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一十七章馈赠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胡思乱想,无意识的打开了匣子,正要再合起来,低头发现元宝底下竟是压着一封信。她连忙将元宝取出来,看见信封上的“范绘之亲启”,差点又要落泪。

    阿爹阿娘到底也没有放弃她,还愿意认她做他们的女儿。

    她有些颤抖的打开信纸,看着上头熟悉的笔迹,不由心情微沉。范公的字体一向喜欢用险劲,精熟疾涩二法,这样写出来的字力透纸背又给人明丽流畅之感,然而现如今这信上字迹,很明显笔力不足,字迹乱且浮,绘之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才沉下心来仔细看信。

    范公在信中写道他知道自己其实时日无多,即便绘之留在范家,不过是令他多活数日,其实于寿数无益,寿限到了,人总是要死的,但在死前,能过几年有儿女环绕膝下的日子,还是令他觉得人生圆满,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死而无憾。人生须臾,范婆业已到了寿限,他二人所虑者,不过是她之未来,但他们同时也都对她很有信心,知道她在哪里都能把日子过好,不会浑浑噩噩的度过每一天。盼着她将来儿女满堂,善始善终。

    最后,则是宽慰绘之:“人生而有尽,如一株草木始发生长零落,然期间得女,恰如花开。”

    父母总归不能陪伴你到最后,但只在最美的这一段有了你的陪伴,生命都像一下子开了花。

    虽不能释怀,遗憾没有见范公范婆最后一面,可得了这封信,对绘之来说,总是安慰。

    信后,则是一份资财说明,范公将历年节俭省下的这份家业,悉数赠给绘之。

    不管怎样,有了这封信跟这个说明,绘之也算有了些底气,她最终决定将它们都带在身边,以后她到哪里,这些东西也跟着她到哪里。

    她自幼就要勤奋努力,如此还常常担惊受怕,直到遇到范公范婆,才尝到被人疼爱关怀的感觉,更不曾想,范公范婆临终竟然将积攒的家业撇开至亲而悉数给了她,这份感情,让她一向饥渴温暖的心饱而暖。

    如此,虽然前路依旧风霜刺骨,但身披皮裘,她再也不会觉得太过于冷了。

    鉴于绘之两次发脾气都镇住一些人,再无人来给她们找麻烦,石榴去领了晚饭过来,顺便跟绘之说:“明日寅时动身。”

    绘之点头示意知道了。

    夜里早早入睡,没等她睡着,就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睁开眼一看,是韩铭披着被子蹭了过来。他不敢上床,就挨在床榻上,把脑袋搁在床上。

    绘之转了个身,拥着被子睡了过去。

    麟县果真比东埔村要好,马车走在大街上,两旁商铺林立,少有不开门营业的,乍然一看,根本瞧不出几个月前大军过境的颓丧。

    绘之听着众人的议论,知道韩南天已经打过了东莱河,东莱河距离此地约么有四五百里地,如此看来,麟县业已成为义军的后方。难怪一副太平盛世的模样。

    陈力跟石榴嘀咕:“以后可有的玩有的逛了。”

    石榴看白痴似的看他一眼,一个大老爷们,整天不是想着吃就是想着玩,活该一辈子打光棍,他这样的娶谁谁倒霉,而且还是那种八辈子的血霉。

    江氏的下马威来的很快。

    身穿青布比甲、面容严肃的婆子站在门口:“三爷三奶奶辛苦了,夫人说叫三奶奶先回娘家拜见了亲生父母,再来见她。”语调生硬,是一丝客气跟委婉也看不见。强调亲生父母,就是指责绘之去范家奔丧的行为不当。

    绘之心里微哂,当与不当,她都已经存了和离之心,也就并不在乎江氏的看法。

    韩铭问:“姐姐,我陪你去。”

    那婆子一听韩铭的叫法,顿时皱眉,只没等她开口,绘之便低声对他道:“不用,你进去吧,看好了咱们的东西,别叫人偷走了。”

    韩铭连忙点头:“那你快点回来。”

    绘之交待完了韩铭,抬起头问:“苏家现在在哪里落脚?”

    当门神的恶婆子一阵气闷,还不能不回答,指了一个小丫头:“你领着三奶奶过去。”

    绘之两手空空的跟着小丫头到了苏家,那小丫头到了门口,匆匆说了一句:“三奶奶,这就是苏家了。”说完就跑了。

    苏家距离韩家的新宅并不算很远,但很明显的,建筑质量差了不止一个等级。韩家门前六级台阶,苏家就只有门槛。

    绘之抬手敲门,等了一会儿见无人应答,试着推门,没想到门没插住,便推门进去。

    没想到苏氏正从房里出来,她系着围裙,手里端了一盆面。见了绘之,先是愕然,又笑了一下,之后,脸上的表情便只剩尴尬。若不是绘之眼尖,不定能看到她那一丝笑。

    “你怎么过来了?听说范家那头两个人都没了?你……,不是我说你,到底是嫁了人,这事正经应该禀报给你婆婆,怎么不请示了长辈就自己做主去奔丧?你婆婆很生气,你爹也很生气。”

    绘之心里琢磨,这最后一句里头的爹,大概指的是苏行言。

    她跟苏氏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就点头道:“那我走了,你多保重。”血缘之情,重不过人心私欲,她是早已看开看破的,既然没有期待,也就无所谓痛苦。

    “别走啊,好不容易来一趟,咱们娘俩说说话。”苏氏一把拦住。

    绘之道:“你不是要做饭?”

    苏氏将围裙解下来:“一会儿再做也不晚,再说你爹不一定回来吃,他现在整日里头都有应酬,我呢,随意凑合一下也就行了。”拉着她的手,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待两个人进了屋,苏氏叫她坐下,神秘兮兮的道:“你等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进了里屋。

    不一会儿拿了个布包回来。

    绘之眼光落在布包上,目露疑惑。

    苏氏就笑,心情极为高兴的道:“这可是好东西。”

    她抓在手里,坐下后挨近了问绘之:“你跟娘说,你们俩圆房了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