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一十章回家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天空是纯净的蓝,风不大,阳光暖且柔,绘之的目光落在坟前的碑文上,看着那新刻出来的名字,仿佛还能透过这碑文,回到从前,回到那些平凡而普通的岁月里头,在二老的跟前听他们畅谈岁月。

    也正是因为,时至今日饱经艰难的她,格外对那段日子不肯放手,而一想到,范公丰富的学识阅历,范婆几近天真的柔软善良,这些,都随着他们的逝去淹没在时光洪流,最终无人记得他们,成为人们记忆中无关痛痒的存在,她就痛的想发疯。

    指甲抠入泥土中,她不敢叫她的恨意给范公范婆看见。

    “他,傻乎乎的,我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他,可我的心里却无法不恨……,因为真的太苦了,太难受了。”

    “……,希望爹娘能谅解我,我没有办法。”

    只要她活着,她就想让他们、让那些逼迫她的人,也跟着尝尝这种苦。她要看着他们走向败亡,她才心里好受了。

    既然解脱不了,那就同悲吧。

    纸钱被点燃,化作火苗烧尽了,火光将她的脸烤的通红。

    韩铭看见火,往后缩了一下,石榴拉他:“三爷,三奶奶心里不得劲,你去安慰安慰她啊。”

    韩铭瑟缩:“有火。”

    石榴要挟:“现在不过去,以后三奶奶更不理你了。三奶奶的爷娘也是你的爷娘,你不过去,也太失礼了!”男人就是不会讨好女人!看看这些爷们的样子,她就无端生气!

    韩铭怕火,更怕绘之不要自己,听了石榴的话,马上往绘之那边走。

    绘之正在低头用手扒土。

    韩铭连忙跪在她身旁:“姐姐,我帮你。”

    他倒是不嫌脏不嫌累,一双细嫩的白手很快就刨黑了。

    远处陈力看着韩铭讨好绘之的样子,扁了扁嘴看一眼石榴:“女人都是惯的。”不过,他也就只敢把声音克制在口腔里头,说出来是不敢的,于是就成了“嗯蒽嗯蒽”。

    石榴听见,嫌恶:“你喉咙有痰?去一边吐去!”

    陈力简直郁卒而死。

    韩铭虽然纤瘦,但手上的却一直没停,很快就挖了一个坑,他还要再挖,绘之拦住了:“够了。”

    韩铭一听她说话,连忙收回手,飞快的将手放在背后的衣裳上擦了擦。

    “姐姐?”

    绘之一边回“嗯?”,一边将提来的包袱里头的东西拿出来放到坑里。

    韩铭使劲的想着安慰的话,这种时候,他略微的体会出“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怅惘,憋了半天,才开口:“姐姐别难过了……,我以后好好上学,再……,再不在课上打盹了……”

    绘之一点一点把扒拉出来的土又埋回去,韩铭偎依在她身旁,也使劲埋土,埋完还用手使劲拍了拍,把土压结实,然后磕头:“阿爹阿娘,我跟姐姐以后再来看你们。”

    起身的时候,他一个趔趄,差点摔了,被绘之拉了一把,韩铭立即高兴了:“姐姐。”说着脸上就带出笑。

    平心而论,他向绘之索求的并不多,只是绘之现在丁点儿也不想给了而已。

    她不想在范公范婆坟前跟他计较,免得二老在天之灵不得安宁。

    小六见绘之站起来,走了过来:“阿姐,咱们回家吧。”

    绘之道:“走吧。”

    回到家中,只觉清冷,院子里头五六个人,却不如当日范公范婆加绘之三个人看着热闹。

    绘之看了到处挂的白幡道:“这些都收起来吧。”人已经不在了,房子又表明给小六住,再挂着这些,徒增伤感。

    他们一行人回来,动静不大,左邻右舍的也都知道了。

    隔壁的李大娘跟小六他娘过来,站在门口,见绘之收拾宅子,小六他娘先高兴了,她早就想把那些收了,但小六说啥都不肯,论理,出殡之后收拾就行!偏小六这个死脑筋的,非得等绘之回来。

    李大娘道:“是个麻利的闺女。”

    小六他娘笑:“俺们小六小时候还说娶他姐姐呢,哈哈……”

    她声音不大,但院子里头的人都听见了,范小六憋得脸通红,跑过来推她:“亲娘!我那时候多大一点?你好意思笑话我这么长时间?不怕夜里大伯跟伯娘找你理论?”

    人哪里有不怕鬼的?小六他娘气的不得了,捶她小儿子:“这话是你说的,要找也是找你?!”

    范小六急了,跺脚:“你还不回家去?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到底要拿这个笑话我多久?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他娘看他炸毛,越发的淡定,伸手抻了抻衣摆:“是亲生的不假,不过,跟后养的也差不多……”说着看一眼宅子:“你大伯跟伯娘,辛劳一辈子,没想到临老也就只有这个宅子了……你呀,眼皮子忒浅!”

    范小六从范成手里几乎像“抢”一样拿回托盘,一股脑的塞给她:“好了,你的东西都在这里,快回去看看少没少吧。”

    小六他娘待要拆开包袱检查,看了李大娘一眼,心道要是在这里查看,少不得那些吃食得分给李大娘一些,今年收成不行,一点点吃食也浪费不得,这般想着,就笑着跟李大娘告辞。

    李大娘待她一走,脸上的笑立即落下来,看一眼范家,也回了自己家。

    小六见她们这样,差点没哭出来。

    绘之在屋里扬声喊:“小六进来。”

    韩铭忙问:“姐姐,你有什么吩咐?”他刚才听见小六他娘的话,顿时对小六更加不喜,恨不能绘之离小六远远的才好。

    绘之这次没理他,直接对进门的小六交代:“这些衣服,以后三节祭祀的时候烧给你大伯跟伯娘,这都是他们平日穿的。这两件,我带走,留在身边做个念想。”

    小六自然都应下。

    绘之又把钥匙拿出来放到桌上:“这钥匙以后也归你了。”

    小六道:“阿姐,我再配一套,咱们俩一人一套,免得你回家,我又出门你进不来。”

    绘之道:“不用。”

    小六急:“阿姐!”

    绘之道:“墙又不高,我没有钥匙,也一样能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