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二十二章一夜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李牡丹不是为了讨好绘之跟韩铭,而是为了在韩南天面前留个好印象。

    内心深处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当然也不会放过让绘之领情的机会,打发的小丫头一个劲的跟石榴说:“这可是李姨娘好不容易讨来的。”

    石榴道:“知道了。”塞了一把钱给那丫头。

    丫头以为石榴这是知道要告诉三奶奶呢,自忖办好了李姨娘的嘱托,欢天喜地的走了。

    石榴拿了冰块进门,冲韩铭使了个眼色。

    “三爷,这个用帕子包住给她敷敷脸,免得明天更肿。”

    韩铭接过来,小声问:“怎么这么冰,用温的不成么?”

    “不成,就是冰的才有效。”

    “哦。”韩铭乖乖的应了。

    两个人在门口分别,一个进内室,一个在外头收拾东西。至于李姨娘的施恩,韩铭没问冰块哪里来的,石榴也就假装忘记了。

    绘之得了韩南天松口,一身轻松的回来,跟韩铭说了几句话就睡着了,被韩铭拿着包着冰块的帕子冷敷,也只是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就又睡了过去。

    韩铭痛痛快快的趴在她床边陪了大半夜,到后头干脆就趴到她身边睡着了,两个人一个面朝墙,一个面朝外,背靠背,一觉到天色发白。

    一贯有规律的作息令绘之早早醒了,见了韩铭,也没有吵醒他,而是自己悄悄下床,帮他将被子掖了掖,就在站在床前看了他多时。

    不过看着韩铭,心里想的却是韩南天。和离的事她是凭着一腔恨意跟一时冲动做出来的,韩南天能够答应的这么痛快,是她不敢设想的。总之,这个结果,她已经满意了。从此跟这些人路归路桥归桥,她实在不想理会他们了。

    又站了一阵,这才往外间走。石榴也醒了,正提了热水进来。

    两个人像在东埔村的时候一样,安安静静的洗漱了,可她们也都彼此知道回不到过去了。

    毕竟三爷对绘之的好摆在那里,石榴竭力想板起脸,可怎么板都无端觉得心虚,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你的月钱还有些在我那里。”

    绘之轻声:“我不要了,都给你吧。你要是不嫌弃的话。”

    那都是钱,还有谁会嫌弃不成?

    石榴一听到钱给自己,心里是欢喜的,可没过几息就熄了心思,一边用抹布擦拭家具,一边讷讷道:“你回去,衣食住行,哪个不要花钱?”总不能再紧接着嫁人吧?!

    绘之道:“我自然有办法,一个人怎么着也能吃饱穿暖。”她曾经想过,若是韩家不同意和离,她就再跑到山里去,毕竟也不是没有在山里生活过。

    石榴叹了口气,有关这一点,她是丝毫不会怀疑的。

    “罢了,你不要就不要吧,要是在村里遇到麻烦,就托人给我捎个信来。”她惆怅的说着:“就算我办不了,那不是还能求求三爷么?!”

    绘之想笑,见石榴说的那么一本正经,便又忍了下来,她总不能辜负这份难得的心意。

    石榴抬起头看了一眼她的脸,上头已经看不大出痕迹来,可见三爷昨夜是没有偷懒。叫她自己说,韩铭对待绘之,可比绘之的亲生爹娘强多了,可就这样还暖不过绘之的心来,也不知道绘之那养父养母当初给她灌了多少迷魂汤。

    其实么,绘之在范家也从没有得到过娇生惯养的待遇。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久长,若是一味的娇生惯养,却是显得目光短浅。

    范公范婆,既没有压抑她的天性,又悉心栽培,让她这棵小树苗,受雨露滋润,又沐浴阳光,从前缺失的父母恩泽得以被他们补上。在范家的五六年,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好叫她成长为无惧风雨的大树。

    两个人安静的做事,韩铭揉着眼睛从内室走了出来。

    绘之习惯性的给他拿了青盐,好叫他漱口。就好似今日更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

    韩铭却记得:“姐姐,和离书送回来了吗?”昨天他问绘之,绘之说拿去给官府登记去了。

    “还没有,我一会儿去问问。”

    “唔,还是我去吧。”

    韩铭对于昨天绘之挨打,还是心有余悸。

    绘之一想:“这样也好。”

    韩铭便匆匆洗漱完毕,又胡乱塞了几口饭就跑了出去。

    石榴看着他的样子,是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你这么喜欢她,倒是死缠烂打苦苦哀求啊,现在特么积极和离是到底算个神马啊!

    给韩铭盖了一个大大的“缺心少肺”的戳,心塞的将绘之的包袱都系好了。

    韩铭去了主院。韩南天在李牡丹那里留宿,不过早上也又来了主院用早饭。

    韩铭跟着夫子,规矩是学过的,站在门口等着父母用完了,才进门请安。

    韩南天接了江氏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手,而后慢条斯理的道:“我听你娘说你很喜欢你媳妇,怎么这么爽快的同意和离?”

    事实上,江氏念叨了一夜“这是造了什么孽”!

    她生绘之的气,气她不知道好歹;生韩铭的气,气他傻乎乎的,绘之叫去东他不去西;生苏行言的气,那包药绝对不是什么好药,苏家却急着要绘之生孩子,而罔顾韩铭的身体健康;还气李牡丹,见缝插针,到处都少不了她,先是使人叫来了醉酒的苏行言,后头竟然还想着讨好绘之送了冰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