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二十一章送冰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南天一锤定音。

    苏氏见他主意已定,也觉得趁早撵了这小儿媳妇才好。麟县的好姑娘遍地都是,论起贤惠聪明,那是碾压苏绘之十条街。趁此机会,给三个儿子选上几个家世跟才貌都堪匹配的才好。

    苏行言则觉得实在没有面子,一甩袖子走了。

    韩南天对绘之道:“范公其人,虽然我只与他见了一面,但觉得是个可以深交的人。当日若不是情况特殊,正经该好生说一说话……”

    绘之拿不准他葫芦里头卖的什么药,便也不说话,只低着头,一边一心二用的想,爹娘都没了,范家那边回去也没什么意思,在东埔村倒是也行,反正只要给她一个清静,让她好好的给爹娘守孝就行。

    她心不在焉,韩南天却觉得她油盐不进,话也没什么再好说的了:“罢了,今天已经晚了,你先在家里住下,明日等我叫人拿了和离书给你,你再走不迟。”

    绘之得了实锤,倒是没再强硬,规规矩矩的行了大礼:“多谢将军,多谢夫人。”

    江氏在心里冷哼数声,强忍着才没讥讽她几句。事已至此,大家心里虽然诸多抱怨,但都不想说给对方听,也就散了。

    本来打算的好好的团圆家宴,各人吃的各人,韩南天拿了和离书给幕僚,让人去官府盖章。

    他收复此地之后,官衙没有拆,只把原班人马打散了,有上前来拜服的,便收用下,不服气的,自有其下场,各处衙门里头的要紧的差事都换上他的人,因此这和离书,找人盖章是极其容易的。

    只是除了和离书以外,另外在苏氏手里的纸包,才是韩南天关注的重点。他亲自叫人看着,分出几小份来,分别拿出去悄悄打听。

    韩铭院子里头,陈力使劲拦着韩铭,劝道:“三爷,您刚才可是捅了篓子了,老丈人再不好,那也是老丈人,怎么能直接上手打呢?要是被苏大爷说你忤逆不孝,那可怎么是好?”

    韩铭左右突围,听到他的话不开心:“他不是我老丈人!”

    陈力打了个喷嚏,愣着一想:“还真是,你都跟三奶奶和离了,他还真算不得你丈人公了。”

    韩铭听到这话才算满意的点头,也因此忘了借陈力发呆的机会突围出去。

    石榴看着这俩男人不通人事的样子就无端嫌弃:“我去看看三奶奶,这天都晚了,今日是怎么都走不了了吧?!”

    陈力一听连忙点头:“可不是呢,说的有理,三爷,咱们就在这里好好等着就是了,左右三奶奶的东西也在这里。”

    韩铭看向石榴:“你去看着,要是有人打姐姐,回来告诉我。”

    石榴点头走了,走到半路就见绘之往回走,她连忙迎上去,两个人回了韩铭的院子。

    绘之一回来,韩铭也就不折腾了,上前盯着她已经肿起来的脸,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绘之不由的就露出笑意,有韩铭真切的关怀,疼也不觉得疼了。

    陈力看见她笑,心里松一口气,紧接着又提了起来,三爷跟三奶奶感情好归好,但他们眼瞅着就要和离了啊……

    石榴走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视线的时候,他还在发愁,三奶奶倒是走的潇洒,三爷眼看着就要打一辈子光棍了啊!要是三爷能和离后从此抛下三奶奶,那他才是跪服。

    石榴忍不住伸脚去踹:“你还不滚?”这是内宅,允许你进来,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是八九岁的小厮了?

    陈力这才回神滚蛋,再往三爷那里看一眼,发觉人家已经进屋了,只好作罢,走了两步,偏又回头,愁肠百结的对石榴说:“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石榴的回答就是推着他往外走:“快走快走!有你什么事儿?!”

    韩南天从外头回来,就见内室的门关了,顿时蹙眉,问站在一旁的仆妇:“这是怎么了?”

    仆妇小心回话:“夫人说心口窝疼,歇下了。”

    韩南天深吸一口气,转身去了李牡丹的院子。

    李牡丹正看着乳母喂孩子吃奶,见了韩南天进来,连忙站起来迎上去:“爷来怎么不叫人通报一声?还没有吃饭吧?听说厨下有新鲜的河虾,叫他们做个粥给爷补补……”韩南天爱吃虾。

    韩南天心情不好,看见儿子跟爱妾才算缓和了一二。

    李牡丹出了月子,正是磨刀霍霍准备重新固宠,见儿子吃饱了又睡,便挥手叫乳母抱了下去,她则陪着小意陪韩南天喝了几杯。

    韩南天在军中滴酒不沾,回到家中,便不那么自律,喝过酒,懒洋洋的靠着大迎枕,手里把玩着犀角酒杯。

    李牡丹看着人收拾了东西下去,不一会儿来一个丫头禀报:“姨娘要的冰块准备好了。”

    韩南天听了问:“你才出月子,要那个做甚?”

    李牡丹看他一眼,略带顾忌的道:“妾听说三奶奶的脸受了伤,这时候不能热敷,顶好用冰,这才打算叫人给她送些去。”

    韩南天噗嗤一笑:“你倒是周全。”

    李牡丹忙道:“到底三奶奶救了三爷的命,也算间接救了妾跟四哥儿的命……当然妾不敢置喙爷跟夫人的决定,只不过在些小事上想跟三奶奶好好相处。”又自嘲的笑:“可惜人家并不领情,不过是妾自作多情罢了。”说着眼中就蓄了泪。

    韩南天放下杯子:“你瞧你,我又没说你旁的,果真是水做的,一动就哭。不是要送冰吗,快些送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