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一十六章喂牛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陈力沾沾自喜,石榴瞪他一眼,觉得他这番分析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根本不值得这般8卖弄。

    对于石榴而言,天大地大,都没有眼前三奶奶的事要紧。

    出于女人的直觉,石榴觉得,三奶奶跟三爷要崩。

    并且,这是三奶奶单方面的决定,但三爷完全扛不住。

    本来么,女人要是不高兴了,发发脾气,那都正常,可要是冷静过了头,那就呵呵了。冷静的如同他们三奶奶这般,估计是憋着大招呢。

    石榴不免也跟着叹气。

    绘之这样的人,勤劳而自律,既不浮夸,又不拙笨,其实很容易叫人喜欢上。石榴就觉得自己有点喜欢她,不,其实那喜欢超过了对三爷的喜欢。

    在石榴眼中三奶奶堪称完美,只一点不好,那就是平时对三爷太过敷衍。譬如三爷每日上学都跟去上刑似的,偏三奶奶还认真的给那施刑的人送这送那。

    三爷呢,但凡能说一句“老子不去上学”,那她石榴也敬他是条汉子,可三爷硬是上了这么久,都没有把胆子养起来认认真真的旷回课。

    真特么太不男人了。

    被石榴骂太不男人的人此时正搂着他即将和离的媳妇的腰。

    他媳妇的手就搭在他的肩膀上,偶尔还会摸一把他的头发,让他恨不能再往她身上钻一钻。

    他本来想哭一哭,看能不能叫姐姐心软,没想到靠到姐姐怀里之后,那味道太好闻,他哭不出来了。

    绘之道:“韩铭,你今天难过完了,等见到你爹娘,我到时候说的话会不好听,你答应我,那时候不许再难过了,行吗?”

    韩铭闻着皂角的清香味儿,脑子里头都是浆糊,顿了半天才把绘之的话给听明白了,连忙讨价还价:“那姐姐再抱抱我。”

    绘之道:“你站起来。”

    韩铭依言站起来,绘之便也起身,给了他一个拥抱,而后低声再道:“韩铭,对不起。”

    韩铭连忙道:“姐姐,我都愿意的。只要姐姐不伤心,只要姐姐快活,我都愿意。我永远听姐姐的话。”

    这些话,若是换做别的男子说出来,那么八成能叫人听着觉得花言巧语,可绘之知道韩铭不是那样的人。只是此时,越见他的真心,她心里越发的难受而已。

    范婆常说她主意正,一直盼着她能找一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丈夫。

    “三爷,三奶奶,范成来了。”院门外石榴高声传话。

    绘之便跟韩铭一起出来。

    范成也没啰嗦:“三奶奶,那头黄牛又不肯吃东西。”

    黄牛被牵回来,绘之让范成先弄到他的住所去了,请他帮忙养两日,这才半日不到。

    绘之想了下:“我去看看。”

    出门往范成住的院子走,路上见野草快高过人,不由皱眉。这一片都是耕地,路旁的野菜若是不割,到了秋天打了种子,来年地里可就都是野草了。

    走了半刻钟,到了范成的住处,黄牛看到她,眼中重又有了精神,绘之不由责备:“看你是欠教训了。”

    石榴在一旁颇为无语的看她家三爷又在重重点头。

    真是,比他们这些做下仆的还要谄媚啊!

    绘之问范成借了镰刀,出门拐到跟耕地相连的路上,手起刀落,很快就割了一大捆草,她站起来擦汗,想了想,自己这一去说不定几日才能回来,少不得要多割些草备着,便又俯身下去。

    她割草,韩铭也抢着割,被她喊住了:“出来的匆忙,没有带绳子,你跟石榴帮着搓几根草绳。”说着从路边割了许多黍草给他,问:“会搓草绳么?三股合起来,搓成一股。”说着给他示范了一下。

    韩铭一心求表现,把绘之割的草都拿到自己面前,不给石榴留一点,石榴只好去搬草,估摸着够捆一个草垛子,就去再搬另一些。

    待范成寻了镰刀过来,绘之已经收拾了数十个草垛,够黄牛吃上许多日子了,范成一看:“这也忒多了,要不套了牛车来拉回去吧。”一个人一个草垛子的搬法,得搬到天黑。

    绘之道:“行,我去套车。”韩铭一见她走,也要跟着,石榴连忙道:“三爷,您不把绳子搓好,咱们怎么往车上搬?”

    范成直接道:“家里没锁门。”说完也撩起袍子塞在腰带里头,弯腰割起了草。

    绘之套牛车都是做熟练的,出了门就坐在车辕上,黄牛欢快的哞叫一声,而后就往前走了。

    这一人一牛,驾着车由远而近,连范成这等粗人都觉得像一副画。

    正是:昼出耕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

    谁看了不说一句这才是正经庄户人家该过的日子?!

    可偏有人慕那高处繁华,慕那权势滔天,只喜欢万人供养的日子,却不想那万人也要过活。

    绘之把满满一车草拉回去,对范成道:“听陈力说你也买了些地,趁天好早些耕出来,也好种粮食。”即便范成不缺这点粮食钱,可放着田地不种,也实在是太过浪费。

    之后又指着黄牛:“它耕田是把好手,你不用稀罕它的力气,多使唤使唤,免得在家里养傻了。”

    范成笑着摸了一下后脑勺:“我还想跟着你们去麟县。”大家都走了,剩下他在这里,也怪没意思,看将军的安排,是想让他以后也跟着三爷这边了。

    绘之直言:“你最好留下。”免得到时候被韩家人迁怒,她若是开口保他,说不定苏行言会说什么难听的话,到时候反倒更害了他。苏行言被逼急了的时候,是不管不顾,言语能杀人,说的大概就是他这样的书生了。

    范成一愣,脸上显出尴尬。其他人为了他的脸面,也都不敢看他。

    绘之回去之后,便跟石榴一起收拾东西,将韩铭的东西都格外放着,绘之从范家带出来的东西则另外收拾了两个包袱,只那些小元宝,却叫她有点犯难。随身带着,恐怕被人翻检了去,若是留在此地,又怕自己后头恐怕回不来这里……,范公范婆毕生积蓄,她怎么忍心就这么丢失?此时一想,又有些后悔,暗道当日应该原样埋回去,待日后时机到了再取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