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零九章上坟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待族长走了,见绘之一直不肯出来,就磨磨蹭蹭的蹭到她身边,伸手拉她的衣袖,低声道:“姐姐。”

    范小六见了,噘着嘴冷哼一声,然后对着墙角吐了一口吐沫。

    绘之把衣袖扯回去,扭头也不看韩铭。她没有说话,只这样一个动作,韩铭立即就哭了,哽咽着:“姐姐,别……”

    绘之的心里有一团火。

    虽然族长亲自来解释了范公范婆的死因,她也觉得合情合理,但知道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对于别人来说,生活还是继续向前的,可对于她来说,她为之努力的目标坍塌了,她通往欢欣幸福的道路被冲垮了,她的世界,只剩下在燃烧的火。

    范成见这样,也不敢走开,拉了小六到一边,从袖袋里摸出一把钱:“去买些黄表纸来吧,总要到坟上去……”又忍不住啰嗦一句:“怎么当初不赶紧的报个信?”要是范公去了之后,立即给韩家那边报信,说不定范婆见了绘之就不会想不开了。

    小六吸了吸鼻子:“大伯不让,怕姐姐伤心。”

    范成叹息:“你看看现在。”要是范婆还活着,绘之也有个指望,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不管不顾了。

    只是这种事,又怎么是小六一个孩子能想到的?再说,就算他有心,他也去不了东埔村报信啊,他既骑不了马,又驾不了车,还不怎么认得路……

    小六拿着钱回了家,问他娘要黄表纸。

    他娘道:“这东西可不能外借,不吉利的。”

    小六拿出钱来一晃:“不白要您的。”

    他娘见钱眼开,伸手来抢,小六连忙缩回手去:“您先给我准备好了,这钱我再给你。”说着点了托盘、包袱皮、酒盅、小菜等上坟用的东西。

    他娘悻悻:“就你那几个钱,能买这么些东西?”

    “又不要你的,除了黄表纸,其他的,我怎么拿去的,还怎么拿回来。”

    他娘自然也知道,毕竟死人又不会真吃东西,只是心里还不高兴,嘟噜道:“你可是有了宅子了,将来娶媳妇也好找,你其他兄弟怎么办?个不省心的东西,还学会跟老娘耍花样了!”

    小六一听这个,浑身都炸毛,一股脑的把钱给他娘:“好了好了,给您还不成?你看,我可没有昧下,都给了啊!不信你翻翻?”

    他娘得了钱,总算饶他这一遭,去拾掇上坟用的托盘等物。

    小六这边提着包袱回到范家,进门见绘之正在擦拭桌椅,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道:“阿姐,我来。”

    绘之避开:“不用。”跟他倒是没有不说话。

    小六便另外寻了块抹布,看一眼,外头院子里头的人,挠了挠脸开始干活。

    绘之见他擦桌椅,自己就放下抹布,开始收拾整理屋里的东西。

    范公喜欢的几册书,范婆珍藏的妆匣,还有一些他们素日里头最喜欢的衣裳,统统被她收拾到一只包袱里头。

    小六已经知道她的意思,张了张嘴,却没有阻拦。

    他本心是想,这些东西完全可以当成个念想,但若是在坟前烧了,也是孝心,天大地大,死者为大。

    绘之把东西收拾好,一只手提着托盘,一只手提着另外的东西,出了门。

    院子里头的石榴等人已经穿上了孝服,说是穿,不过是用针线把白布缝到身上,主要是来不及做孝服。

    石榴上前,也给绘之披上一块,从肩头到另一侧腋下,而后缝了几针。

    走线的时候,石榴找了块竹篾:“三奶奶你含住。”

    绘之一愣,想起从前范婆也是如此,说是“不咬着东西以后没人疼”,此时此景,忆及从前,才是真疼,她道:“不用。”

    石榴没敢勉强。

    范公范婆的坟就在从前绘之种的那十亩地的地头。

    时人对身后事的看重甚至超过在世的时候,按惯例,无子的寡妇死后不得葬入祖坟,但范公范婆膝下抚养过绘之,绘之又记在范家族谱上,甚至,范公临终将房产交给侄子,这种种情况,其实说明他跟范婆是可以葬入祖坟的。

    但范公没有,他临终的时候自己指定了坟地,又言明,范婆百年之后与他同茔。

    小六低声道:“族长是同意大伯跟伯母葬入祖坟的,不过大伯不肯。还有人就说大伯是没脸见祖宗们。”有范氏族人觉得范公这是愧疚遗憾自己没有亲子,没有脸面见九泉下面的祖宗,但绘之不这么想。

    “不会,若是阿爹因此愧疚,早就收养一个孩子,或者休妻再娶了,可你看他跟阿娘一辈子都没红过脸……”没有亲生子是有遗憾,可绘之觉得,范公并未因此形成心病,不肯见人。

    小六帮着解开包袱,把东西从托盘里头拿出来,放到坟前空地上,磕了两个头:“大伯伯娘,阿姐回来看你们来了。”说完这句,又有些哽咽,连忙抹了眼泪,爬起来走到一旁,远远的避开。

    陈力推着韩铭过来,小心翼翼的道:“三奶奶,二老这还没见过三爷呢,让三爷给二老磕个头吧。”

    绘之道:“嗯。”

    韩铭连忙规规矩矩的跪下,三拜三叩之后,绘之终于伸手扶了他一下。

    韩铭的眸子因她这点主动,一下子亮了。

    绘之道:“你身体也不好,去马车里头歇着吧。”

    韩铭:“嗯,我等着姐姐。”

    韩铭刚才叩拜磕头的时候,石榴陈力等人也跟着磕了头,算是尽到心意,此时韩铭一走,他们自然也跟着走开,坟前独独留了绘之一个。

    绘之伸手,将面前的酒杯拿起来,连倒三杯,才徐徐说话:“阿爹阿娘,我来晚了。”

    “刚才那个给你们磕头的,便是韩铭。……,相处了这么久,他很乖,虽然称不上多么懂事,但听话倒是真的,也比较省心……”说着不由心下微哂,“……跟养孩子差不多少吧?”

    “我曾想过,若是阿爹见他,定然不会满意,不过阿娘若是见了,说不定会喜欢。阿娘的心地总是太柔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