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零八章我所愿也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范小六有点悲伤的摇了摇头,看绘之的目光不自觉的又带了一点可怜:“大伯去之前,族长来见他,他们说了话,这之后,大伯就不大行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年纪小,人微言轻,大伯就算有话,也不会交代给他。

    绘之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就是包括她在内,何曾被那些人看在眼中?若说看重,也只是范公范婆看重她罢了,而今,她是连这世间唯二的温暖也没有保护好。

    拖着沉重的步子入屋,桌案床榻还是她离开时候的摆布,只是上头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绘之举目四顾,眼眶中又溢满泪水,范公范婆音容宛在,只是天人永隔,再不能相见了。

    范小六低头擦了擦眼泪,咬着嘴唇退了下去。他年纪小,出生的时候爷爷奶奶就没了,范公范婆是他经历的第一场亲人的死亡。

    便是他爹,百般算计大伯的家财,等大伯跟伯娘双双都没了,也还偷着在背地里头哭了一场。

    生死轮回,原是这般的苦涩。

    他关上门,转身看见站在院门口的韩铭,虽然是第一次见,但知道这个应该就是绘之嫁的夫婿,更知道,若是没有这个人,绘之不会离开范家,范公范婆说不定也不会死!

    各种难过跟愤懑一起涌上心头,范小六牙齿一咬:“我打死你!”说着就举着拳头冲了上去。

    韩铭挨了一拳,茫茫然也不知道还手,陈力忙转身护着他,范小六的拳头便都落到陈力背上。

    范成本来去接族长,见状连忙紧走几步,上前拉开小六:“你做甚么?!”

    小六依旧拳打脚踢,不过这次却是都招呼到了范成身上。

    这半年族长的身子骨也越来越不好,没了范成的扶持,他自己拄着拐杖步伐沉重的走到正屋门前。

    屋里没有很大的哭声,只有抽噎声,一声一声,却比嚎啕大哭还要催人泪下。

    范成的心里也不好受,嗓子变了调,低头对小六道:“行了,你别闹了。人都没了。”人都没了,说什么也都晚了。再说,就算知道范公范婆心疼绘之,韩南天当初就会不带走她了吗?

    陈力跟石榴面面相觑,两个主子,一个在屋里哭,一个在门外发呆,他们两个是谁的主也做不了,但若是事情没有转圜,倒霉的人里头一定也有他们俩。

    族长用拐杖敲了敲地面:“绘之,莫哭了。”

    几息之后,绘之开门,她脸色平静,如果不看眼睛,几乎想不到她刚才哭过。

    族长进了屋,绘之找出角落架子上搭的抹布,擦了凳子,搬过来给他坐。

    族长指着面前的椅子道:“你也坐吧。”

    八仙桌两旁的两把椅子,男左女右,靠东的一把向来是范公坐,靠西侧的一把则是范婆坐,不过范婆不喜欢坐,一年之中也就过节的时候坐一会儿,受绘之的磕头。

    二老现在不在了,绘之就更不想坐,直接拖过一旁的一只小木墩子,坐在族长的下首。

    族长没有啰嗦,见她坐了,开口道:“你爹也算死而无憾,要说不放心的,也就只有你一个。”

    绘之一听,强行打断,几乎带了无礼的反问:“那我阿娘怎么去的这么突然?”阿爹临终前既然有时间跟族长交代,怎么就没有好好安顿下阿娘呢?还有,阿爹不在了,族里不应该打发几个妇女过来稍微陪陪阿娘么?怎么能让阿娘一个人呆着?

    族长叹了口气,沉重的点了点头:“你阿娘是走的突然,不过你也晓得她,自来柔弱……”后头的话,族长没有再说。

    先失去孩子,紧接着失去丈夫,这对一个老妇人来说,不啻于大厦倾塌,可以说,支持她活下去的精神力量已经没有了,也可以说,范婆是生生的心疼死的。

    绘之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才把那想尖叫,想杀人的悲伤给压抑下去。

    大概看出她情绪的不稳,族长没等她开口问,就继续道:“你爹临终前恐怕也晓得你娘的情况了,所以交代了你们家的事,说这宅子地契归你,要是你回来住,就让你住,你若是不回来,就给小六住,将来小六成家也在这边,不过小六不用过继给他,范家他这一支,族谱上始终只有一个范绘之。家里的东西,你回来了,就你看着处置,我多说一句,这几年我也冷眼看着,小六倒是不像他爹妈那般不长进,就算不用他过继给你爹娘,你对他好些,以后四时八节,你回不来,他也少不了给你爹娘上柱香烧些钱……”

    族长一字一句,说的缓慢,听在绘之耳朵里头,正如钝刀子割肉,心头鲜血淋漓,痛不可抑。

    死去元知万事空,范公这番交代,与其说是交代,倒不如说心如死灰寂灭。时人重视身后事,“事死者如事生”,意思就是对待死去的亲人,要像他活着的时候一样。但范公根本没有对祭祀提出要求。

    族长年纪也是不小,看着绘之的样子,想起自己百年之后,心有戚戚,慢慢叹息道:“你爹娘,总是盼着你好好的啊……”

    所惧者,不过是你不能平安幸福,所忧者,不过是不能陪你到老,所憾者,是不能看你儿孙满堂,不能再看你一展笑颜。

    除此之外,再无他虑,再无他忧,便魂灭魄消,固所愿也。

    绘之低声道:“既然是阿爹的意思,东西我看着收拾,房子就给小六住,我没有意见。”

    族长亲自来此一趟,固然不是怕她,得她这么一句,心里也好受了些,点头道:“你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不枉你爹娘疼爱教导你一场。”

    至此,他觉得自己任务已经完成,便说了句其他的话:“你在韩家还好吗?我之前见你常打发人回来,还跟你爹说,将来范氏一族,若是有事,不知道能不能去求助于你……”可惜现在范公范婆双双不在,他再说这话,老脸也有些红了。

    族长虽然没有直接提出要求,但绘之想起范公一度对族中的不舍之意,缓缓道:“我姓范。”

    族长连说了三个“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