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二十七章劝说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陈力磕磕绊绊、结结巴巴、绞尽脑汁,简直用上毕生的智慧:“您呢,首先得好好的,得吃饱穿暖,你想啊,你一生病,我们这些人得倒霉,不,我们都还不算什么,关键是三奶奶可不得挂念你,心疼你啊?!”

    一想到姐姐会惦念自己,韩铭的耳朵突然变得红通通的,他摸了摸胸口,觉得心肝肺都甜丝丝的。

    注意到他的傻样,陈力小心翼翼:“三爷?您,是不是饿了?”

    韩铭下意识的点点头。

    陈力大喜:“那快点儿,这是面条,还热乎正好吃,来,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咱才能考虑怎么帮三奶奶啊,对吧?!”

    “呜呜,三爷……,呜呜……”石榴的声音由远而近。

    江氏还跑在她前头,后头也跟了一串。

    结果,现实跟想象中的场景没有对上,进了门,扒住门框才好险没把自己摔倒。

    她再回头,看向仆从:“先不要去告诉将军了!”一句话可看出江氏心中对儿子的怨气有多满。

    韩铭正好吃完面,舌头舔了下嘴唇,看着陈力:“还想再吃。”

    一刻钟后,韩铭认真吃面,院子里头石榴认真挨打。

    石榴的目光若是能杀人,陈力铁定被削的比羊肉片还薄!

    陈力只能很抱歉的看她一眼:石榴,我对不起你……

    韩铭问陈力:“我有多少钱?”

    陈力一愣:“三爷,您要给三奶奶捎去?这也不是不行……,听说范成回来了,被将军的那个副将王树留在府里了,让他再跑一趟就是,他还熟门熟路……”

    韩铭:“我有多少钱?”

    陈力说了一通,人家根本没鸟自己,他只好说答案:“您成家前没攒下钱,成家后统共有一百八十两。”

    石榴挨揍后被江氏的人抬到了这院子的一间偏僻的耳房,这次因为“谎报三爷情况”被江氏打,其实论起轻重来,当然没有第一次重,但连接挨了两次揍,也是够丢人的。

    石榴呜呜哭一阵,想起自己跑着去找江氏的时候,心里祈祷只要三爷好好的,叫她做甚么都行,又忍不住笑,只是这笑也阴森森的透着可怜跟阴沉。

    所以陈力跟韩铭过来后,听到石榴一阵哭一阵笑的鬼哭狼嚎,两个人对看一眼,俱都打了个哆嗦。

    韩铭对于自己的决定也前所未有的迟疑了起来。

    不过他仍旧是走到石榴跟前,同她“商议”:“你要是留在韩家,说不定以后还要挨打,我把我的银子给你,你去村里陪着姐姐,姐姐不会打你。”

    石榴呵呵。

    韩铭看向陈力,用目光询问:“她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陈力也呵呵,直到韩铭说出打算,他都不知道原来三爷是存着这么个主意,不过叫石榴去村里有毛用?那还不是三奶奶多养一个人?

    “三爷或许石榴要好好想想?”

    韩铭干巴巴的对石榴道:“那你想想吧。”说完走了。

    陈力只来得及悄声跟石榴说一句:“只要你去陪着三奶奶,三爷打算把他所有的钱都给你。”

    石榴近身伺候,当然知道韩铭有多少钱,就算具体数额不清楚,那大概还是知道的,总是绘之的数倍。不过,光绘之留给她的钱就能叫她成为一个小富婆了……要不是考虑赎身出去,也是坐吃山空,她出去嫁人都有底气了——寻常人家的闺女谁有几十两银子的嫁妆?

    因此,她一听陈力的话,顿时瞪大眼:“真的?”

    陈力想了想,认真谨慎的回她:“我猜的,八九不离十吧。”

    石榴:要是自己现在能爬起来,一定先把陈力打一顿。

    陈力说完也发觉石榴看自己的眼神十分不善,于是迅速撤退,去了屋里,发现韩铭正在翻箱倒柜,问:“三爷,您在找什么?”

    韩铭抿着唇直起腰:“我要念书。”

    陈力心里很是呵呵,不过面上还是十分照顾面子的帮助韩铭把笔墨纸砚弄好了。

    韩铭嫌他晃来晃去,等东西收拾好了,就撵他。

    陈力便打了个哈欠抄着袖子走了,他在外间倚着柱子打了个盹,眼看天色变暗,歪头去看韩铭。

    这一瞧顿时来了精神。

    只见韩铭还在认真的写字……

    太阳打西边出来,天要下红雨啊,这是!

    “果然失恋叫男人成长!要是早这么努力,三奶奶有盼头,说不定就不会和离了。”

    “啧啧,八百年也看不到的盛景啊!”

    “真该要石榴也来看看!”

    “这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嘛……”

    韩铭的眉头渐渐皱起来,头没抬的刺哒他:“你一个人在那里嘀咕甚么?”

    陈力嘿嘿:“三爷,到了饭点了,小的去看看今儿吃什么啊!”

    一夜过去,第二天陈力一大早打着哈欠起来,正要打算叫韩铭起床,睁眼一瞧,窗户边的书桌前已经坐了一个人……

    “三,三爷?”

    韩铭撩起眼皮看他一眼,而后嘴里没停的继续读书。

    陈力立时也不敢多说什么了,不过心里仍旧是啧啧称奇的,他提了早饭回来,又去给石榴送饭,把韩铭的变化告诉了石榴,最后喜滋滋的道:“你说我厉害不,三奶奶没把三爷教好,这不愣是被我劝的一心向学了……”

    石榴给了他一个“你怎么不上天”的眼神。

    陈力蹲她旁边,抛了个媚眼:“哎,说真的,你考虑好了没有,照我看来,三爷肯定还能把三奶奶接回来,你别不信,这男人一旦立起来,真是顶天立地的一条好汉子!”

    石榴的回答则是认真埋头吃饭。

    可惜,陈力高兴的时间不长。

    早饭过后,韩铭去请安,江氏不咸不淡的问他:“在院子里头做什么了?”

    “念书写字。”

    江氏这里,不提念书写字,还想不起帮韩铭写和离书的夫子,这一下子可不想起来了?

    “行了,难得你知道上劲,去给你爹说一声,也叫他高兴高兴。他今儿就走了。”

    韩铭这厢道“是”后就退出来了。

    江氏迫不及待的交代左右:“咱们人都回来了,之前请的那教书的先生也用不上了,叫他再谋出路去吧,免得耽搁了他传道受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