑:“后来这种情况就少了,差不多也会看一点天色。”

    石榴一听忙问:“那你看现在像不像要下雨的样子?”相比笑话绘之,当然是避免了接下来的浇地的辛苦更为重要。

    绘之正正经经的再看一遍天空,湛蓝晴朗,万里无云……

    不知怎么,竟是又笑了。

    石榴抓了抓腮帮子,觉得很不妙。加上刚才被陈力那嫌恶的口气弄的情绪不好,她想了想道:“要不我们设坛祈雨吧?!”

    绘之一个踉跄,扭回身重新看她。

    石榴冲她嚷嚷:“看什么看?贵在心诚懂不懂?!”

    绘之不敢惹一个炸毛的女人,双手投降,真诚的问:“你会设坛祈雨吗?”

    石榴当然不会。

    “……书上有没有?……”

    好吧,石榴不是万能的,绘之更不是万能的,但书是万能的。石榴虽然识字不多,可已经充分认识到知识是第一生产力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