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二十五章左邻右舍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默默无闻的在村里安顿下来。她出门穿粗布,不是扛着柴火,就是背着青草,早出晚归。

    把地里的野草都拔干净之后,她一面细心的将牛粪跟做饭烧出来的草木灰一一收集起来,一面思索起粮种的问题。地当然是要耕种的,荒在那儿看着也叫人心疼,只是东埔村附近没有集市,或许有,但她并不清楚,这就要朝人打听。

    只是,做活她在行,也不怕累,可要论到跟人交际来往,就有点犯怵了。

    勇气鼓了好几天也没有鼓足,倒是把家里院墙根里头的二分地给收拾好了,也种上了她自己带来的菜种。

    这日她正从院子里头的小井里头打水浇地,可算是听到门外有了动静。

    “你看,门都没锁……”

    “这两日都看见他家里头烟筒冒烟了,铁定有人。”

    绘之将水桶提到墙根,正好门外传来敲门声,她扬声道:“门没插,进来。”一面心里庆幸,可算是有人主动来了。

    大门吱扭开了,进来两个穿青布衣裳的妇人,绘之看一眼,觉得面目陌生,也拿不准这是村里的谁家。

    谁知这俩妇人显然也不认得她,对看一眼,起头说话的人迟疑的问:“你是?这不是小范买的宅子么?”

    绘之心里一松:“他去当兵,把宅子跟地都赁给我了。”

    村里的男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跟着韩家走了,两个妇人没有怀疑,不过因为不认识,眼中还是有些防备。

    绘之看她们好像手脚都没处放,自己也觉得尴尬,难不成要自我介绍?打死她也不乐意啊——正巴不得所有人都不认识她才好呢。

    她尴尬了,就低着头,重新提起水桶,去一点一点的浇菜地,种子刚撒上,浇的急了,恐怕把种子都冲到一处去。

    有个妇人一拍大腿:“险些忘了正事,我家是东邻,她是你家西邻,隔的不远,这不家里没水了,想来这里挑水来着。”

    她一说话,另一个妇人也开口:“这个小范,看着老实,却不料这么毛躁,宅子赁出去也不说一声,咱们都是妇道人家,也好有个照应啥的。”

    两个人大概以为绘之不会同意她们挑水。

    绘之道:“成啊,你们带了水桶跟扁担过来了吗?”

    两个妇人还要再说话,冷不丁听到绘之这么说,顿时脸色露出喜色,急忙道:“离得近,这就回去拿。”

    绘之等她们去而复返,也帮着她们拧轱辘,将水桶摇上来。

    她虽然看不出多么爱说话,但肯帮忙,这就叫俩妇人有了好感,一个表示自己姓李,有个闺女叫燕子,人家都喊她燕子娘,另一个说自己姓王,大家叫她王婶子。

    绘之说的少,做的多,听着两个婆娘你一言我一语的,很快就知道了不少事。

    譬如这一小片附近,就只范成这院子有口井,且打出来的水还不算难吃,除此之外便是村后头的小河了,河水可以洗衣服,浇地,但:“做饭就不怎么香,一股子泥沙味。”

    “打上一瓮水,多则十几天,少则七八天都是能够的。”

    燕子娘见了牛:“呀,小范把这牛也留下了。”

    绘之道:“是,这里野草多。”

    说到野草,这又是另一个话题,王婶子心疼道:“哎,这地,光剩下咱们妇道人家,可怎么种啊?”

    绘之知道,种地最麻烦的便是浇水,要是风调雨顺,老天爷给人指望,那还有个好收成,若是过上两三个月没有雨水,便成了旱灾。

    现在的庄户人家过日子,全指着老天爷。

    绘之却不敢,以她从前种地的经验,粮种从种下去到收获,除了雨水之外,再浇三次水左右,是最好的了。苗种有打蔫的苗头了,就赶紧浇水,再就是粒籽成型后,那不能浇水了,尤其是天气越热,越不能乱浇,她虽然不知道其中原理,可种地也不是一年半年,这点经验还是能琢磨出来的。

    绘之将水桶打上来的水倒入燕子娘拿来的桶里,问:“大娘,听王婶子说你家的地还种着?那你们买粮种从哪里买?”

    燕子娘笑:“都是自家留出来的,去外头买,那不得花钱?”

    怕绘之问她借种子,她紧接着道:“要是去外头,得过去南边那片山,可是累人,我记得有一年,自家的种子没有存好,叫贼老鼠咬了,燕子他爹就翻过山去买的,足花了我五十个钱,够一年花的钱数了。”

    绘之便心里有数了。

    她手里有零零散散的半两多银子,回来后也没花过,吃的是范成剩下的米面,粮种的价格大概是会比粮食的价格略高,但不会高太多——

    算了算这五十个钱能买回来的粮食重量,她觉得,或者燕子他爹其实,嗯,留了一小半当私房?

    当然这个事她是不会说给燕子娘的,认真计较起来,也没多大意义。

    燕子娘挑了灌得满满的两桶水走,回家倒水的王婶子又回来了。

    王婶子看着比燕子娘精明,旁敲侧击:“闺女你跟范成……?”

    “他算是我叔伯兄弟吧。”

    王婶子一听,心里松一口气,不一会儿却扶着腰吸气。

    绘之问:“你这是怎么了?”

    王婶子道:“唉哟,突然岔了气。我一贯腰不好。”

    绘之看着已经满了的两桶水,十分怀疑王婶子是故意,但又不好明说,心念电转,已经想到自己才来这里,实在不宜跟人交恶,便道:“那我帮你挑吧。”

    她力气是早就练出来的,一只手提一只水桶,倒比扁担挑着走还快,帮王婶子提回家倒进瓮里,再一看,也差不多快满了,心里先松一口气,幸好这瓮不算太大。

    又帮她提了两次,总算满了。王婶子一个劲的道谢。绘之拿衣袖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我走了。”

    王婶子送到门口,到了傍晚,打发自己家的小儿子送了一小碗饺子。

    是萝卜晒干后剁碎了包的。

    绘之数了数,一共六个饺子,再抬头,看见王婶子的小儿子,却忍不住笑,嘴角上还有一小块饺子皮。

    她招呼他坐下:“等我把碗给你刷刷。”

    问他:“你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倒是不认生:“四岁,叫栓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