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一十九章卖了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跟韩铭在屋里没说多久,江氏打发了人来,叫他们酉中过去吃饭。

    韩铭的大哥跟二哥虽然不在,但也算是难得的团圆。

    绘之看向韩铭:“咱们早点过去吧。”免得吃饭的时候留下给人添堵,若是处理的好,说不定她还有时间出去找家客栈住一晚上。

    结果到了正房,发现李姨娘等人俱在。

    江氏看见他们比说定的时间还过来的早,脸上刚露出个笑容,紧接着就被绘之手里拿出来的东西给弄拧了眉。

    韩南天外出打了几个月的仗回来,脸上比之从前更多了四五分肃杀,此时见了襁褓中的小儿子才露出一个笑,只看了韩铭绘之,这才将笑收了。

    绘之自己也觉得奇怪。韩南天比从前看着更有威仪,她却不怎么怕他了。

    韩南天面无表情的看过了和离书,李姨娘已经伶俐的将小四爷从江氏的怀里抱回来,交给了乳母。

    韩南天这才将和离书递给江氏。

    李姨娘只瞄了一眼,就乖巧的道:“妾先带着四哥儿下去了。”

    江氏瞥她一眼。

    李牡丹虽然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但还是被江氏这一眼看的心惊肉跳。

    韩南天坐在屋正中的太师椅上,开口:“可是韩家有怠慢你的地方?”

    不管有,还是没有,绘之都不太在意,说起来,她在苏家许家的日子,还比不得韩家好受。

    “我要和离。”她简单而直接的道。

    江氏嗤笑:“好大的派头。”

    伸手一抖和离书,心中道怨不得绘之是苏家的种,这和离书处处都说她自己好,竟是看来看去,像是韩铭配不上她的样子,再看自家儿子,心中火气更盛,笑着看向韩铭:“这和离书是绘之教你写的吧?”

    韩铭正担忧爹娘为难绘之,闻言道:“是学堂里头的夫子教的,我抄了一遍。”

    亏得夫子不在此地,若是在,估计能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绘之不由的看了韩铭一眼,心中是对夫子的歉意。

    有这个事,估计韩家不会再让夫子教授学堂里头的孩子了。

    “夫人若是不满,另写即可,只是韩家我是必要走的。”

    她话说完,突然一顿,是耳中已经听到苏行言一路骂骂咧咧疾步过来的声响。

    苏行言喝多了酒,本是已经歇下的,不过是有人嫌事不够大,故意将他叫了起来。

    苏行言进门,先向韩南天见礼,口称:“大哥。”

    韩南天也不好坐着,站起来道:“快请坐。”还温声解释了一句:“知道你歇下,就没有叫你。”

    苏行言气的胸口起伏不定,指着绘之道:“若不是今日凑巧,我还不知道这孽障存了这般胡闹的心思。”又扭头对韩南天道:“大哥,眼看大哥大业有成,人丁兴旺,三爷,四爷也都健康活泼,您可不能觉得是她的功劳,就纵的她不知道天高地厚,我看直接上家法,将她打服了也就罢了。”

    绘之想全须全尾的出韩家门,就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对待苏行言。

    不过,她并没有直接对上他,而是对韩铭扬了扬手里的油纸包:“你不是好奇这是什么么?这是我去苏家,苏太太给我的……”

    苏行言一听到这里,顿时双眉倒竖,两眼瞪圆,两手一推椅子把手,起身就要上前去抢。

    绘之就原地站着,冷冷的看着他,任凭苏行言抢到手里,攥的死紧:“别想着往你爹我头上扣屎盆子。”

    韩铭刚才一直怕苏行言要打绘之,现在苏行言如此造作,除了再次确认苏行言确然是狠心绝情外,就有点替他姐姐难过,摊上这么个亲生爹爹,姐姐心里一定很苦。韩铭想着,便不由的去看绘之的眼睛。

    却见她眼中像是带了一丝笑的样子,顿时疑惑不解:“姐姐,纸包里头是什么?”

    韩铭这一句,可算是替江氏跟韩南天也问出心中疑惑了。

    并且,江氏对苏行言的忌惮根本就超过绘之,绘之不过是个黄毛丫头,可苏行言却是一块又肥又大的滚刀肉,切不动、煮不熟、嚼不烂,两家只要连着亲,就拿他没办法。

    “包着什么,我见识浅薄,并不知道,不过不外是些旁门左道,揠苗助长的东西。东西不是凭空被风吹来的,我想,仔细去查,总能发现蛛丝马迹……”

    绘之说的意味深长,苏行言也给气的暴跳如雷,这下是跳起来就要伸手扇她。

    韩铭早就对他起了防备,苏行言没冲到绘之跟前,就叫韩铭蒙头撞了过去。

    苏行言对韩铭还是有所忌惮,便是这一愣神的功夫,韩铭得手,把他撞了出去。

    早先被苏行言攥在手里的东西也飞了出去。

    苏行言的老腰被韩铭一撞,剧痛无比,恨不能晕过去,却又不敢真的晕过去。

    看他这样子,绘之便知道,苏氏弄了这东西过来,大抵苏行言也是知道的。不过,她心里暗笑,一两银子买回来的秘药,有没有效用不知道,来路定然是不正的,说不得就跟那宅子一样,是想巴结韩家的人送的。

    这些绘之都不想深究,但看苏行言这样子,她便知道自己押对了宝,那秘药,肯定会对男子的身体有所损伤,否则,苏行言不会急着否认。

    须知,在苏行言面前,当个好人是必定要倒霉的,好人都没有好报的。她也早就不想当个好人了。

    “养我十年,卖我两次,养我的米粮,都给你百倍千倍的赚回来了吧。”她甚至记得,有几次她做活,回家晚了,苏氏是刷锅水给她热了热。她所过的日子,还不如牲畜栏里头的牛羊。这都无所谓,她也算的上是够心大了吧?!

    话是对着苏行言说的,但却在说话之余,丢了个眼色给韩铭。

    韩铭意会,飞快的跑过去,将那个油纸包拿到江氏面前。

    绘之心里道:“做的好。”要是给韩南天,韩南天为了男人的脸面,说不得就得和稀泥和过去呢。可江氏不一样,韩铭是江氏的儿子,他的安危乃至身体健康,都搁在江氏心上……

    韩南天看着厅中的一对小儿女,几乎要抚额。

    韩铭卖了夫子,绘之卖了爹娘,两个人一心一意,来他这里求和离。

    呵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