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三十一章旧相识

时间:2018-02-10作者:鲤鱼大大

    路上,绘之跟石榴两个人也遇到三五成群去赶集的人,大家互相散漫的打量几眼,也就过去。

    石榴起初还紧张,后来发现外头的人也不人人都是坏人,终于放下心。

    五十多斤的菜不算太沉,那得看走多远,绘之背着走上七八里地还行,再多,她也累,也出汗了。

    石榴看着她的汗水,突然想起三爷,顿时脊背发凉——三爷为了绘之都肯跟父母顶着,都肯改过自新认真念书,这要是自己在牛背上坐着,绘之背着菜气喘吁吁……

    “姐,我歇好了,你上来,我背着菜走一段。”

    绘之擦了一把汗:“你下来让牛背着菜就行。”她还怕石榴把菜给弄油烂了呢。

    石榴不听,非要抢,绘之爽快的给了,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了三步就摇摇欲坠——先前歇的那些竟像白歇了一样。

    “好了,你跟我一起走路就行。”

    虽是从牛背上下来,不过石榴没走几步就挽上她的胳膊,去掉了菜蔬的负重,身上又挂了一个人……

    绘之侧目看她,见她理所当然,心里再不乐意,也只好拉上她了,不过嘴里却要念叨几句:“早就说了路途很远。”

    石榴这会儿觉得做只不怕开水烫的死猪很好,嬉笑道:“你都说了十遍了。”

    “还差两遍。”

    “啊?!”

    “我才说了八遍。”八遍也表达不了她内心的纠结。

    不过,一个人走路跟两个人走路,感觉到底不大一样,有种别样的热闹,自己赶路,那是闷头向前,跟石榴一块,她咋咋呼呼,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骄傲劲又跟井底那只蛤蟆有得一拼,嗯,有种无知的萌。

    即便如此,两个人到达集市之后,太阳也升得老高。石榴看见一处空地,连忙指着道:“咱们就在这儿卖。”

    绘之扬了扬下巴:“从这儿经过的人,大都在里头买好了才出来,即便想买,那意愿也打了折扣。咱们进去看看。”

    石榴只好皱着鼻子跟上,她觉得脚底肯定起水泡了,不管了,回去死活要趴牛背上!

    果然越往里头走越热闹,道路很宽,人多却不显得拥挤,石榴东瞅瞅细看看,已经发现一堆自己想买的东西了。

    她再也不嫌脚底疼,蹭蹭蹭跑到绘之跟前,打报告要买买买。

    绘之拦住她:“等我找到地方安顿好了,你再逛。”光天化日之下,她倒是不大担心石榴逛没了,她耳力好,隔着一百米,石榴嚷一声,她也能听见。

    两个人正说着话,前头右侧路边一个青年男子卖完了东西正准备收摊,绘之看过去,那人也正好看过来。

    两个人目光相碰,俱都猛地一愣。

    不是别的,也算旧日相识。

    绘之穿走了小木屋的那件短褐,留下了自己缝的歪歪扭扭的针线活,好巧不巧的,现如今又穿在那个人身上。

    彼此尚未说话,后边不远处突然有人唤道:“慕垣,你快点,咱们早点赶回去。”

    这声音熟悉,绘之扭头往后看去,原来在道路左侧却又是一位相识,是东埔村学堂的夫子。

    绘之显然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夫子:“您……”

    石榴在她身边,又凑近了,闭着嘴用喉咙发音:“忘了跟你说了,夫子被夫人辞退了。”

    绘之这下感觉话都不会说了,看来,这又是一遭迁怒。

    突然觉得自己造了不少孽怎么办?

    倒是夫子显然比她看得开,朝她拱了拱手,粗粗的行了个礼,脸上露出微笑。

    绘之一只手牵着牛,另一只手在石榴手里,只好亦同样含笑的颔首示意。

    夫子此时已经走到前头来,问:“你们这是来做买卖的?”

    “是,种了些菜,种的有点多,出来卖一些。”绘之轻声解释。

    这时方才的青年也已经收拾完了,插话道:“我这里空大,你们可以在这里卖。”

    绘之刚才就是打的这种主意,闻言立即道谢,先将牛牵到一旁,让石榴看好,她则麻利的将菜放下来,解开布袋,捡着好的取了两捆:“这个不值钱,你们拿家去吃,只别嫌弃。”

    夫子笑:“偏我们的东西卖完了。”

    绘之连忙道:“说笑了说笑了,说起来是我们占了便宜,来的晚了,没有好地方……”

    被唤作慕垣的青年拿出一块小竹排:“这地儿已经交过钱了,这个给你拿着,他们要是再来要,你就拿出来给他们看。”

    绘之连忙翻自己的钱袋,低头道:“您给了他们多少钱,我出一半。”

    慕垣这下笑了,略平凡的面目顿时显得温暖:“不用了,相逢……,又跟徐先生认识,何况你还给了我们菜……”

    他话说的很缓慢,给人一种可靠又踏实的感觉。

    绘之已经抓了一把钱在手里,闻言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正尴尬着,徐夫子说话了:“我们俩摊子一共交了七个钱,你就不用拿了,不值你那些菜钱……”

    慕垣也道:“我姓慕,叫慕垣,以后见面你我相称,就别用敬称了。”

    他们这么说,绘之只好道:“却之不恭了……”又问徐夫子:“我回了东埔村,不过没有看到您,您现在在什么地方?”她连累他失业,即便现在没有能力补偿,也要先问着些,万一以后有机会,她还是要回报一二的。

    徐夫子笑:“大班的孩子走了七八成,我正好烦了教书,便去了西水那边,现在在慕家庄做账房。”

    绘之似懂非懂的点头,她既不知道西水在哪里,也不知道徐夫子为何做了账房还要出来做买卖,但直觉又告诉她,问的太多是很失礼的一件事,只好疑惑着目送了这两个人离开。

    没想到,她不知道的事情,石榴竟然知道,就听石榴哇哇叫道:“慕家庄啊!徐夫子还真有本事,怨不得人家都说要多读书多读书!”

    绘之问她:“你知道西水跟慕家庄?”

    “西水就在咱们东埔村西边啦,隔着一条大河,其实冬天结了冰过去倒是不远,不过平常么,就得绕路。”

    绘之懂了,两个村之间没有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