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一十三章下马威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道:“你也是个大小伙子了,过上两年娶妻生子,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记得对你媳妇好一些。”

    小六“嗯”了一声,然后炯炯有神的看着韩铭。

    韩铭正在狂点头。

    小六觉得自己不想笑,但又有点忍不住。

    他看了绘之一眼,动了动嘴,把心里那句话又压了下去。

    只要日子过得下去,找个听话的相公也不是不好,他在村里见多了那些打老婆骂孩子男人,甚至有时候他爹也要揍他娘,小时候觉得不好,再大,看的多了,自己都有点看不起女人,还是当年绘之打了他一顿,才把他打醒了,后来跟着范公念书,总算把三观扳正过来。

    叫他来说,当然是一家人亲亲热热不吵闹不折腾,这才是过日子该有的样子。

    但他更知道,他阿姐心里现在正不痛快,是谁的话也听不进去的,再说,他要是说了,没得叫阿姐以为他被韩铭收买了,以后姐弟俩离心却又不好了。

    小六纠纠结结,绘之确实没怎么理会,她也只是个人,七情六欲,虽较常人看着少了些,但总归不是完全没有,此时的眉目间已经有丝丝的恨意溢出来了。

    也因此,韩铭出人意料的乖巧。

    交代了小六,勤清理着二老坟前的杂草,她心中再无旁事,便起来要走。

    石榴等人自是松一口气,这般回去,还恐怕韩家的仆妇向江氏告状呢,毕竟是不管不顾的跑了来的。

    “三奶奶,这包袱我帮你拿着。”石榴上前要接手。

    “不用,我自己拿。”

    石榴看一眼韩铭,要往日,韩铭说不得就来凑这个热闹说要帮忙了,现在却也老实,就只跟着绘之,可算难得的安静。

    回去路上,众人都是一门心思赶路,韩铭心里更是盼着速速离了此地,仿佛离开这里,他姐姐就会忘记此处的伤痛,再回到那个往日里头对他和风细雨的姐姐的样子。

    只是夜半回到东埔村,看着韩家门口严阵以待的仆妇们,范成跟陈力还是面面相觑。

    有个仆妇冷着脸上前:“三奶奶,夫人传了话回来,说家里的事已经收拾妥当,这就去麟县吧。”

    这是敲打,更是实打实的一个下马威。

    你不是不愿意去麟县吗,现在不管你愿不愿意,婆婆都发了话下来。

    却不料马车里头,绘之听完仆妇的话,既没有反驳,也没有生气,而是问道:“你们都收拾好了?那正好,掉头赶路吧,我就不下马车了。”

    仆妇们本来想等着绘之反抗,好生的拿捏她一通,却不料,这位三奶奶不按牌理出牌不说,还这般光棍!简直可恨!

    韩铭不想去麟县,他觉得韩家就很好,没有爹娘,没有其他人来打扰他跟姐姐,哪怕在这里要上他不喜欢的学,好歹是上习惯了的,比起麟县那个陌生的地方,是要好一万倍不止的。

    他开动脑筋,立即想到办法,嗫嚅道:“姐姐,我累了,也饿了,还想睡觉。”

    就算绘之真要走,仆妇们却没真的准备好,她们一开始说的那话不过是要挟,更何况,又不是逃命,何必连夜就走?

    韩铭的话简直就是递了一个台阶啊,更何况,韩铭可是江氏的亲生儿子!他的话,有时候比江氏的话都好使,没看到江氏也拧不过这小两口吗?

    先前开头说话的那个仆妇还没转过弯来,她后头另一个婆子却飞快的走到马车前头:“三爷三奶奶快下车吧,是我们没把话说清楚……,这天明再动身也不迟……”

    她的话戛然而止,张着嘴看着掀开帘子,当先从马车里头出来的一身孝服的绘之……

    在场的,就没人不觉得晦气的。

    绘之下车,反身拿了包袱提在手里,接着韩铭下来,又是一身白。

    众人:“……”

    绘之不理会这些人,当先往里头走,韩铭紧跟其后,石榴简直不敢看众人脸色,缩着肩膀也进了门。

    陈力对着范成打了个哈欠道:“得了,天都快明了,回去还能凑合睡一会儿,咱们也走吧,对了,你就不要走了,跟我去我住的地方凑合凑合得了。”

    绘之走到院子门口,听见旁边树丛里头有动静,扭头:“谁在那里?”

    从树丛的阴影里头走出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姑娘,上来就跪倒:“求三奶奶救命,我娘她……”

    绘之蹙眉:“有病找大夫。”说着就要走。

    那姑娘没想到她这么冷心冷肺,抬起头来,脸上梨花带雨:“不是,我娘冲撞了三奶奶,被三奶奶一脚踢断了胯骨……”

    她不说还好,一说绘之心中恨意更是上涌,恨不能大开杀戒,让天下人与她一般痛才痛快。

    “所以呢,你娘是要死了吗?那你知不知道,我爹娘也死了呢!”

    人都盼着别人是圣人,然而人们自己,却将私欲看的理所当然。圣人就应该博爱,圣人就应该不记仇,就应该慈悲么?

    别说圣人,便是菩萨也不一定做的到,否则世间何来的供奉菩萨一说?

    绘之说完那句,在场的人无不悚然。

    梨花带雨姑娘,显然也被吓住,绘之不再看她,继续往前走。

    姑娘见了她的背影方才回神,连忙拉住韩铭的衣摆,哀切道:“三爷……”语调委婉,婉转如莺啼。

    可惜,遇到的是韩铭这个不解风情的木瓜,他一把拽回自己身上披着的孝服,还拍打了两下,嫌弃道:“你做什么,给我拽脏了!”

    会心一击,简直叫人生无可恋。

    石榴在门口看了一出大戏,在院子门口又看了另一出小戏,本来复杂的心情,顿时更加复杂,千头万绪却被韩铭这一句给扯得回了现实,连忙上前一步,先哄韩铭:“三爷,你看三奶奶都进去了,咱们也快点进去吧。”

    待韩铭走了,石榴这才扶起梨花带鱼姑娘:“好了,你也别哭了,有这功夫,不如好好求求管事的婆子,总要看了大夫,好好养着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