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一十四章和离书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进屋的时候,绘之已经掌了灯,正坐在桌前发呆。

    他喊了一声:“姐姐。”

    她抬头看向他,眼神空茫。

    韩铭只觉得心痛的厉害,像被人掐住脖子不能呼吸,费了好大的劲才道:“姐姐不要难过,以后我陪着姐姐。”

    绘之回神,拍了拍身边的座位:“你坐,我有事跟你说。”

    她还从未这般正经的对待过韩铭,韩铭顿时有些“受宠若惊”,撩了袍子一屁股坐她身边。

    这般又依赖又信任的小奶狗架势,让绘之不由生出一些自己太残忍的愧疚,可那愧疚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被她心中重新翻涌上来的愤怒的情绪给淹没了。

    她已经痛得无所适从了。

    不过,韩铭算是世间除了范公范婆之外,对她最好的人了,她也不想欺骗他,就直接开口道:“你记得吗,你之前生了很重的病,我嫁进来,是给你冲喜的,现在你的病好了。”

    她握了一下他的手,低着头继续道:“我以后想一个人生活,就只有我自己。”

    韩铭一整天都担惊受怕,此时听到她这句,顿时万念俱灰,多少欢喜期盼也都灰飞烟灭了。他的眼泪在眼眶里头飞快的转着圈,张嘴就要说“我不要”,可以抬头,正好看到绘之的头顶,乌黑的青丝沉甸甸的压下来,他使劲喘息了一声:“姐姐,我听话。”

    他要是反驳折腾,绘之或许会好受点,可他一如往日的说这句话,饶是绘之心情沉重,此时也有些受不了了,侧头过去,用手背擦了一下眼泪。

    两个人,相对再无言语。

    石榴在门外道:“三爷,三奶奶,我打了水,洗漱一下再歇一会儿吧?”

    绘之抬头,先看韩铭,韩铭眼中的泪已经流出来,月光之下,亮得能刺痛人的心。

    走到这一步,她只求痛快,已经称不上理智。

    “不用了,你下去歇着吧。”她吩咐石榴。

    石榴应了一声,端着脸盆离开了。

    绘之也随即起身:“赶路辛苦了,你去睡吧。”

    韩铭呆呆的起来,脸上一片哀莫大于心死。

    两个人分别躺下,绘之没睡着,也知道韩铭没有睡,不仅没有睡,他还在默默的垂泪。

    一夜无眠,第二日一大早,石榴过来见他们二人都没有精神,便道:“三爷三奶奶,四爷那里又有些不大舒坦,估计今儿是走不了的了,要不你们再歇个回笼觉?”实在是两个人的脸色奇差无比,石榴现在就怕出事。

    绘之看了韩铭一眼,自从昨夜说开,她便不想再替韩铭拿主意。

    韩铭无精打采,然而听到石榴的话却也没有更多高兴,而是道:“你叫陈力来,我去上学。”

    石榴迟疑的看向绘之,见绘之不做声,只好去喊陈力。

    韩铭进了学堂,无精打采的样子实在太引人注目,夫子在课上把要学的内容讲完,便把他叫了出去。

    “你昨儿没来上学,是怎么回事?怎么也不打发人来告假?生病了吗?”

    韩铭想了想道:“不是,是姐姐的养父母去世了。”

    夫子顿了顿:“罢了。”他都打算放韩铭一马,谁知韩铭接着道:“先生,姐姐她,想跟我分开……”

    夫子:“……”

    这次是真没有话说了。

    夫子是韩南天送过来的,对于韩家的事知道一些,但没想到绘之跟韩铭两个人尚为脱离长辈看顾,就有了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

    过了半天,他才想到话安慰韩铭:“……三奶奶才失去父母,心情悲痛,过阵子缓一缓也就好了。”

    韩铭问:“那我该怎么办?”

    夫子几乎失笑:“能怎么办?你们俩上头都有长辈,无论是和离,还是写休书,都要过长辈这一关。”

    韩铭不耻下问:“和离是什么?休书又是什么?”

    夫子这些好奇:“三奶奶想分开,然后你也同意?”

    韩铭点头:“嗯。”他说过的话,自然会算数,有一句算一句。

    传道受业解惑,夫子见难得的韩铭主动询问,就认真的给他解释了一番:“夫妻分开,有休妻跟和离两说,先说和离,以和为贵也,是夫妻二人合议后分开,而休书,是丈夫休弃妻子。前者写放妻书,后者写休书。”

    “放妻书要怎么写?”韩铭再问,这次问过之后,他恭恭敬敬的给夫子行了一个礼。

    夫子叹息着摇头,回想一下韩铭的妻子,再看看韩铭,又轻轻道了一句:“罢了。你随我来。”叫了韩铭去他起居的屋子。

    “苏氏一门,有女绘之,黄口九龄,让父出于许氏,后逃匿,许氏休之,遇范氏夫妇,得以保全,因八字相合,被找回,冲喜于韩……

    ……今既结缘不合,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只求一别,解怨释结,各归本道……”

    韩铭见夫子写完,立即道谢,拿起来就想走,被夫子一把拉住:“你等下,这是我写的,你要是用,还要你自己来写,让旁人写,可不好。”

    韩铭一想也是,要是用夫子写的,那岂不是表示夫子跟绘之和离?没他的事儿了还行?

    他便用夫子的笔墨,照着抄了一份,待晾干,才收到袖兜里。

    夫子一旁一直无语——做梦也想不到,韩铭认字板正的写字,竟然是用来写和离书。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他一个外人,却是不好多说,此处帮着写和离书,已经算是“罪孽深重”了。

    韩铭写了和离书,便想立即拿回去给绘之看,再次道谢,谁知又被夫子叫住。

    “且慢,我听你的意思,三奶奶的父母都不在了,若是和离成了,那她以后住在哪里?这落脚的地方,你可想好了?”

    韩铭压根就没想过。

    “还住在家里不行吗?”

    天真的问话,险些让夫子吐血。

    “自然不行的,若是她无处可去,你不如叫她留在庄子里头,只搬出韩家,待过上几年,也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