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二十八章脑补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南天正在李姨娘的屋里逗小儿子,不过月数大的娃娃,吃睡之余,并不哭闹,很是讨喜。

    韩南天难得被勾起慈父心肠,听到下人说韩铭过来请安,略一愣,便起身道:“叫他去西间等我。”

    李姨娘笑着道:“三爷自从病好了,也不肯来我这里玩耍,本来还指着他带着弟弟一起玩的,不想竟是跟我生分了。”

    她说的亲昵,惹得韩南天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他也是成过家的人,你不许招惹他。”

    李姨娘用手捂着羞红的脸,娇嗔:“看爷说的,我只把他当成孩子待承。有道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四哥这么小,将来还不是靠几个哥哥提携?”

    他们俩的说话声不大,不过却仍旧传进韩铭的耳朵里头。听到李姨娘的最后一句,韩铭眉头几不可察的一皱。

    像是回应他的内心情绪,东间很快传来小孩子的哭声,以及李姨娘催促韩南天:“爷快去见三爷吧,三爷在西间等着呢。四哥这儿恐怕是看见爷走,这才不舍得了呢!爷放心,妾身哄他就是。”

    韩南天要真是个耽溺于女色的人,那他也就不是韩南天了,虽然听出李姨娘话里话外的意思,他也没有多做停留,而是道:“那你哄哄他吧。”说完就出去见韩铭。

    韩铭规规矩矩的给他见礼:“问父亲安。”

    韩南天“唔”了一声:“这病了一场,成了家,倒是有些礼数了。”

    这话韩铭不知道该怎么接,便不说话。

    韩南天见他瘦弱单薄的样子,也说不出更重的话,问道:“我今儿就要走了,你可有想要的东西,趁着我在,给你寻了来。”

    韩铭想了想道:“我还想念书。另外陈力太聒噪了,父亲赏我两个老实听话的小厮吧?”

    陈力简直不敢相信啊!这请安回来,他就被打发去洗马!

    可惜,容不得他不去,接任的俩小子跟俩门神似的,牢牢的把着韩铭,他根本近不了身。

    陈力蹭到石榴那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我这掏心掏肺的,就是换来去洗马……”

    石榴也不清楚韩铭为何换了陈力,再加上她还有伤呢,对此也只能无能为力了。

    陈力继续道:“你到底考虑好了没有?你要是不走,难保我的下场不是你的。而且,我这一交接,肯定得把钱交出来吧,交给那俩臭小子还不如交给你!”

    石榴被他说得心有戚戚,还想考虑一下,结果听到外头两个小厮议论。

    “阿光去哪里了?”

    “他跟着何婆婆回东埔村了。”

    “有事?”

    “可不有事?!夫人叫人把留在村里的夫子赶走呢!”

    “夫子犯了什么事?”

    “我觉得他教的挺好啊,阿光之前跟着他念书,都能自己写信了。”

    ……

    夫子能犯到夫人手里的,也不过只有那一桩,就是帮着三爷写和离书……

    石榴眼神由迷茫渐渐变得坚定。

    “我去村里,去三奶奶身边!你快告诉三爷去吧!问问他有什么交代的吗?”

    陈力得了她的回答,飞快的去唠叨韩铭:“三爷,是石榴答应了。还问您有没有想交代她的?”

    韩铭听后放下手里的书,从里间出来。

    陈力这才算越过了两个继任者的防线接触到他,忍不住为自己掬一把同情之泪……

    委屈的热泪盈眶,小声问:“三爷,是小的哪里做的不够好?”

    韩铭看他一眼:“你很好,所以叫你去洗马,相信你一定能把马洗好。”

    陈力:“……”

    我心忧伤,惄焉如捣。

    我心里好难受,一颗心像一瓣蒜搁在蒜臼子里头被蒜锤子猛捣哇!!!!

    范成本想奔赴前线,挣一份军功,显见的他没这份运气,这天都准备动身了,又又又被人叫住了。

    “石榴姑娘赎身了,三爷开恩,让府里用车将她送回乡下去。”

    韩铭的新小厮虽然老实,可也大气,扔了一角银子给范成,看一眼被人架出来的石榴,而后回去了。

    范成心里嘀咕,你们东埔村本村的人那么多,却要偏使唤我这个外乡人,这可真不跟我见外。

    石榴受伤怕颠簸,这一路就真快不了。等到了地方,谁知却锁着门。

    范成去地里找了一圈,没发现人,回来拍门叫人,没人应声,石榴先急了:“三奶奶这是去哪里了?莫不是被人害了?!”

    范成也着急,不过他还能沉住气:“你等着我去问问左邻右舍。”

    问了一圈回来,竟是没个正经的答案。好歹从燕子娘那里知道,昨天还见她了。

    范成还急着回去呢,问石榴:“我翻墙进去看看?”这宅子已经给了绘之住,他再翻墙,那必须有个证人,否则容易说不清楚。

    石榴抱着包袱点了点头:“行,你去吧,万一三奶奶叫人害在家里,从外头锁上门,咱们可不都不知道?!”

    范成虽然觉得被害这话题太暗黑,跟乡村搭配不起来,但好歹是个正经理由,也就不再犹豫,翻墙去了。

    进去之后,先各屋找了一下,既没有发现尸体,也没有发现血迹,又见各屋板板整整,不存在打斗的痕迹,总算放心,大大的松一口气。

    早先他曾跟绘之说过,家里有一份备用钥匙,留在陶盆里头,进去先奔着陶盆去翻,果然发现钥匙还在,取了钥匙,从门里往外伸出手打开门。

    石榴瞪眼:“你怎么会有钥匙?”

    范成深觉女人们之中,还是绘之这样沉默寡言的更可爱一些。

    当然,这也不代表他就真对绘之有什么想法,不过是没有男女之情的情况下,与人相处的一点感慨而已。

    被这两人脑补已经被人害死的绘之这时候正牵着牛在集市上。

    这样的集市一般少有过来卖粮种的,不过也是她运气好,竟然真的找到了一家。

    绘之一见那粮种,心里就喜欢,不过还是谨慎的打听:“这是你家多留出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