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三十五章种地

时间:2018-02-10作者:鲤鱼大大

    苏家闹得一出又一出的戏韩铭不知道,绘之就更不知道了,她趁着天好,已经着手开始种长生果了。

    她从前是琢磨着种了许多东西,但种这个还是头一回,手里没有数,拿不定主意,有限的一点知识还是从卖这个的老农那里知道的。

    最终,跟石榴两个人一块忙活,留了一半带壳的,选那些又大又饱满的,要是两个或者三个,就拆分开,又捡出一半不带壳的,打算两种方法都试试,看到底是带壳下种产量好还是去了壳下种产量高。

    种子用水浸泡了一日夜之后,一颗颗看着都像是吸饱了水的样子,便被黄牛驮去了地里。

    这时候播种是徒手去种,坑不能挖太浅,家里只有一把小铲子,绘之给了石榴,她自己用一块磨尖了的竹片,就这样,用竹片挖出一个小坑,每个坑里塞两个或者三个种子,再埋住,压实。

    石榴不服:“压这么结实,又埋的这么深,万一种子冒不出芽来怎么办?”

    “不埋深一点,根扎不住,再说要是太浅了,万一给鸟刨出来吃了怎么办?”

    好吧,石榴叹气,种点粮食真不容易,要防着人偷,防着老鼠偷,还得防着鸟偷……

    下种的这个过程是很累的,两个人都蹲在地里,步履艰难的往前一点点的挪动。

    唯一能够支撑她们的,大概只有对后期丰收的期待。

    可为着这点收获,付出也是相当的多。

    两个人一起,花了近五天的时间才算将种子都种完。其中有八成是绘之种的,但显然,从疲惫程度上看,石榴是完全碾压她的。

    种子种下去,以后就只管浇水不管其他了吗?

    并非如此,幼苗出土头两片叶子展开时,还要进行清棵蹲苗,把弱苗清理出去,长得太过拥挤的,还要分开它们,那又是一个大活。

    绘之一边干活,一边想起范婆从前说的老鼠偷地里的长生果的事来,说它们都是趁黑行动,常常两只一块,母老鼠仰面躺地上,把一堆花生搁在肚皮上抱住,公老鼠用牙咬着它的尾巴,在地上拖着它走……

    啧啧,想象一下那画面,还叫人觉得怪不容易的。

    不过再不容易,绘之也不希望辛苦的劳动成果被偷了。

    “要是敢来偷,真抓住红烧了。”她一边笑着摇头一边自言自语道。

    绘之播种的时候,陈力正抓着韩铭的大腿哭诉。

    “三爷明鉴,小的就是嘴臭,对三爷跟三奶奶从来都是忠心不二的!”

    韩铭也不是真就厌恶了陈力,只是陈力当初说的话太刺他的心,这才小惩大诫一番。

    此时见陈力努力做出一副“幡然悔悟”的样子,便开口问:“那我的话跟姐姐的话,你听谁的?”

    陈力懵逼:“……”与韩铭的清冷的目光对视一会儿,又拼了老命的挤压自己的脑汁,而后小心翼翼的道:“三爷叫我听谁的,我就听谁的!”

    他这是将问题又推给了韩铭,算是一个不得罪人的答案。

    不过韩铭并不满意,他收回视线,目光落在面前的一本书上,上头有句“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他清楚,自己执念太重,已经入了魔障。

    或许在外人看来,绘之平凡无趣,根本不值得他这样,可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便是整个宇宙的其他都加起来,也比不上她。

    他的痴心,甚至使得他失去了她。

    是错付吗,他从不这样觉得。他从来也没敢过多的奢求其他,只是自己喜欢她。

    喜欢到,听到她说抓住他要揍他,连这种接触,想一想都觉得甜蜜,都脸红。

    陈力就更加懵逼的看着韩铭脸色渐渐红了。他暗搓搓的想,三爷都打发了石榴去乡下,难不成是还不放心?要是也想将他打发回去,那也好办,在乡下给绘之看门,也比在韩家洗马强!

    于是他转了转眼珠,用韩铭听得见的声音“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三奶奶在乡下如何了?还有石榴,去了不知道有没有给三奶奶添乱……,说不定三奶奶这会儿也想三爷了呢!哎,可惜就是隔得远,不好见面所以不知道,要是能有个传话的人,就好了!”

    韩铭在陈力说那句“三奶奶这会儿也想三爷了”的时候,就立即原谅了他!

    等陈力说完,韩铭立即问:“那你说该怎么办?”

    陈力换了个跪地的姿势,仍旧抱着韩铭的腿道:“三爷,就让小的去一趟吧?!”

    熬不过陈力的“苦苦哀求”,韩铭最终答应了他。

    不过陈力不比石榴,他是“将功折罪”,所以韩铭只是叫他去乡下,而分文的赏赐都木有。

    事实上,韩铭也没钱了。

    陈力只好自力更生,凭着自己之前洗马的微末功劳,混借了一辆马车——,很不幸,拉车的马就是之前那匹跟他不对付的。

    叫往东,马就故意往西,陈力只好绞尽脑汁的跟它耗,直到把自己耗得精神衰弱,才勉强上路。

    陈力就这样倒霉的、一路“崩溃”的回了东埔村。

    连种了几天地,绘之跟石榴都累得不轻,浑身肌肉罢工不听使唤的那种,到了终于能休息的这日,两个人都睡了懒觉。

    绘之还勉强起来做了早饭,石榴就根本没起床,绘之自己胡乱吃了几口,也觉得浑身疲惫,想着石榴起来还要吃,就偷了个懒没有收拾桌子。

    她再回去睡,那就比石榴睡的更沉了。

    陈力来敲门的时候,石榴打着哈欠去开门。

    这下给陈力误会的!

    “你们还没起来?”这天都晌午了!

    石榴懒得跟他掰扯,挡着门口:“你来做甚么?”

    陈力伸长脖子往里看,什么都没看见。

    “就你自己在家?三奶奶呢?”他这样问,纯粹是下意识的觉得绘之不会这么懒。

    石榴也是过了好几天才完全的改了口,此时听到陈力说话,便伸手推他:“三奶奶在三爷爷家,走走走!”

    陈力一路“辛苦”,脑子都不转,还傻乎乎的问:“啊?三奶奶上三爷爷家去干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