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一十二章石榴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榴者,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缤纷磊落,垂光耀质,滋味浸液,馨香流溢。遥而望之,焕若隋珠耀重渊;详而察之,灼若列宿出云间。千房同膜,千子如一,御饥疗渴,解醒止醉。

    石榴多子,范家无子,但那棵石榴树却一直长得很茂盛,也是范公的得意之作,昔日绘之也常在树下帮着捉虫。

    有些日常里头根本不加注意的事情,现在想来,既觉得那时候温馨宁静,又觉得现在痛不欲生。

    绘之不自觉的走到石榴树下,现在花还没有开,只有绿色的芽包,但见枝繁叶茂,仿佛无尽的生机从中散发出来。

    绘之才想:“草木无情,它定是不知道曾亲力亲为给它施肥浇水的范公不在了。”却突然想到一桩往事。

    她虽然不在意范公范婆的积蓄的去留,但他们却是在乎的。

    现在积蓄的事情,小六没说,定是他不知道,族长没说,可能族长觉得范公范婆的后事已经花光了。

    昔日一家三口,范婆念念不忘的便是存下钱给她做嫁妆。

    脚下枯枝一响,脑中响起范公那句:“埋那树底下去。”

    她低头,嘴微张,想到那种可能,又觉得不可思议,但最终,她还是缓缓的跪下,伸手。

    不久之后,就在那枯枝下头,一只包袱露了出来。

    她伸手解开包袱,里头又有油纸包着,打开油纸,那只被范婆珍重收藏的厚重的木匣子就落在绘之的眼中。

    再打开匣子,里头是一排排整齐的小元宝。

    她也曾偎依在范婆身边,看着这匣子以及匣子里头的东西。

    但现在,根本是不曾防备的,这些东西沉甸甸的一下子砸到她的心里。

    仰起脸,她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然后便飞快的将匣子盖好、油纸、包袱,恢复到原样,甚至连土层也覆盖好了。

    她甚至想象不出,二老是在一种什么情感的支配下,把这些东西埋在这里的。

    不,她其实知道。

    这个匣子,是他们对她最珍贵的情谊,也是最无私,最温柔的疼惜。

    只是无法承受。

    她站起来,跪得久了,头晕的厉害,一下子倚在石榴树干上。

    “我不配的。”

    今生今世都无以为报了。

    她抬步要走,一阵风吹来,眼中一滴泪落在嘴里,又凉又咸。

    带走,他们才会欣慰,而见过之后,又留下不要,反而才会伤心的吧?

    因为终归是回不来了啊!

    小六欢天喜地的提着仍旧存储的好好的萝卜跑过来,一眼望见绘之,她正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大哭。

    小六顿时停在原处,韩铭原本跟在他身后,紧追不舍,他一停下,韩铭立即撞到他背上,两个人,一个被撞受内伤,一个受外伤鼻子痛,韩铭张口就要喊姐姐,被小六转身捂住嘴,连拖带拉的又回了后头。

    韩铭使劲扯下他的手,皱眉:“你做什么?”

    小六白他一眼:“没看见我姐哭么,她哭出来,就不会郁结在心了。”

    韩铭勉强接受了他的说法,但心中还是很想过去,哪怕什么也不做,陪在她的身边,他也觉得安心。

    自从睁开眼见到绘之,他就一直生活在失去她的恐惧当中。

    小六将韩铭拉走:“走啦,再回去挖点,否则我就跟我姐说你没干活。”

    韩铭撅了下嘴,但最终还是跟小六走了,一步一回头,渴望他姐姐能看他一眼。

    等听不到绘之的哭声,韩铭立即扔下手里的铁锹,还跟陈力强调:“这些都是我挖的!”指着地上一堆萝卜道。

    陈力累得气喘吁吁,还点头:“是,都是您挖的,我一会儿就告诉三奶奶。”

    小六鄙夷的看着他姐夫,眼神跟看傻子一样。

    韩铭听到陈力的保证,放心的转身去见绘之。

    小六也想去,这次被陈力一把抱住,嘿笑道:“小舅爷,就让三爷去安慰安慰三奶奶,您老看看,这些萝卜可怎么办?”这加起来得有五六百斤吧,吃到夏天都没问题了。

    小六哼道:“萝卜是阿姐种的,自然要问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叫他娘知道了,一准拉到集市上卖掉。

    韩铭跑到前头,绘之已经进屋了,他只看了一眼,见她身边放着两个包袱,也不好奇,就把目光专注在她的脸上,小心翼翼的问:“姐姐,你好些了吗?”

    绘之点了点头。

    韩铭大大的松一口气,三两步跨到她身边:“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他在这里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就是觉得绘之喜欢这里比喜欢韩家更多。

    绘之听到“回去”两个字,抬起头看向四周,这里曾是她的家,但现在,她惦记喜欢的人不在了,给她的感觉,还不如留在范公范婆的坟旁更好。

    “一会儿走吧,我再跟小六说几句话。你去车上,跟石榴要钱袋过来。”

    嫁进韩家,她竟然也有月钱,不过她花用到钱的地方不多,便都攒了下来。

    韩铭去要钱,石榴跟着过来,不一会儿小六也过来了,主动问:“阿姐,这些萝卜可怎么办?”

    绘之道:“以后这宅子归你,你就是个大人了,当家做主,这些事都要由你自己决定。”她的心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说话的口气也称不上好,停下喘息一会儿,才和缓了语调接着道:“我要是你,就挑拣着那些品相好的,给四邻都送送,叫他们惦记着你的人情,以后见你有困难也能给你搭把手。”

    她虽然极力的想一个人呆着,但不能把小六也往孤僻这条路上引领。在人情世故上,小六他娘还不如他,所以她也只能捡着要紧的先教他一教。

    “这里有十两银子。”

    小六张嘴就要推拒。

    绘之抬手:“你先听我说……,家里的地没有了,留给你的光一个光秃秃的宅子,这不成,这钱给你留下,你找族长,将有阿爹跟阿娘坟地的那块地先买下来,能买多少是多少,现在还不到夏天,种些菜,卖了换点粮食,也可糊口。”

    小六先还没想到这里,听绘之一说,连连点头:“阿姐放心,我去见族长,以后一定将大伯跟伯娘的坟地打理的干净整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