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零六章奔丧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隔间里头,石榴跟陈力商量着:“三爷这样不行,你看要不要告诉夫人一声去?”

    韩铭泪流不止,眼睛几乎已经看不见了,只会翻来覆去的一句:“我不要姐姐离开。”他一向是头脑简单的,但在对待绘之一事上,又显出绝顶的聪明。

    陈力也担惊受怕呢,他们这些人自然知道范公范婆对三奶奶的重要性,可以说,三爷怎么看待三奶奶,三奶奶就怎么看待她的养父母。

    “我这就叫人传个口信给夫人吧,这事儿太大,咱们兜不住。”

    绘之其实已经听到他们二人的嘀咕,但对她来说,此时即便江氏苏氏都在这里,也跟她关系不大了。

    她坐了起来,走到范成跟前,问:“二老是怎么去的?明明之前通信还都好好的。”

    明明绘之的年纪不大,范成却不敢小瞧她一星半点,他的头深深的埋在胸口:“我到的时候已经下葬了,一得了消息,我就赶了回来。”也因此只有白丧布,并无丧贴。

    从范成这里得不到再多的消息,绘之干脆道:“你去准备,我要回去。”

    隔间韩铭听见这话,脸色青紫,陈力看他的样子像是不会喘气了,连忙道:“三爷,你是范老爷的女婿,正经也该陪着三奶奶一起回去,您要是去了,三奶奶脸上也好看不是?”

    韩铭听了这话,方才吐出那口气,重复问:“我跟着姐姐?”

    陈力唯恐江氏还没来,韩铭这边再哭断了气,连忙点头道:“是呢,您可不是得跟着?那少了谁,也不能少了您啊?!您可是好一阵子没好好吃饭了,没了力气,到时候弱小不堪,三奶奶受人欺负怎么办?”

    陈力唯恐绘之迁怒韩铭,说完就屏息静气,没听到绘之那边传来反驳的声音,连忙继续哄韩铭道:“三爷您听,三奶奶不也没说不行么,咱们先吃饭啊!”

    石榴也在那头劝绘之:“三奶奶,您也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就算去,也得吃饱了,才有力气。”

    “拿来吧。”

    石榴见她听劝,连忙高声应:“哎!”

    陈力给韩铭挽了袖子:“三爷,您快吃啊。”

    韩铭低头:“我想跟姐姐一起吃。”

    陈力:苍天大老爷哎,那位的脸色青的跟阎王一样,谁敢去招惹?三爷这胆子怎么就这么大?

    绘之要出门,陈力石榴范成等,自是不敢拦,李姨娘管不到他们这院子,也就江氏留下的婆子,自忖代表了江氏的脸面,上来阻拦:“三奶奶,您就这样出门,恐怕不大合适,这是韩家,不是小门小户……”

    绘之撩眼皮:“滚!”

    那婆子一听,心气上来,故意挡住门口。

    韩铭正要说话,被陈力拉住。

    只见绘之一抬脚,正好踹到那婆子的腰胯上,她的劲很大,婆子被她一踹,竟然退了两步狼狈的倒在了地上。

    陈力:我就知道三奶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像三爷这样的,根本顶不住三奶奶一捏。

    婆子本来身后带了几个人,此时那几个人看见绘之出手,俱都被吓住,她们也是粗使,平时就靠把子力气来赚月钱,自然有眼光看出绘之气力不小来。

    自古以来,都是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再加上大家伙儿一看陈力跟石榴都不拦,也就没人再上前了。

    等绘之出了门,这才有俩人去扶那婆子,谁知那婆子身子重,怎么也扶不起来,一扶就哀哀叫疼,好不容易弄到春凳上,四个人抬她回家,请了大夫一看,竟是骨折了,众人一时哑声,那方才不曾上前的,不由的庆幸,更有人觉得,这位三奶奶实在是戾气颇重,难怪夫人拿她没辙。此是后话不提。

    范成备了车,见韩铭也跟着上去,不由的看向陈力。

    陈力心道:“我只要保着三爷的命就成,其他的,我可做不了主。”

    两个男爷们都不说话,石榴就更不说了,跟着进了车厢里头,就见韩铭正凑到绘之跟前,挨着她坐了。

    石榴一瞬间汗毛都竖起来了,她怕绘之撵开韩铭,那样的话,韩铭肯定又哭个没完。

    好在,绘之只是看了韩铭一眼,又闭上眼斜斜的靠着车厢壁睡了过去。

    绘之在马车的颠簸中醒来,就见韩铭正蜷缩在她身旁,像个孩子一样睡着。

    石榴倒了一杯水给她,轻声道:“三奶奶没醒,三爷一直守着,不吃不喝不睡。”

    绘之不想跟她打机锋,也不想听她说这些,接过水来喝了两口,又歪着身子睡了过去。

    石榴跟她日子久了,也知道她其实内心极有主意,很难被人影响,说的难听点说是铁石心肠也不为过,见她不做声,自己也便收了声音,出了车厢,就见车辕上坐的俩男人都回头看她。

    石榴抿着唇轻轻摇了摇头。

    陈力小声问范成:“你就没打听打听是怎么一回事?”

    范成也有点后悔,他不是个办事老道的人,人还没有足够机灵,闻言摇了摇头:“我当时都有点吓懵了。”范公跟范婆一下子都没了,是真真再也想不到的,明明他之前来,两个老人还身体硬朗。现在想来是应该先细细打听一番,而不是听到族长说让他给绘之送丧布,他就跑了回来。

    陈力又问道:“那到了村口,还叫三奶奶起来哭丧么?”出嫁女哭爷娘,是应该一路走一路哭的。

    范成想了想:“已经下葬了,这,我也说不好,不管了,到时候跟三奶奶说一声,看三奶奶是什么意思吧。”

    车厢里头,绘之睁着眼,陈力跟范成的对话,一句不漏的都落到她的耳朵里头,心似火炙,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刚才一直维持一动不动的姿势,现在才打算翻身,谁知她一动,韩铭立即紧紧的抓住她的衣摆,睡梦中喃喃道:“姐姐,不要赶我走。”

    绘之身形一僵,没有看他,而是目光一直盯着车窗,看着那车帘子一晃一晃。
小说推荐