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二十三章离开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又一次卖了夫子。

    他站在厅里,身体依然单薄,但眉眼生辉:“夫子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本就是我们家做错了,姐姐失去了父母,可伤心了。”说着就低下头,脸上的羞愧一览无余。

    气的江氏差点打人。

    “他们要离就离,难不成我还会舍不得么?”她怒气冲冲的对韩南天道。

    正说着,那出去给和离书备案以及打听药包的人都回来了。

    韩南天接过和离书看了一眼,就递给韩铭。

    韩铭则认真看了,确定是自己写的那份,而后声音清亮的对韩南天道:“谢谢爹。”

    韩南天被他一绕,再加上琐事缠身,竟然忘了之前问他的话:既然他这么喜欢绘之,又为何同意和离?

    韩南天看着韩铭脚步轻快的离开,对江氏道:“老大老二的婚事不能再耽搁了,老大媳妇要精明能干,老二媳妇要贤惠懂事,你好好琢磨一下人选,再出去打听打听人品,提亲的事有我。”妻好一半福,接下来儿子们的婚事他觉得应该慎重对待了。

    交代完毕,而后才听人说那药包的事,江氏没有回避,韩南天一想,叫她听听也好。

    “初步勘察,里头有丹砂、雄黄、白矾、曾青、慈石等,然而细料都不精……”

    八仙桌裂了一道纹。

    是韩南天震怒之下拍的。

    这些东西都是寒食散的成分,贵人当中流传说京中的老皇帝便是荒淫无度服食过多寒食散,才在五十岁不到就一命呜呼了。

    期间详情韩南天不知道,可这并不代表他不晓得这些东西不好。

    尤其是韩铭这般薄弱的身子,可以想见,若是绘之听苏氏的话给他吃了,说不得自己辛苦救回来的儿子就要重新去见阎王爷了。

    韩南天是好面子,但面子再大大不过里子。绘之和离闹得他脸上无光,还要背着让人误会是他嫌贫爱富看不上冲喜儿媳妇的名声,可苏氏夫妇为了荣华富贵,这般谋害韩铭,则更叫他愤怒。

    韩氏夫妇如何生气,绘之都不知道,当然就是知道,她也不想管了。苏行言的人品在那里摆着,当初结亲,虽说是救命,可与苏行言这样的人来往,无异与虎谋皮。

    她就收拾了两个包袱,这包袱里头都是范家的东西,韩铭倒是没有说让她带着这个带着那个,只是非要送她。

    绘之看他样子,快要哭出来似的,也就由他。

    倒是石榴多嘴问了一句:“还要去正院那里说一声么?”

    绘之道:“不去了。”

    不过走到院门口,看见身旁的韩铭,还是改了主意:“我在院子外头给他们磕个头吧。”

    下人去给江氏通报:“三奶奶要走,在院子外头给将军跟夫人磕头了。”

    江氏冷哼一声,韩南天脸色阴晴不定,倒也觉得绘之不似苏行言那般无耻,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到她的时候,便有心抬举她:“请她进来。”

    下人听了,心中尴尬,只能实话道:“三奶奶磕完头就走了。”

    韩南天跟江氏彻底堵心。江氏的心口窝是真的疼了起来。

    绘之看见来接自己的范成,忍不住惊讶。

    范成有些不好意思:“陈力昨天使人跟我说的,叫我来接你。”他拉了拉手里的缰绳,略带尴尬。

    绘之笑:“多谢了。”扭头跟韩铭说:“我走了,你回去吧。”

    韩铭仍旧紧跟了两步,看着她将包袱放进车里,然后自己又上了车……

    陈力圈着范成的肩膀走到一旁,悄声道:“将军说给三奶奶一所宅子来着,不过到现在也没人出来说这个事……”

    范成道:“放心吧,我买的那宅子,我也不打算住,本来想着过段日子就上来的,可以给她住。”

    “这样也行,你还是没懂我的意思,我是说你可看好了三奶奶,别让她走的咱都找不到了,我估计三爷还得闹呢。别忘了三奶奶是怎么嫁进来的。”

    范成往马车那边看一眼,韩铭正把着车辕跟绘之说话。他看了看,道:“知道了。”一个弱女子,能到哪里去?

    陈力这才松了手。

    绘之这边走的正好,因为不一会儿苏行言跟苏氏就过来了。

    他们来,自然是接绘之回苏家,可惜扑了个空,两口子又不舍得大老远的跑回村去追,也就只得暂时作罢了。当然,骂骂咧咧是少不了的。

    天气不凉不热,绘之跟着范成赶路,便掀开车帘同他说话:“黄牛还好吗?”

    “好的很,吃不少呢。”

    范成轻轻甩了甩鞭子,马儿踢踢踏踏的小跑起来。他眯着眼,想起陈力的话,便试探着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最近的事情一波接着一波,颇有点令这个年轻应接不暇。他做梦也没想到绘之竟然有勇气和离。不说韩铭,就韩家门第以及韩南天这个人,多少人仰望他!

    绘之道:“佃几亩地,在村里种地吧。”

    范成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故作轻松的道:“那正好,我买的那几亩地又怕荒了,又不懒得种,也不要你租子,你帮我种着吧。”

    他说完见绘之不说话,连忙道:“看这天时,不像是风调雨顺的样子啊!我主要是担心种了粮食,你还不够自己吃的。要是有多的,你就攒着呗。”

    绘之这才道:“还是定个契纸,白纸黑字写清楚了的好。”

    “也行,但不要写太多,三爷以后也用不上我,我送你回去后就仍旧去跟着将军了,粮食种出来,你留着就行。”他顿了顿:“我们都姓范,同宗同族的,互相有个照应,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

    绘之道:“好。不会客气的。”

    范成:“……”

    两个人尬聊了半天,终究是无话可说。好在范成赶车速度不满,沿路又没有兵事,总算是回到了东埔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