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一十五章狠心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苏家的事,夫子自是有所耳闻,附近的人家,不管过的比苏家好还是不好,大概心里都有些瞧不上苏行言夫妇,所以夫子在说到绘之的去留问题的时候,直接忽略了苏家给出了建议。

    听了夫子的话,韩铭点头,而后在心里小小的叹气。他对姐姐的感情,无人可以诉说。他能够表达出来的,就是他乖巧,会很乖很听话,但现在看起来,这也不能使姐姐动摇了。

    知道姐姐的养父母在她心中地位重过自己,他是很难受的,嫉妒跟痛苦相互交错,纠结着他纤细的神经,但更痛苦的,则是跟姐姐分开。

    夫子本觉得自己说的够多,可见自己学生这么一副四六不懂的样子,心中也是叹息不止:“要是和离,估计在你父母那里,还有苏家,都会有一番麻烦。……总归是给你冲喜过的,也算缘分一场,你既然做了决定,临末了了,拿出男子气概,别叫人辱她。”

    这个韩铭自是知道,连忙躬身道:“夫子放心,我知道的。”

    “行了,如此,估计你也无心上学了,且去吧。”夫子挥手。

    韩铭叫了陈力走远了,夫子看着他的背影,默默的想,是很乖巧,也不惹事,不过学习的时候,实在太渣啦!他这一走,身为夫子竟然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韩铭拿着放妻书回家,先把陈力石榴撵走,然后神秘兮兮的拉着绘之进了屋。

    “姐姐,你看。”献宝似的拿出来。

    绘之先被上头的三字“放妻书”一震,看了韩铭一眼,而后才低头认真去看。

    只见上头,先陈前情,又说内情,后头则以夫妇感情不合“想是前世怨家,今世不能相合”为借口,算是婉转宽怀的解释了和离一事。

    相比当日许家夹杂了怨怒跟恨意的休书,这份和离书处处可见对她的维护,情谊绵绵,有祝福,又有释怀。

    说不感动是假的。

    她将纸收起来,然后就见韩铭一脸讨好的凑过来,可没等她说一句感谢的话,他又坐直了身子,离她远了。

    “你怎么了?”绘之问。

    “没怎么。”韩铭小声嘀咕。他本来是想让绘之夸一夸自己会办事,可一想到这写的是放妻书,是能表示他们俩以后再也不用在一起的东西,他就郁卒的半死了。

    是他习惯性的想讨好,想被夸,忘了现实。

    绘之见他不说,也不问了。她本来想说“把我写的太好了”,可觉得此时说这些也实在没有意义,倒不如说说以后。

    “和离书你写了,但还要长辈们知道,以后也好拿到官府备案。”虽然现如今官府政务冗乱,但没有官方盖印证明,她这纸和离书便是一纸空文,并且,韩家又不同与当日许家,未免是非,当然是办妥当为好。

    “所以我会和你一起去麟县,向双方长辈说明。”她看着他,目光中带了一些愧疚:“韩铭,对不起。”

    韩铭被她郑重其事的道歉吓得一下子站起来,连连摆手:“没有没有。”他想说自己是自己愿意的,但一时忘了那个成语该怎么说,便支支吾吾,可看着绘之苍白又郑重的脸,再被她这么一说,顿时心中的恐慌跟惊惧都翻了上来,说不出的委屈,让他眼眶一下子红了。他上前一步,跪在绘之跟前,将脸埋在她的腿上,喃喃道:“姐姐。”这是他的软弱,这也是他的无声的祈求,对于绘之来说,是世间仅存的一丝温暖。

    他的话一出口,绘之便明白他的意思,身体微微有些一颤抖。

    后来,绘之无数次想起这一幕,都觉得自己没有动摇,其实是非常心狠的。于这时候的她来说,她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她所经历的十六载岁月里,累积的戾气,都用在了这一刻啊。

    陈力跟石榴被赶出院子,两个人也没走远,陈力从门口旁边摸了两只板凳,两个人对着太阳说闲话。闲话么,自然都有志一同的避开了范家的事,这说的李姨娘。

    李姨娘的孩子,也就是韩家的小四爷因为天气变化,有些发热兼小咳嗽。

    “那这几天又走不了了?”石榴问。

    陈力打了个哈欠,用手指揩了揩眼角的泪,才开口道:“那不一定,你不知道,李姨娘急着回去呢。”

    都说打哈欠会传染,真一点儿都不假,石榴也忍不住跟着打了个哈欠:“急着回去,也不急在一时吧?”那句“孩子要紧,还是回去争宠要紧?”就没说。

    陈力笑着看了石榴一眼:“听说将军寻到了李姨娘的妹子。”

    石榴张大嘴。这话的信息量好大。

    对于夫人江氏来说,自然不愿意韩南天收了李姨娘的妹子。如若姐妹二人先后同侍一夫,还是给人做妾,总归有些羞耻,从人伦上来说,对男方对女方的名声都不好听。

    但话又说回来,良禽择木而栖,韩南天现在也是称霸一方,听说义军节节推进,已然有了可以称王的本钱,那么李姨娘的妹子看上姐夫,又可以说的过去。

    如果一个人站在权力的巅峰,那么规则很可能对他再无约束。

    江氏的态度是明确的,可李姨娘乐意不乐意呢,这又两说了。叫石榴说,李姨娘应该是心里不乐意,但想讨好将军,所以会一切以将军的喜好为主。为妾么,就是处处讨好男主人跟女主人,没有自己主张的。

    石榴虽然自觉是站在嫡系这一方,但此时对李姨娘不免也生出一点同情。

    拔着脚下的杂草,嘀咕:“天底下的男人都死绝了吗?”

    气的陈力趁人不注意拿树枝使劲敲了她的头一下。

    石榴捂着脑袋,满心怒火的瞪陈力,这时候又想,就是因为天底下多是陈力这种人,所以女人们才一窝蜂的跑到将军那里。没有爱,那就要好多好多的钱吧!

    他们俩的议论告一段落,果真如陈力所料,李姨娘那边很快传出话来,明日一早动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